鬼吹燈 > 暗夜狂歌 > 第十章 血戰望鄉

第十章 血戰望鄉

    望鄉關外,草木蕭殺,北風如刀,凜冽地掃蕩著蒼黃大地,卷起漫天黃沙,無情地拍打在行人臉上、身上。

    衛征親帥大軍,列陣關下,他緊張地朝白虎關方向望去,朱輔正此時在哪里?白虎關的將士們是不是已經全軍覆沒?老百姓們是不是已經全部慘遭毒手?耶哥是不是已經向望鄉關襲來?

    此時,朱輔正領著眾將士,護著百姓艱難前行。

    望著如龍的長隊,他心急如焚,離望鄉關至少還有十里路,照這個速度走下去,不出半日,就會被雄魯番騎兵再次追上。

    可老百姓哪里舍得扔掉自己的家什呢?即使再重,他們也要挑著、背著、扛著,他們舍棄了一切,離開了生于斯、長于斯的家園。

    他們心中滿是怨恨,恨雄魯番國的入侵,恨圣主衛繆謀朝篡位,埋怨衛征抽調兵力討逆,否則也不會讓耶哥有可乘之機,有的甚至低聲嘟啷著白虎關的將士都是撐干飯的,讓雄魯番國奪了他們的土地、燒了他們的房屋……將士們也是疲憊不堪,拖著沉重的雙腿吃力前行。

    派去的人怎么還沒回來,圣主是否已經接到消息,是否會來接應?朱輔正心里有無數個問題,但沒有人能夠回答,他只能焦急地指揮部下幫助老百姓搬運財物,加緊前行的腳步。

    鎖喉道前,耶哥望著掛在樹上的雄魯番士兵的尸體,怒火中燒,他命令部下將尸體一一取下,挑個開闊地挖出長寬兩三丈,深達一丈多的大坑,將尸體一一排列整齊于內。耶哥站在坑前,拔出利劍,指天發誓,要屠盡東圣男人,讓所有東圣國的女人跪在腳下,受盡凌弱、為奴為婢,讓真神的子民占領東圣的每一片土地。

    誓畢,他命令拉布拉罕為先鋒,率領五千騎兵急行軍,追殺白虎關殘軍,其余大軍在后,殺氣騰騰、浩浩蕩蕩地殺向望鄉關。

    拉布拉罕命立功心切,不敢怠慢,領著五千騎兵快馬加鞭行了半日,聽探馬來報,白虎關殘軍護著百姓,在前面十多里遠處緩慢前行,離望鄉關還有不到四五里路,不禁大喜,這番定要殺你個片甲不留!他一面令探馬向耶哥報告,一面指揮部下加快腳步,務必在白虎關殘軍到達望鄉關之前,將其一舉殲滅。

    朱輔正此時也已接到后面探馬快報,拉布拉罕率領五千騎兵,已急行軍至后面十里處,自己離望鄉關只有四里路,但行軍速度太慢,不出半柱香就會被追上。

    他命令斥候立即向望鄉關報信,請求接應。他跳下馬來,對著老百姓大聲喊道,“鄉親們,雄魯番兩萬大軍已追至后面十多里遠,不到半柱香,就會殺到,我朱輔正在此跪求你們,放下包袱,加快腳步,要不然,大家都要死在這里了!”

    那些老百姓聽了,嚇得將鍋碗瓢盆、箱包被褥扔得滿地都是,抱的抱、背的背、牽的牽,帶著老人小孩急急忙忙向望鄉關逃去。

    眾將士望著朱輔正,不知是跟著逃還是呆在原地。

    朱輔正站起身來,對著眾將士喊道,“各位兄弟,現在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我知道大家很累,但我們必須拼死一戰,掩護鄉親們安全撤離。我已命令斥候向望鄉關求援,不出意外的話,最多一刻鐘時間,援軍就會趕到。領軍追擊的,是被我們擊敗的雄魯番國騎兵將領,他這次是來雪恥的,必然會拼命,但我們也不是吃素的,能打敗他一次,就能打敗他兩次?!?br />
    眾將士不禁心中一懔,個個視死如歸,“朱元帥,發命令吧!”

    “好!”朱輔正命令騎兵在兩側集結列陣,命數十士兵拖著樹枝在后方一里外來回奔跑,揚起漫天征塵。

    吩咐畢,他將戰甲脫了扔在地上,又將長槍插在一邊,悠閑自得地席地而坐。其他士兵見了,也將盔甲脫了,或坐或躺,唱歌說話。

    拉布拉罕領著騎兵,快馬加鞭,不出半柱香,便已追上,只見白虎關數千騎兵列陣兩側,其他士兵在前方幾百米處或坐或躺,就當雄魯番騎兵根本不存在一樣。后方揚塵彌漫,不知是大批軍隊在行軍還只是北風吹起的漫天黃沙。

    拉布拉罕立即命令騎兵停住,望著眼前的敵軍,不禁犯了思量,難道又是圈套?鎖喉道之戰還歷歷在目,對手就在不遠處,悠然自得地坐著。

    幾個白虎關將士見雄魯番軍停步不前,索性脫光了上身跳起來大罵,“打不打呀,要打就沖過來,別他娘的婆婆媽媽、唧唧歪歪像個沒膽的女人,老子們脫光了在這里等著呢!”說完,將褲子脫了,屁股朝著雄魯番田直晃。

    拉布拉罕見了,更加不敢確定。部下早已被罵得火起,個個躍躍欲試。拉布拉罕喝令不準輕舉妄動,雙方這樣僵持了半晌。

    拉布拉罕見對方仍無任何舉動,心里又道,“莫不是疑兵之計?”他將手中長馬刀高舉過頂,“沖上去吧,要是不打,被王子知道了,估計也是個死,不如死在戰場上?!彼枚ㄖ饕?,大喝一聲,“沖呀!為了真神,屠盡異教徒!”

    雄魯番眾騎兵早等得不耐煩了,聽到命令,個個如狼似虎地打馬提槍,沖殺向前。

    朱輔正心中暗暗叫苦,跳起身來,拔槍大喝,“眾將士,列陣!”躺、坐在地上的將士們翻身便起,他們也休息夠了,提著長槍,舉著盾牌,又擺起了鐵甲長槍陣。兩側騎兵也均提槍拍馬,準備從側翼迎擊。

    兩軍剛一接戰,拉布拉罕騎軍后方喊殺聲四起,原來衛征得了斥候消息,率領一萬騎兵堪堪趕到,見兩軍已經接戰,便兵分兩路,從拉布拉罕后方包抄,掩殺過來。

    拉布拉罕大驚,心中閃念,“不好,果然有埋伏!”

    他邊砍邊喊道,“跟我殺出重圍!”

    白虎關將士見圣主親帥援軍來了,士氣為之大振,哪肯輕易放過,皆拼死向前。

    拉布拉罕領騎兵左沖又突,哪里沖得出去。衛征遠遠的見了拉布拉罕,知是主將,當即拉弓搭弦,“嗖”的一聲,拉布拉罕“哎呀”一聲,左眼中箭,直透腦后,落馬身亡。

    其他雄魯番騎兵更無心戀戰,死命突圍,五千騎兵,死傷大半。

    衛軍殺得正性起,不料后方一陣震耳欲聾的喊殺聲傳了過來,原來是耶哥接了探馬急報,當即命令部隊急行軍,行不多時,遠遠的瞧見雙方殺得正酣,他撥出劍來奮力喊道,“為了真神、為了死去的兄弟,給我狠狠的殺!一個不留!”。

    衛征見雄魯番軍鋪天蓋地而來,知斗不過,急令撤退。雄魯番騎兵見大軍趕到,大喜,死死咬住不放。

    袁壽番大喝道“保護圣主回城,不怕死的跟我上!”他拎著雙刀,領著一眾死士沖入雄魯番騎兵,如入無人之境,硬是把他們沖得七零八落。

    朱輔正、劉大力、徐世源、吳迪等人趁機護著衛征,快馬加鞭直撤,耶哥遠遠的望見,盯住衛征拉弓便射,說時遲那時快,朱輔正縱身一跳,飛身護主,背部中箭。衛征令架著朱輔正,劉大力、吳迪與眾將士高舉盾牌,緊緊護著衛征,且戰且走,眼看到了望鄉關下。

    耶哥大喝一聲,“休教走了衛征!”催動十余萬大軍將衛征一萬多人圍得水泄不通。袁壽番含淚對衛征說道,“圣主,望你能謹守承諾,拯救蒼生,袁某則死而無憾了!”

    他將手中雙刀高舉,大聲喊道,“白虎關的將士們,雄魯番國侵我家園、奪我土地,我們除了手中的刀,還有什么?今日就讓他們血債血償!跟我沖呀!”說罷,他提刀打馬,有如天神降臨,殺開一條血路,直奔雄魯番國王子耶哥沖去,一千多白虎關騎兵緊隨其后,大刀闊斧奮力砍殺。

    眾親兵護著耶哥急避,奧斯本、路德、倫納德見了,護主心切,紛紛率兵向袁壽番等人圍去,那一千多騎兵硬生生地把十余萬雄魯番大軍撓動。

    衛征大軍壓力大減,眾將士擺開烏龜陣,邊戰邊撤,如滾輪般向望鄉關移動。

    蘭郁盛在望鄉關上遠遠見了,一邊令守衛將城門吊起,放自家軍隊進去,一邊組織弓箭手在城墻上萬箭急發,掩護撤退。

    這邊奧斯本等人仗著人多,指揮番兵如坦克般逐一輾壓隨著袁壽喜沖殺的一千騎兵,片刻就將他們亂刀砍倒,剁成了肉醬。袁壽番再是神勇,終難敵四手,連人帶馬被雄魯番兵數十長槍刺得如同刺猬。

    耶哥見衛征已近城門,豈肯放過,指揮部隊高舉盾牌,躲避箭雨,冒死攻擊,路德領著一大隊雄魯番士兵隨著衛征沖進了城門。

    蘭郁盛急令放下城門,只聽咣鐺一聲悶響,城門重重地砸向地面,來不及躲閃的雄魯番兵被砸成了肉餅。耶哥見城門緊閉,箭如雨下,城關險要,強攻不進,知硬撐無益,急令撤退。

    衛征見關了城門,又打轉馬頭,帶著眾將士轉身回擊跟進來的雄魯番兵,真個是關門打狗。

    那番將路德見退無可退,也不投降,竟操著鋼叉直向衛征殺來,吳迪持著鑌鐵槍從邊上沖過來,咣鐺一聲將鋼叉架住,直震得兩人雙手發麻,“好氣力!”吳迪暗贊一聲,路德也不說話,將鋼叉柄一掃,直取吳迪腰腹,吳迪叫聲“來得好!”將槍桿下壓,堪堪把鋼叉格開,順手槍尖直掃路德咽喉,路德不愧雄魯番國猛將,輕松讓過。

    兩人正是棋逢對手,槍來叉往,戰了十余回合,不分勝負。

    劉大力、徐世源等人將番兵殺了個干干凈凈,樂得站在一邊觀戰。

    路德自知死路一條,心想著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到,越發神勇,吳迪自恃武功了得,哪肯在圣主面前丟臉,心道,不使點小計謀還一時拿不下你了,故意露怯,虛晃一槍,打馬便跑,路德大喜,持叉便追,豈料吳迪在馬上一個后仰,回槍直刺過來,路德躲避不及,“哎呀”一聲,被槍前胸穿過了后背,頓時氣絕身亡。

    眾人喝聲彩,心里也暗暗佩服路德寧死不降。

    衛征吩咐杜忠好生救治朱輔正和眾傷員,令收拾好雄魯番兵和路德的尸體,好生安葬。

    眾將士各自清點傷亡,折損了兩三千人,袁壽番戰死,副帥朱輔正重傷,白虎關眾軍痛哭不已。

    衛征道,“剛才大家也見識到了,雄魯番軍氣焰囂張、好生了得。但也不及我們白虎關將士。大家面對強敵,無畏無懼,以不足一萬之眾,抵抗他十余萬大軍,不僅保護老百姓安全撤離,而且給了雄魯番軍重重一擊,殺出了我東圣的國威!殺出了我東圣將士的氣慨!讓他們看到,我東圣國絕不是那么好欺負的!他們雖然戰死沙場,但他們的將永垂不朽!待明日,讓我們稟承他們的壯志,殺盡番狗,報仇雪恨?!?br />
    眾將士止住哭聲,心中熱血沸騰,大聲喊道,“殺盡番狗,報仇雪恨!”

    衛征見將士們的信心和斗志已經恢復。便率隊登上望鄉關城樓。蘭郁盛見衛征安然無恙,長出一口氣,放下心來。衛來跑過去,將披風給他披上。衛征摸了摸衛來的頭,道,“與孤同上城頭?!?br />
    “嗯!”衛來隨著父親,登上城樓,放眼望去,但見雄魯番軍黑壓壓一片,駐扎城外,將戰死的衛軍將士頭顱,挑在槍上,縱馬狂奔,呼嘯示威。

    衛征正看得心中凄楚,雙拳緊握,探馬急急來報,申如賓、申如朋帥向望山、邢步遠等虎將,領著十五萬平叛大軍,已至望鄉關外,叫囂衛征速速投降,可免一死,否則一旦城破,將血腥屠城、雞犬不留。

    眾將面面相覷,不如如何是好。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anyekuangge/3248229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