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暗夜狂歌 > 第十四章 絕境轉機

第十四章 絕境轉機

    望鄉關上,巨大的食尸鷹在頭頂上盤旋嘶叫,瞪著一雙紅色的大眼,四下里張望,只見一瘦小士兵搖搖晃晃,撲倒在地,半晌未動。

    食尸鷹凄厲地長嘯一聲,盤旋而下,警覺地掃視周圍,似是未發現異常,便撲扇著翅膀落在了小士兵邊上,它張開如剪巨嘴,正要撕扯。只聽“嗖”的一聲,食尸鷹眼睛早被利箭洞穿,側倒在地,撲騰了幾下,便已斷氣。

    小士兵翻身爬起,裂嘴一笑,“想吃我?今天還是先喂飽我們再說吧!”邊上灌木叢中鉆出一個大漢來,正是杜忠,他面黃肌瘦,表情嚴肅,“杜威,今天只捕到了三只,不知道其他人收獲如何,只怕是遠遠不夠呀!”

    杜威邊吃力地拖著食尸鷹邊說,“等會再來唄!”

    議事大廳內,衛征越發顯得消瘦,他愁容滿面地看著墻上刻著的一道道刀痕,今天,他已刻下了第三十五道刻痕。

    “三十五天了,不知來兒怎么樣了?夫人的救兵又何時才能到呢?”他默默念叨著,“望鄉關的軍民們不知道還能苦撐多久?”

    正想著,門外徐世源稱有事稟報。衛征讓他進來。

    徐世源道,“圣主,那申如賓每日只在關下不遠處熬煮肉粥,引得眾軍人心惶惶,關內百姓人心更是不穩,托臣請命,要離關而去?!?br />
    衛征面無表情,內心卻斗爭激烈。

    “圣主,老百姓的請求也不無道理,關內糧草短缺,每日只能吃些野菜樹皮、蛇蟲鼠蟻,近日更是連食尸鷹都抓不到幾只了,若援兵不及時到來,照這樣下去,撐不了多久。諒那申如賓也不會濫殺無辜。還請圣主準奏!”

    衛征嘆了口氣,道,“也罷,放他們出關吧,眾將士有愿出關的,一律不得阻撓!那向極簡,也放了吧!”

    徐世源沒想到衛征連向極簡也放了,想離開的將士也讓他們離開,大出所料。

    “圣主,這…”

    “速去辦吧?!毙l征不愿多說。

    徐世源見衛征態度堅決,只好領命而去。

    想走的百姓千恩萬謝,收拾行李,急匆匆地往關下跑,不愿走的只有幾十人不到,向極簡也舉著白旗,領著望鄉關的幾千士兵,夾在里面跟著出了城。遠遠的早有探馬看到,報與申如賓。

    “哼,總算熬不住了!”申如朋道。

    “那向極簡前番害得我們死傷不少,絕不能饒了他!”邢步遠狠狠地說道。

    “望鄉關的百姓也在里面,我都認識,我可以一一臻別?!痹髌降?。

    “大帥,凡是投靠了逆賊的人,沒有什么好臻別的,均須殺無赦!”向望鄉道。

    申如賓思忖片刻,如此這般吩咐下去。

    申如賓親自出得營門,見向極簡及眾軍民停在營門外,他笑道,“眾位鄉親,眾位將士,本帥知道,你們被迫降于衛征,原非你等本意。營內已備好酒水飯菜,請大家放心吃了,本帥再送你們離開,好有體力趕路。但為了安全起見,要進營內,請先將兵器交出。如果到時有愿意追隨本帥殺敵立功的,本帥歡迎之至!”

    向極簡見曾明平也在,向他打了個招呼,曾明平滿臉堆笑,卻不言語。

    向極簡心下疑惑,卻也不便深究,自己在望鄉關內訐,大難不死,被衛征放出城來,已是離弦之箭,哪能回頭?

    其余人深信不疑,歡喜連天,將兵器繳了,向極簡也只好照辦。跟著申如賓進得軍營,在一空地上席地而坐,申如賓道,“我去吩咐他們將飯菜端來!眾位稍安勿躁?!?br />
    “謝謝大帥!謝謝大帥”眾人千恩萬謝,直道申如賓仁義。那申如賓出了空地,大喝一聲,“給我殺!”

    四下里沖出數千精兵,沖進人群,好一頓殺,眾軍民手無寸鐵,又累又餓,哪是對手,求饒的、罵娘的、徒手拼命的,亂作一團。

    向極簡仰天長嘆,悔不當初,痛罵衛征、曾明平,也不反抗,任由宰割。不一時殺個干干凈凈。

    申如賓得意洋洋地吩咐道,“將這些頭顱,堆在望鄉關外!奏報圣主,又獲大勝,斬敵一萬!”

    徐世源聽探馬來報,氣得肝膽欲裂,茶飯不思,深怪自己沒有勸阻百姓出城,竟大病一場,不幾日便魂歸天國了。

    衛征聽了徐世源的死訊,默然不語,長嘆一聲。

    吳迪只好命人好生安葬,嚴令不得出城。

    大月國國都月牙城,人流如織,車馬喧囂,一頭大象載著兩個衣紋華麗的異域美女,不停地隨著音樂妖嬈起舞,另一頭大象上三個白袍樂手,在歡快的彈奏著曲子。

    兩邊圍觀的人們看得如癡如醉。

    白銀宮玉泉殿內,衛來憑窗東望,卻沒有心思聽那歡樂之音,此時心內如焚。

    到達大月國都十來天了,大月國王愛比蓋雖滿口答應,并召集小朗國、新吳國、燕云國王子及列位大臣共同商議聯軍討伐之事,卻遲遲未達成一致意見。

    那大月國諸臣,以為結盟出兵,反抗雄魯番是雞蛋碰石頭,盡皆反對,請求國王三思。

    那些王子國家弱小,這次被入侵的入侵,滅國的滅國,自然想與大月國結盟,以附庸為代價,也沒說動那反對的大臣。黃汝舍也費盡口舌,承諾東圣國兩面夾,那大月國諸臣卻油鹽不進,愛比蓋也不好逆了大家的意思獨斷專行,仗得將帥們打,糧草得文官們籌,心不甘情不愿那是必敗無疑。

    劉大力是個粗人,叫他上陣殺敵哪怕是屠龍降虎,他都不在話下,可叫他去游說列國,自然是強人所難。

    這天,他又在一邊借酒澆愁,喝到微醺,不禁罵罵咧咧起來,“奶奶個熊的!這才叫急死人呀!倒不如回去隨圣主殺個痛快,就算戰死沙場也比呆在這里痛快,真他奶奶個熊的憋屈!”

    衛來抱著十方,正在用鮮肉喂他,聽了劉大力的話,微怒道,“休得胡說!叫人聽見了笑話?!?br />
    正說著,門外待衛喊道,“國王使者到!”

    衛來連忙起身迎接。那使者見過禮,道:“我王請帝子一敘。請隨本使來?!?br />
    衛來領了劉大力、黃汝舍兩人,出了殿門,穿過幾個宮門,到了白銀殿前,取下兵器交予護衛,這才進入大殿。只見大月國王愛比蓋端坐王位,小朗國、新吳國、燕云國王子分坐于下,另一側坐著一個年輕王子樣人,后面幾個護衛,手握刀柄立在其后,甚是倨傲。眾王子和眾大臣都盯著他,敢怒不敢言。

    愛比蓋見衛來到了,微笑著指著那人道:“衛王子,給你介紹下。這是雄魯番國耶華王,此番也是來聯盟的?!?br />
    衛來一聽,瞬間明了,狠狠盯了耶華一眼,朗聲道:“卻不知大王可有決斷?”

    愛比蓋哈哈一笑:“正是難以決斷,所以請你來談談?!?br />
    那耶華王子冷哼一聲,道:“跟個喪家之犬有什么好談的,不結盟去征討東圣,就是我雄魯番國之敵,到時大軍壓境,兵鋒所指,寸草不生,雞犬不留!”

    “大王!雄魯番國狼子野心,不過以結盟名義穩住大王,待滅了東圣,諸位的國家也難逃一滅!”黃汝舍連忙拱手說道。

    “哪來的狗奴才?”耶華鷹眼一瞪,“本王說話讓你插嘴?”

    劉大力一聽,往前一站,虎目圓睜,便欲動手。

    耶華的護衛也不是吃素的,挺身攔在中間,捉刀在手。

    “住手!”愛比蓋大喝一聲,“本王殿上,豈能放肆!”

    “哼!”耶華冷哼一聲,“別給臉不要臉!”

    愛比蓋大怒,起身揮袖而去。眾大臣聽了,心中更是不忿,卻也不好發作。

    “走!”衛來見國王愛比蓋走了,想來今日又無結果,轉身欲離開。

    “想走?拿下你,也正好一個籌碼!給我上!”耶華大喝一聲,兩邊護衛提刀便向衛來逼去。

    “奶奶個熊的!來得好!”劉大力見狀,正愁找不到地方出氣,這送上手的出氣簡哪能拒絕,只見他面無懼色,大喝一聲,欺身而上,拳腳如電,幾個回合便放倒兩三個護衛。

    黃汝舍見機跑出殿外,拿回兵器交予衛來,加入戰團,不幾何便將耶華的護衛盡皆殺死。

    那耶華卻是個草包,見機不對,連忙跪地求饒。衛來大笑,一劍將他刺死。

    這里說來話長,其實不過片刻。

    等諸位大臣反映過來,戰斗就干凈利落地結束了。

    “真乃神人!”眾王子大臣目瞪口呆,心中不禁敬佩萬分。

    早有近身護衛告知愛比蓋國王。

    愛比蓋國王微微一笑,道,“果不出所料?!?br />
    他連忙往大殿走,還未進殿,就高呼,“唉呀唉呀!真是想不到這耶華如此殘暴不仁。驚了衛來王子了!”

    他兩步跨作一步走進殿來,拉住衛來的手,急聲問道:“可受傷了?都是孤王不好,沒想到這耶華如此過分!”

    “多謝大王關心,小王無礙!只是污了你的朝堂?!?br />
    “不妨不妨?!睈郾壬w拉著衛來坐下,道,“今天的情形列位大臣也看到了!雄魯番國欺人太甚,今王子斃命于此,更難善了!我等再這般優柔寡斷,必難逃滅國之劫了!”

    眾大臣你看我、我看你,終于下定決心 ,齊道,“王上,臣等堅決支持聯盟,共抗雄魯番國!”

    云霧關議事大廳內,蘭嫣與蘭郁盛抱頭痛哭,蘭鎮惡大罵無道昏君,蘭獨靜立一側,神色凝重。

    蘭郁盛跪倒在地,嘶聲說道,“父親,雄魯番國和申如賓二十余萬大軍死死圍住望鄉關,已經二十余日,關中糧草不多,兵微將寡,危在旦夕,父親,請速速發兵救援??!”

    蘭鎮惡連忙將她扶起,咬牙說道,“苦了我兒!你不必擔心!我與帝子同仇敵愷!即日發兵,馳援望鄉關!”

    當即盡出關中將士,浩浩蕩蕩向望鄉關而去。行了數日,到了云水關前,蘭鎮惡提馬上前喊道,“請云水關柯克堅將軍前來說話!”

    不一時,柯克堅拎著一對銅錘上了城樓,對著蘭鎮惡喊道,“蘭將軍,別來無恙呀,你不好好守著云霧關,到我云水關來干什么?”

    “柯將軍,衛繆弒君篡位,昏庸無道,殘害忠良,淫亂宮廷,今我奉帝子衛征之命,前去望鄉關匯合,發兵討逆,請你與我一道,共舉大事?!?br />
    “蘭將軍,食君奉祿,受人恩惠,自當敬忠職守、保家衛國!當今圣主既已登基,我們當全力擁戴,誓死追隨。帝子衛征不以家國為重,為了一己私利,公然叛逆,即使是自家女婿,都要與他恩斷義絕,你怎么反倒要與他狼狽為奸!禍國殃民!”

    蘭鎮惡聽了,直氣得須發皆立,怒目圓瞪。

    蘭郁盛聽了,氣沖斗牛,她拍馬上前,大聲罵道,“好你個有眼無珠、是非不分的柯克堅!圣主之位,惟有德者居之!禍國殃民的罪魁禍首是衛繆那奸賊!若不是他弒君篡位,又殘暴無情、荒淫無度,東圣老百姓又豈會怨聲載道、揭竿而起?你顛倒黑白、含血噴人,實是不知羞恥,你開門放我們過去便罷了,不然,休怪我們打破城池,殺你個片甲不留!”

    柯克堅大怒,“哼!任你巧舌如簧、牙尖嘴利,不如我們手底下見真章!眾將士,給我射!”

    城樓上頓時涌出一排弓箭手,對著蘭鎮惡等人就射。

    蘭鎮惡用槍把箭拔開,護著蘭郁盛打馬回來。

    城門吱呀一聲洞開,殺出一彪人馬來,領頭將領柯震天拿著崩雷棒,策馬殺將過來。蘭獨提著雙錘,領軍接住,抓對廝殺,蘭獨見柯震天崩雷棒掃來,只將鐵錘輪圓,猛砸下去,咣的一聲,崩雷棒被崩出兩米多遠,柯震天雙臂骨頭震裂,口吐鮮血,雙腿一夾,策馬欲逃,蘭獨提馬追上,復一錘,將柯震天頭顱砸得稀爛??驴藞栽跇巧弦娏?,驚得目瞪口呆,不等自家人馬逃回,便令將城門緊閉,讓弓箭手一陣亂射,兩軍各有死傷。

    蘭獨打馬掉頭,領著眾軍退了,那云水關殘軍群龍無首,恨不能逃進城去,哪敢追趕。

    蘭鎮惡命令眾軍后退兩里,扎營休整,砍伐樹木,制作攻城器械,準備攻城。

    忙了一整天,到了傍晚,埋鍋造飯,吃罷已經夜幕降臨,月朗星稀,樹影憧憧,猶如鬼魅,銀色月光灑落一地,更添幾分神秘,連兵營里和城內都靜悄悄的,沒有煙火、沒有聲音,靜得詭異、靜得離奇。

    “今晚他們會來攻城嗎?”柯克堅經前一戰,心中惶恐,他身著重甲,手提銅錘,在議事大廳來回逡巡,心內反復在問這個問題。眾將士均甲胄裹身,刀不離手,蹲在城上靜候。

    等到半夜,未見動靜,“去不去劫營呢?”柯克堅拍著腦袋,讓自己保持清醒,“為什么這么靜,靜得太不尋常,太不尋常了,怕是有埋伏。水云關城高墻堅,他們攻城器械缺乏,還是死守為上?!?br />
    等到凌晨,仍是靜悄悄,“睡還是不睡?會不會這個時候突襲?”他感到自己似乎馬上就要奔潰了。

    等到雞鳴天亮,柯克堅睜著紅腫的雙眼,心里在想“睡不睡呢?他們不會睡足吃飽了,白天來進攻吧!”斥侯時不時來看,見柯克堅衣不解甲、錘不離手、坐立不安。只好回去告知眾將士。

    “進攻了!蘭鎮惡進攻了!”剛忍不住想睡,聽見門外斥侯大喊。他一個激靈爬起來,沖出到城頭,只見蘭鎮惡領軍列陣在營前。

    “總算要進攻了,直娘賊!來呀,殺呀!”柯克堅大喊。

    可是,蘭鎮惡只是列陣,檢閱,訓了一番話,又埋鍋造飯,大吃大喝。

    吃完了,又唱又跳:“世人生而受苦,不停啼哭,日日勞作,但求富足,只是人生短暫,譬如朝露,不如馳騁沙場,任熱血灑落,黃天厚土。世人生在刀俎,誰能逃出,日日爭斗,誰贏誰輸,只是生命短促,譬如朝霧,不如隨心所欲,作燦爛煙花,漫天飛舞?!?br />
    “要打便打,來個痛快的,直娘賊的,玩的什么花招???”柯克堅氣得發狂。

    “將軍,要不你去睡吧!我們看著?!?br />
    “睡什么,氣醒了!命眾位將士,吃飯!唱歌!跳舞!”

    眾將士無奈,拖著疲憊的身子,吃飯,唱歌、跳舞。歌聲激越,讓人麻醉,忘卻疲憊。

    但麻醉總不長久,現實總是殘酷,濃濃的睡意來襲,誰又能抗得???

    柯克堅短暫興奮過后,迎來更濃的睡意,他搖搖晃晃,只覺得天搖地晃,日光灼眼,恨不得邊上就是軟軟的床鋪,但他不敢睡、不能睡、不愿睡。但將士們卻沒地么多的顧慮,他們要睡。

    恍恍惚惚間,模模糊糊聽見喊殺聲震天,他們一個激靈翻起身來,強打精神沖到城頭,卻見蘭鎮惡領著眾軍在空喊,沒有行動,沒有攻城。

    眾將士氣得大罵,紛紛請戰,“將軍,沖出去殺吧!殺他個痛痛快快,再美美睡一覺!”

    柯克堅害怕,蘭獨太厲害了,自己不是對手,出去只有死路一條,只能堅守。

    他吩咐眾軍分批休息,令斥侯向京城報信,向申如賓求援,“將士們,只要堅守十天半個月,蘭鎮惡就會糧草告急,到時援兵一到,殺他個片甲不留!”

    眾軍只好作罷,分作兩批,輪流休息。

    但蘭鎮惡此時哪會讓他們休息?只聽關外殺聲四起,這次是真的進攻了!

    剛剛睡下的將士們來不及披掛整齊,就跑回城頭應戰,可缺乏休息的守關將士們,哪里是蘭軍的對手?

    蘭獨帶頭登上城樓,他雙錘沾著就傷,砸著就死,直殺得水云關將士哭爹喊娘,望著源源不斷涌上城頭的蘭軍,水云關將士降的降,逃的逃,死的死,不堪一擊。

    柯克堅知不是對手,換身士兵服,早已領著貼身隨從,往青玉關逃去。

    申如賓接到沙夢湖的密報,立即令申如朋領軍三萬,與沙夢湖會合,務要將蘭鎮惡軍全數殲滅。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anyekuangge/3248230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