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暗夜狂歌 > 第五十九章 漫漫長夜

第五十九章 漫漫長夜

    天空中,既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點點星光,顯得更明更亮,使得天空看起來不那么死寂無趣。

    云水關,守將們燒起了篝火,點燃了燈籠。自從天狗食日過后,天氣忽地變得異常寒冷。

    “這鬼天氣,昨天還熱得死人,這會兒就冷得死人?!?br />
    “誰說不是呢?”

    兩個士兵抱怨著。

    忽地城頭燈籠不知為什么逐一熄滅,瘆人的叫聲此起彼伏。

    “什么鬼東西?”

    “不知道呀!從來沒聽見過,有點嚇人?!?br />
    “哪里是有點嚇人,是真他媽嚇人,我都尿褲子了?!?br />
    “你個慫貨!哈哈哈哈!啊~~~”還在嘲笑別人的士兵忽地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一個全身黑不溜秋的怪物趴在他身上,使勁地吸著鮮血,正是血狼猿。

    另一個士兵想跑,那血狼猿抬頭看了一眼,瞬間跳起,將他也被撲翻在地,張開滿嘴獠牙朝脖子咬下,不一會兒兩個士兵都成了干尸。

    城內到處傳來慘叫聲。守將揮舞著大刀,劈向血狼猿,頓時肉塊橫飛,但血狼猿悍不畏死,全無懼色,半點沒有退縮,嚎叫著沖向守將。血狼猿越來越多,守將終究抵擋不住,被四五只撲倒在地,慘叫連連!

    血狼猿吸食了鮮血,刀傷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愈合!

    成百上千的血狼猿,在黑暗中奔跑、殺戮!

    被吸成干尸的人,也忽地睜開了雙眼,全身長毛,獠牙突出,慢慢站了起來,目光呆滯地緩緩地向前移動……

    云水關、云霧關,相繼陷落……

    京都內,燈火通明,剛田赤站在高臺上,望向城外,不解地問道,“東圣軍果真就這么退兵了?”

    “據探子來報,確實是退兵了!趁著太陽還沒有消失,就匆匆忙忙撤退了,營帳都沒來得及收走。至于原因,沒人知道?!睖\宇肯定地說道。

    “管他什么原因,走了最好,趕緊去把圣水河的壩決了,才是燃眉之急,我都快渴死了!”蠻石一邊急切地說道。

    “確實是第一要務?!眲偺锍帱c頭道。

    “那我立刻帶人去辦!”蠻石拱手說罷,也不等剛田赤應允,轉頭就走。

    “真是個急性子?!甭溆⑵綎|笑道。

    忽地一股怪風刮來,吹得人直退,剛田赤下意識地護住落英平東,一個巨大的黑影瞬間從天而降,落在剛田赤身上,剛田赤慘叫一聲,便沒了聲息。

    落英平東急切地爬起來看剛田赤,只見一個猴臉長翅的怪物,尖牙利嘴,雙目赤紅,正趴在剛田東身上,大口吸血,正是血魔。

    血魔邊吸血邊望了一眼落英平東,裂嘴一笑,伸出利爪,將他抓到嘴邊,張開嘴就咬住他的脖子,哧溜一聲,將血吸干了。

    淺宇、賈寶魅、賈寶駒在一邊尖叫不己,慌慌張張地轉身就跑,哪里跑得了,那血魔如鬼魅一般,飛身撲到,將他們也吸成了干尸。

    血魔吸完血,全身發生劇烈變化,慢慢地化成人形,卻也十分英俊。

    他心滿意足地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雙足一蹬地,閃電般地跳上半空,往南方飛去。不一會,天空中劃出道道金光,數百個道士模樣的人,踏劍而行,循著血魔飛去的方向追去。

    “快!它往南方去了,一定要在他羽翼未豐前把它鎮壓了!”

    “盡力而為吧,憑我們的力量,可能還是不夠!”

    “面對如此妖孽,我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師兄教訓得是!”

    半晌,剛田赤眼開了雙眼,他摸了摸脖子,那被咬的地方已經瘉合,他感到心中有個強烈的渴望,那就是鮮血。

    他張開嘴,兩顆獠牙伸了出來,“我這是怎么了?”剛田赤甚感奇怪。

    他看見落英平東躺在地上,連忙把他抱起,“平東!平東!你醒醒!”

    落英平東漸漸睜開雙眼,只見眼白變成了血紅色,兩顆獠牙伸出嘴外,他望了眼剛田赤,驚叫道,“父王,你的眼睛?牙齒?”

    剛田赤點點頭道,“你也一樣!”

    落英平東連忙摸了一下自己的獠牙,“這是怎么回事?我們變成怪物了嗎?”

    “王子殿下,我們不是死了嗎?”淺宇也醒了過來,奇怪地看著自己長長的指甲,他摸了摸脖子,發現也沒有咬痕。

    賈寶魁、賈寶駒相互望了一眼,也嚇得不輕,“剛剛是什么鬼東西?”

    “我們還活著嗎?”

    “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現在最想要的,是血!”剛田赤忽地笑道。

    是的,血!新鮮的血液,猶如神漿玉液,讓他們無比渴望。

    五人不約而同地沖下高臺,撲向白金宮中的日不落軍士兵……

    原來那血魔咬過的人,會成為血狼人,有自己的意識和思想,隨著吸入的血量增加,還會覺醒各自獨有的本領,只是要聽令于血魔。

    被血狼人咬過的,就會變成血狼猿,剛剛覺醒的行動緩慢,但隨著吸入血量的增加,行動能力便會逐漸提升,到最后甚至奔跑、跳躍、廝殺,速度都會異于常人,而且悍不畏死、有自愈能力!

    當然,無論是血狼人,還是血狼猿,砍掉頭顱都會死,而且一代不如一代,因為血魔的影響隨著層級的降低,會越來越弱。

    最后可能被很低級的血狼猿咬了,就不會再變成血狼猿了,而且低級的血狼猿,是血肉都吃,往往會將對手撕得粉碎,吃得渣都不剩一點。

    望鄉關上,朱輔正憂心忡忡,長夜降臨,雄魯番軍似乎不再是最大威脅,食物、燃料、御寒的冬衣,還有血狼猿的威脅,才是他特別關注的,這暗夜之下,不能互通信息,只能各自為戰,關中糧草,也僅夠半月。

    好在望鄉關城高險峻,那血狼猿一時半會沒有越墻而入。聽封不平說,這血狼猿也并不可怕,砍掉頭顱也會死。心里多少有些寬慰。

    城外的雄魯番國軍卻不好過,一些血狼猿翻過崇山峻嶺,襲擊了大營,雄魯番軍將士第一次見這怪物,悍不畏死,砍成兩截了還在地上爬,被咬死的也成了血狼猿似的怪物,這誰不害怕?

    好在新變的怪物行動遲緩,但饒是如此,血狼猿的數量越來越多,雄魯番士兵不斷倒下,又爬起來,成為新的血狼猿!

    “逃呀!”這些雄魯番士兵哪里抗得住,拼命往白虎關逃散。

    耶哥原以為是望鄉關劫營,心中大怒,沖出營帳,只見燈火不斷熄滅,一些黑影像鬼魅一樣撲向士兵,完全不是人應有的動作!

    “怎么回事?!”耶哥抓住一個士兵問道。

    “不……不知道!見人就咬!似猿似狼又似人!”

    士兵顫抖著說。

    “給我殺!跑什么?”

    “殺……殺不死!”

    “胡說八道!”耶哥不信。

    “王子殿下快跑!”拉布拉罕也退了過來,“不知何方妖魔!殺不死!咬了的人也會被同化!”

    耶哥雖然仍不信,但也不敢向前,“撤退!到白虎關集合!”

    四十余萬雄魯番將士在丟盔棄甲,一路狂奔逃往白虎關。

    “到底是什么鬼東西?”耶哥邊退邊氣急敗壞的問道。

    “末將也不清楚,可能跟這太陽忽地消失有關!”奧斯本心有余悸地猜測道。

    “真是天不助我雄魯番,不過,看這情形,東圣國估計也好不到哪里去,定然也被這鬼東西襲擊了!”倫納德道。

    “既如此,該如何是好?還打不打東圣了?”拉布拉罕問道。

    “先回白虎關!看情形再說!”耶哥也沒頭緒,只好走一步看一步。

    衛來領著隊伍,舉著火把,匆匆忙忙往陽谷關撤退,一路急行軍,也不知此時應該是白天還是晚上,累了就原地休息,休息好了又上路,倒也沒有受到襲擊。想是那云霧山離京都尚遠,血狼猿一時半會也到不得。

    “這天難道就一直這么黑下去了,還會不會天亮?”衛來急切地問道。

    “圣主,切莫著急,傳說倒并未提到將永遠天黑下去。想必終究天會亮的,只是這夜晚的時間會長一些?!碧m鎮惡安慰道。

    “如此還好!”衛來心下稍寬。如果長夜不明,那血狼猿豈不將東圣國滅了,這仗打下去,還有什么意義?

    南天山斷云崖上,付虢望著黑色的天空出神,“計無雙,按你所言,應該很快會天亮呀,怎么如此長時間了,還是一片漆黑?”

    “如此異象,臣還沒曾見哪本書中有記載,實是怪異!”計無雙皺著眉頭回道。

    “唉,不知這天,還會不會亮起來?”付虢嘆道。

    “戰王不必太過擔心,想這世間之事,逃不過陰陽兩面,我以為,有白天就有黑夜,太陽總會出來的?!?br />
    付虢點點頭,心中不覺想起付紫菲來,“不知紫菲妹妹一個人害不害怕?面對如此黑夜,多想陪在你身邊?!彼统瞿绢^人,就著火光,用小刀削了起來。

    計無雙見狀,默默走開。

    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衛琳盤腿坐在一處破廟中,燃起篝火,烤著一只野兔。

    天氣寒冷,她將所有衣物都披在了身上。透過破損的屋頂,看著深黑的天空,聽著四周不知什么鳥獸蟲子的叫聲,她感覺有些害怕。

    “付虢,你在哪里?這天怎么黑得這么奇怪?我一個人有些害怕,真想你陪在身邊。不知道娘親怎么樣了……”

    雖然她的母親宮尚為人歹毒,但對他們兄妹,那是疼愛有加,沒有半點虧待,哪怕是衛道死后,她依舊不計前嫌,盡力對她好。

    這次離家出走,主要是對娘親面對國仇家恨的所作所為不滿,但她依然是自己的娘親。

    如今突遇此變故,她一個從未見過世面、經過風雨的公主,自然而然地想起娘了,什么江湖豪情,什么行俠仗義,什么家國大義,早拋到了九霄云外。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anyekuangge/3253092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