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5章 行草題詩

第5章 行草題詩

    “晚輩良辰見過莊先生、劉縣令?!?br />
    “學生云逸見過莊先生、劉縣令?!?br />
    二人登上高臺后,便朝著涼棚躬身行禮。

    葉良辰仗著家世,以晚輩自居。

    而云逸只得老老實實以學生自居,畢竟他一個白身,真要論起來,其實和草民并無區別。

    “嗯?!?br />
    莊靜庵端起茶杯輕呷了一口,示意二人不必多禮。

    一旁的劉縣令倒是笑瞇瞇的朝著葉良辰道:

    “你就是良辰,本官聽你父親提起過你,很不錯?!?br />
    “劉世伯謬贊,侄兒愧不敢當!”

    云逸沒想到葉良辰竟是個打蛇隨棍上的主兒,這才兩句話就把世伯叫上了,還真是和炫權炫富的周劼有一拼??!

    一旁的莊靜庵見這二人竟然當眾攀談起來,眉頭不由皺了皺。

    不過當他看到云逸居然一副氣定神閑的模樣后,不由對這個淡定的小子來了興趣,于是有些好奇的朝著云逸詢問道:

    “你叫云逸?”

    “正是學生?!?br />
    “臺下那些議論為何不去辯駁?莫非確有其事?”

    “非也,正所謂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br />
    “如果那些議論之人,是真正的君子,又何至于因為幾個人的讒言,就如同市井之徒般對學生指指點點?”

    “反之,如果那些議論之人,是所謂的小人,學生雖然不才,但也是讀過圣賢書的,自然不能同他們一般調嘴弄舌?!?br />
    云逸一番話說得不徐不疾,不但有理有據,而且字字珠璣,讓臺下一群不明真相的書生頓時羞愧難當。

    而那幾名煽風點火的前同窗,在聽了云逸的話后,臉瞬間就漲成了豬肝色。

    這人……

    這人怎會如此厚顏無恥呢?

    自己等人說的明明都是事實,無非就是夸大了一些,怎么還反被他指責為搬弄是非的小人了呢?

    望著臺上一臉淡然的云逸,幾人氣的差點兒跳腳。

    “我,我們沒有說謊!”

    他們絞盡腦汁,也沒想到合適的辯駁之言,只得臉紅脖子粗的跳腳怒吼。

    只不過周圍的學子,早已和這幾人拉開了距離,都在用一種意味不明的眼神看著他們。

    “嗯,開始吧!”

    聽了云逸的回答,莊靜庵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便示意二人開始作詩。

    雖然明知道臺下那些流言,肯定是無風不起浪,不過對于云逸的淡然和機辯,莊靜庵倒是生出了幾分欣賞。

    臺上,葉良辰朝著涼棚里的二人再施一禮后,便一臉玩味的盯著云逸道:

    “這位仁兄,看年紀你應該虛長良辰幾歲,要不你先請?”

    葉良辰長的倒是風度翩翩儒雅俊美,可是這恃才傲物的性子,卻看得云逸直牙疼。

    雖然云逸在他眼底看到了狂妄和輕蔑,可卻挑不出任何毛病來,畢竟人家話里話外,可都是在謙恭禮讓。

    “達者為先,還是葉公子先請吧!”

    云逸向著涼棚里的二人行禮后,又轉身向著葉良辰拱了拱手,這才語氣平淡的回答道。

    “二位就不必謙讓了,既然你們同時登臺,那就一起開始吧!”

    高臺之上并非只有一套筆墨紙硯,負責唱名的夫子見二人針鋒相對,便出言安排道。

    夫子出面,二人自然不敢違背,躬身行了一禮,便各自朝著旁邊的案幾走去。

    剛才看到寒江獨釣圖時,云逸瞬間便想到了那首,只有寥寥二十個字的五言絕句。

    如今成竹在胸,自然不需要構思和醞釀。

    只見他稍稍平復了呼吸,筆走龍蛇間,一幅行草寫成的詩詞便躍然紙上。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云逸的書法是自小被爺爺逼著學的,臨的是書圣王羲之的蘭亭序。

    如今十幾年堅持下來,倒也頗具火候。

    今日他之所以用行草書寫,是因為那幅寒江獨釣圖的留白,乃是整幅畫作的精髓所在。

    若是隨意題詩,很可能就會破壞畫中空疏寂寥的意境。

    而云逸所書的行草,運筆行云流水,提按起伏,滿紙云煙。

    雖寂然無聲,卻有一種淡逸清虛的墨韻,與畫中的意境倒是相得益彰。

    云逸相信,憑借詩筆清峻秀美,詩句簡潔凝練的《江雪》,雖不敢保證能拔得頭籌,但想來評個甲等,應該不成問題。

    從云逸在案幾前站定,到整首詩一氣呵成,僅僅只用了片刻工夫。

    當云逸放下毛筆時,在場之人皆是一愣。

    “這么快?他該不會明知不敵葉公子,自暴自棄的胡亂寫幾句應付了事吧?”

    “誰知道呢!也許人家在臺下時,就已經成竹在胸了吧!”

    “那可是要呈送莊先生審閱的,如果字跡太過潦草,豈不是對先生不敬?”

    ……

    臺下眾說紛紜,臺上的夫子也是一臉惋惜。

    寫這么快,想不潦草都難??!

    見夫子望向自己,云逸向他微微一笑,便拿起紙張遞了過去。

    “這是……”

    當夫子接過紙張,這才看清楚上面的字跡,不過只是一眼,他便再也挪不開目光了。

    半晌后,夫子才一臉苦笑的看了云逸一眼。

    想到莊先生還在等著,他強忍著滿腹疑問,把這張紙拿到了涼棚里。

    “看夫子的樣子,該不會是沒忍住笑吧?”

    “這么短的時間,他能寫出什么好詩來,沒看到葉公子都還在苦思冥想嗎?”

    “這云逸開蒙已有多年,卻至今未曾考過童生,用我們劉夫子的評價就是:胸無點墨,志大才疏!”

    ……

    對于臺下的議論,云逸并不以為意。

    既然你們把臉湊上來讓我打,那一會兒可別哭鼻子。

    行草寫成的《江雪》,被送到了莊靜庵手里。

    乍一看,他眉頭輕蹙。

    再細看,眼睛瞬間精光四射。

    “好字!”

    一聲驚嘆徹底蓋過了臺下的議論,讓眾人一時都沒回過神來。

    剛才莊先生說什么?

    好字?

    怎么可能?!

    莊靜庵浸?書法數十年,見識過無數書法大家的筆墨,但卻從未見過如此筆意連綿,赴速急就的寫法。

    如果不是紙上的墨跡未干,莊靜庵甚至都不敢相信這是云逸所書。

    “這字……你是跟誰學的?”

    未來得及細看云逸所寫的詩詞,莊靜庵便一臉欣喜的朝著云逸詢問道。

    “回莊先生,這字乃是學生的游戲之作,難登大雅之堂,讓先生見笑了?!?br />
    既然這個世界沒有草書這種書法,而自己登臺的目的,又是為了名和利,不如就厚著臉皮認下來吧!

    若是隨意扯個謊,莊先生如果較起真來,恐怕麻煩會更大。

    “這書法是你自創的?”

    莊靜庵一臉不可思議的盯著云逸,想從他臉上看出一絲慌亂。

    可見到的,卻是一臉的平靜和坦然。

    “也對!如果真是書法名家所創,我當有所耳聞才是?!?br />
    莊靜庵自嘲的笑了笑,隨后又一臉好奇的朝著云逸追問道:“此書法可有名字?”

    “草書,行草?!?br />
    “存字之梗概,損隸之規矩,縱任奔逸,赴速急就,取草創之意,謂之草書,不知老夫說得可對否?”

    “先生大才,只一眼便看破了行草的筆法,學生佩服!”

    “小友莫要謙虛,以老夫之見,你這書法沒有十幾年的功力,斷不可能有如此高的造詣,想來定是自小便開始浸?此道?!?br />
    見云逸不卑不亢謙遜有禮,莊靜庵也是老懷快慰撫須長笑。

    “先生過獎,學生愧不敢當?!?br />
    見莊靜庵如此夸贊自己,縱使云逸臉皮很厚,也開始有些臉紅了起來。

    在看破了行草的優勢后,莊靜庵便喜歡上了這種行云流水,氣韻連綿的書寫方法。

    見獵心喜之下,也顧不得旁人在場,便滿懷希冀的朝著云逸問道:

    “不知小友可否將這草書傳授與老夫?”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0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