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7章 不必寫了

第7章 不必寫了

    葉良辰此時只覺胸中氣血上涌,差點兒沒忍住破口大罵。

    就你們這一驚一乍的模樣,誰還能平心靜氣的繼續作詩?

    當然,即使他再桀驁狂妄,也不敢當著莊靜庵和劉庚年的面把這話說出口。

    所以只能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快,搖頭回答道:“晚輩還差一點?!?br />
    “先拿來讓老夫瞧瞧?!?br />
    “這……還請先生斧正?!?br />
    雖然心有不甘,但猶豫片刻后,葉良辰還是硬著頭皮,把尚未完成的詩詞,遞到了莊靜庵手中。

    在臺下時,葉良辰顧盼自雄,根本沒有提前構思和醞釀。

    如今先是被云逸作詩的速度震驚,隨后又被莊靜庵和劉庚年的夸贊打擊。

    這位臨江縣最年輕的秀才,早已被憋屈和憤怒沖昏了頭腦,自然難以發揮平時應有的水平。

    莊靜庵本以為葉良辰的詩詞,就算不如云逸精妙,也不會相差太遠。

    可是當他讀到第一句時,眉頭就不由皺了起來。

    這一手字,倒也還算中規中矩。

    可這詩詞……

    這都寫的什么玩意兒??!

    有云逸珠玉在前,此時再看葉良辰的詩詞,莊靜庵覺得,還不如那個童生李修文。

    “格律不通,意境不暢,語句不順,為了韻腳還強湊一字,你就是這樣寫詩的嗎?”

    莊靜庵抖了抖手中的詩詞,一臉怒其不爭地質問道。

    “晚輩……學生,學生慚愧……”

    心高氣傲的葉良辰,何時被人如此批評過?

    剛欲開口辯駁,就看到縣令劉庚年在向他瘋狂使眼色。

    葉良辰這才想起,面前這位可是當朝大儒,于是只得硬生生把辯駁的話咽回了肚子里。

    躬身低頭,擺出一副謙遜受教的模樣。

    只是眼神之中,卻早已快要噴出火來。

    “這詩,你就不必寫下去了?!?br />
    “云逸行草所書的江雪,和這幅寒江獨釣圖就是絕配?!?br />
    “今日詩會的頭籌,非云逸小友莫屬?!?br />
    望著面前故作謙恭的葉良辰,莊靜庵微微搖頭。

    把兩首詩詞全都遞給了他,隨后便朗聲宣布了本場詩會的結果。

    葉良辰下意識接過了詩詞,原本心中不屑的他,在看到紙上行云流水般的字跡時,頓時如遭雷擊。

    他明白莊靜庵是給他留了顏面,否則就算繼續寫下去,恐怕也只會輸的更慘。

    作為臨江城最年輕的秀才,葉良辰自詡年輕一輩第一人。

    如今被云逸當眾碾壓,這讓他如何能咽下這口氣。

    他葉良辰可是葉家嫡子,是家族傾盡資源重點培養的天才。

    可云逸是個什么東西?

    不過一個連童生試都沒有考過的白身,他哪里來的勇氣讓本公子當眾出丑?

    葉良辰只覺胸中怒火升騰,一臉怨毒的盯著云逸,手中的詩詞都被他揉成了一團。

    云逸此時正一臉欣喜的拿著一個荷包把玩,荷包里的賞銀,早就被他不動聲色的揣進了懷里。

    正欲道謝開溜,就看到莊靜庵撫須朝他笑道:

    “小友的行草獨樹一幟,所作詩詞也是冠絕群雄,如能親筆把這首江雪題到畫上,想來一定可以讓這幅畫增色不少?!?br />
    “先生謬贊,文章本天成,學生不過僥幸偶得罷了,我這就把詩題到畫上?!?br />
    云逸今日已經出盡風頭,此時他只想趕快閃人,自然不會吝嗇再多寫幾個字。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云逸一個連童生都沒有考過的白身,能做出此等精彩絕倫的詩詞,想來肯定是運氣的成分居多。

    臺下眾人如此一想,對于云逸拔得頭籌的怨念,倒也消散不少。

    云逸來到畫前,提筆蘸墨,筆走龍蛇間,一首江雪便躍然紙上。

    待最后一個字寫完,云逸把筆一擱,便朝著莊靜庵和劉庚年拱手道:

    “今日承蒙莊先生和劉大人抬愛,讓學生僥幸得了賞銀,既然此間事了,學生就先行告退了?!?br />
    如今賞銀已到手,繼續留在這里只會徒增妒忌,還是盡早閃人比較穩妥。

    “不急,小友既能寫出此等佳作,想來定是有些才氣的?!?br />
    “方才老夫聽聞,你已被那劉夫子除名,不知是否愿意來這鹿鳴書院讀書呢?”

    云逸正欲離去,卻被莊靜庵叫住了。

    對于云逸所說的僥幸,他自然是半個字都不相信的。

    如果云逸真如傳言那般,是個志大才疏,胸無點墨的書生,又怎么可能會練就一手功力頗深的書法呢?

    他見云逸領了賞銀便欲告辭離去,并未像其他學子那般顧盼自雄,肆意炫耀。

    想來心中自有乾坤,懂得木秀于林,風必摧之的道理。

    此等學識心性,不由讓莊靜庵起了惜才的心思。

    “感謝莊先生抬愛?!?br />
    “先生有所不知,學生之所以會被劉夫子除名,是因為學生交不起束脩?!?br />
    “這鹿鳴書院,乃是臨江城首屈一指的書院,想來必定靡費頗多,學生自是不敢奢求?!?br />
    云逸如今家徒四壁,就算今日僥幸得了五兩賞銀,想來也不夠他在鹿鳴書院的花銷,況且他可是還有二兩銀子的外債呢!

    聽到云逸居然是因為交不起束脩,才被劉夫子退學,莊靜庵心中當下了然。

    什么胸無點墨?

    什么志大才疏?

    這些恐怕不過是劉夫子為了幾貫錢,刻意做出的惡評罷了!

    云逸小友如此大才,居然被那劉夫子惡語相加,真是枉為人師!

    云逸此時還不知道,莊靜庵已經腦補出了一幕惡夫子逼迫窮學生的戲碼。

    當然,就算他知道,也不會太在意,此時他只想趕緊離開這里。

    “既然如此,你可愿拜老夫為師?”

    “老夫不要你的束脩,我教你讀書,你教我行草,如此可好?”

    莊靜庵一番腦補后,對云逸更加喜愛起來。

    此子心性頗佳,縱然面對旁人詆毀,依舊泰然自若,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

    若能收為關門弟子,倒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莊靜庵還在撫須而笑,可臺下卻早已炸開了鍋。

    “什么?我沒聽錯吧?莊先生居然要收云逸為弟子?”

    “云逸不過區區白身,連童生試都沒有考過,為何會如此受莊先生青睞?”

    “是??!葉公子才是咱們臨江縣的翹楚,若要收徒,那也應該選葉公子吧!”

    ……

    聽到莊靜庵要收自己為徒,云逸愣了好久才回過神。

    大佬們收徒,不都是應該多方考核的嗎?

    自己和莊靜庵見面不過區區幾刻鐘,他怎么就動了收徒的心思呢?

    云逸一時半會兒也沒搞明白莊靜庵的意圖,不過對于是否拜師,他略一思考便有了答案。

    就算莊靜庵不收自己的束脩,讀書的日?;ㄤN,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總不能指著沈幼薇那小丫頭過活吧?

    一念至此,他先是朝著莊靜庵深鞠一禮,隨后面帶歉意的回答道:

    “學生感謝先生青睞,只是家母剛剛病逝,如今尚欠有不少外債,實在無力支撐學業,還請先生勿怪?!?br />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02.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