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8章 自取其辱

第8章 自取其辱

    云逸話音剛落,現場的議論便戛然而止,隨即又爆發出一陣更大的喧囂。

    “哈哈哈,這小子該不會腦子有毛病吧?居然當眾拒絕了莊先生?!?br />
    “真是個不識抬舉的家伙,區區白身,莊先生要收他為徒,居然還敢拒絕?!?br />
    “那首江雪,該不會是他從哪本古籍上抄來的吧?不然為何不敢拜莊先生為師?”

    “臨江縣的第一才子我只認葉公子,還請莊先生收葉公子為徒?!?br />
    ……

    起初聽到云逸拒絕了莊靜庵,葉良辰心中還是一陣欣喜。

    可是當他聽到人群的議論時,臉色瞬間便黑了下來。

    你們這群賤胚子,貶低云逸,扯上本公子作甚?

    莊靜庵也沒想到,云逸居然會當眾拒絕。

    不過當他看到云逸目光清澈,不似故意拿捏,便知他所言非虛。

    于是呵呵一笑便朝著云逸說道:“如此倒是老夫唐突了,還請小友勿怪?!?br />
    “學生不敢,謝先生理解?!?br />
    云逸本以為自己駁了莊靜庵的面子,可能會迎來一番冷落。

    可沒想到莊靜庵非但沒有怪罪,反而向自己道歉。

    微微愣神后,云逸朝著莊靜庵深深行了一禮。

    在商定三日后,前來給莊靜庵送行草的臨帖后,便轉頭朝著高臺下走去。

    下了高臺,云亦便在眾人或妒忌或羨慕的眼神中,匆匆離開了鹿鳴書院。

    “怎么樣,我沒有猜錯吧!只要葉公子登臺,這詩會肯定提前結束!”

    “宋兄高見,我說云逸那小子,剛才怎么灰溜溜的跑了呢!”

    “葉公子確實厲害,不愧是我們臨江縣最年輕的秀才?!?br />
    ……

    云逸剛剛離開,外面又匆匆趕來了幾名學子。

    幾人一進門,便看到葉良辰立于高臺之上,旁邊莊靜庵正一臉笑意的欣賞畫作。

    于是先入為主的認為,葉良辰已經拔得頭籌,所以故意高聲稱贊,以期能得到葉家公子的好感。

    臺下眾人聽到議論,均是一臉怪異的望向幾人,有人甚至忍不住撲哧笑出聲來。

    這幾人該不會是云逸,故意請來惡心葉公子的吧?

    幾人進門時,葉良辰正欲向莊靜庵告退。

    突然聽到幾人的對話,差點兒氣得噴出一口老血。

    正在欣賞畫作的莊靜庵,也被幾人的高談闊論掃了興致,皺眉往臺下瞥了一眼,轉身便朝著后方走去。

    “學生恭送莊先生?!?br />
    葉良辰連忙躬身相送,待莊靜庵走遠,他這才面色漲紅的快步走下高臺。

    “恭喜葉公子拔得頭籌?!?br />
    “葉公子不愧是咱們臨江縣最年輕的秀才?!?br />
    “我等姍姍來遲,未能當面見識葉公子的風采,還請葉公子勿怪!”

    ……

    這些恭維,葉良辰平日里也沒少聽,可是此時聽來卻倍感諷刺。

    只見他冷哼一聲,也不解釋,轉身便朝著書院的大門走去。

    “這……我們是不是說錯話了?”

    “也許葉公子是怪我們來得太遲吧!”

    “也怪我們,云逸那呆子都能提前趕到,我們怎么就錯過了呢!”

    ……

    “你們認識云逸?”

    已經走到門口的葉良辰,聽到云逸的名字后,到底沒有忍住,轉頭朝那幾人問道。

    “當然認識,云呆子嘛!我們私塾的人都這么叫他?!?br />
    見葉良辰居然回頭和他們搭話,幾人瞬間便興奮起來,完全沒有注意到,不遠處幾名同窗,正瘋狂的向他們使眼色。

    “云逸是呆子?”

    葉良辰聞言,冷冷的反問了一句。

    如果云逸是呆子,那他葉良辰算什么?

    傻子嗎?

    “對??!我們劉夫子說了,云逸就是個胸無點墨還志大才疏的呆子?!?br />
    那人見葉良辰不信,連忙把劉夫子也搬了出來,繼續賣力的貶低云逸。

    “就是,一個開蒙多年都沒考過童生試的人,不是呆子是什么?”

    旁邊的人也連忙附和,完全沒有注意到,剛才使眼色的那幾名同窗,已經悄悄朝著大門外溜去。

    今天這人是丟大發了!

    如果讓劉夫子知道,指不定會怎么懲罰自己等人呢!

    今日之事,絕對不能讓劉夫子知道!

    幾人相視一眼,瞬間便明白了對方的心思。

    “我看你們劉夫子才是十足的傻子,不然怎么會教出你們這群蠢貨!”

    葉良辰覺得,自己一定是腦子出了問題,才會停下來自找羞辱的。

    如果不是知道這幾個人不敢得罪自己,他甚至都懷疑這些人,是不是云逸故意安排惡心自己的。

    那幾人聽了葉良辰的話,不由就是一愣。

    什么情況?

    自己等人不是在拍他馬屁嗎?

    為何他要罵人呢?

    大庭廣眾之下被罵,關鍵還是他們得罪不起的人,一時間,幾人恨不得有條地縫可以鉆進去。

    雖然他們沒搞明白,葉良辰為何會辱罵他們,但想來一定和那個云逸有關,于是一個個都在心里把云逸怨恨了起來。

    云逸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這么多人記恨上了,此時他正背著書箱步履蹣跚的往書齋走。

    在得了五兩賞銀后,云逸一度打消了賣書的念頭。

    可是當他背著書箱走了一陣,最終還是決定把書賣掉。

    因為背著實在太累了。

    回去的時候,他肯定是要買些生活必需品,到時候這些書也就成了累贅。

    當云逸滿頭大汗的走進簡讀書齋時,書齋的佟掌柜正百無聊賴的打掃著柜臺。

    由于原主經常在這里購買筆墨紙硯,所以二人倒也算是相識。

    剛一進門,佟掌柜便熱情的迎了上來:“呦,云公子,你可有日子沒來了,這次準備買點什么???”

    佟掌柜一臉熱絡,并沒有因為云逸穿了打補丁的儒衫,就對他橫眉冷對。

    “佟掌柜,我今天不買東西。聽說您這里也收舊書,煩請幫我看下這些書能值多少錢?”

    云逸把書箱放到柜臺上,朝著佟掌柜拱手行禮道。

    佟掌柜一聽云逸是來賣書的,臉上的熱情,瞬間便褪去了大半。

    隨意翻了翻箱子里的書,發現全都是些雜書,佟掌柜不由一臉無奈的朝著云亦解釋道:

    “云公子,我們這里確實回收舊書,但主要收一些古籍孤本,恕我直言,你這些書雖然保存的還算完好,可確實值不了多少錢??!”

    “還請佟掌柜給估個價吧!不瞞您說,這一路背來,可把我累的夠嗆,我可實在不想再背回去了?!?br />
    云逸并未把佟掌柜的話放在心上,嫌貨才是買貨人,如果他上來就是一頓猛夸,估計今天賣書的事兒就黃了。

    見云逸說的坦蕩,佟掌柜不由就是一愣。

    這云逸以前仗著讀了幾天書,對他這個做買賣的有些不大看得起,今天這是轉性了?

    雖然心中疑惑,但佟掌柜也不敢把價格壓的太低,畢竟云逸可是讀書人,誰知道哪天就高中了呢!

    “都是鄉里鄉親的,你以前又經常光顧小店,這一箱書就給你算三百文吧!”

    佟掌柜在心里盤算了一番,最終給出了一個還算合理的價格。

    聽了佟掌柜的報價,云逸心中就是一陣苦笑。

    前世自己怎么說也是分分鐘幾萬塊上下的人,現在居然為了區區三百文忙活了大半天。

    “佟掌柜,忙著呢?把笑蒼生新出的話本拿一卷來?!?br />
    云逸正欲還價,店內突然走進幾名手持折扇的錦衣公子,看打扮,應該是縣城哪家府上的少爺。

    “好嘞,您稍等?!?br />
    眼見生意上門,佟掌柜向云逸拱手告罪后,便匆匆迎了上去。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0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