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12章 此子愚鈍

第12章 此子愚鈍

    雖然明知道此行的意義不大,但是當著沈幼薇的面,該有的禮數,云逸倒是一樣都沒有落下。

    劉夫子像是沒有看到云逸一般,眼皮子抖了抖,便背著手繼續往前走去。

    “劉……劉夫子請稍等,我家逸哥兒把束脩帶來了,還請夫子您大人不記小人過,讓我家逸哥兒繼續來學堂讀書?!?br />
    見劉夫子漸行漸遠,沈幼薇一咬牙,拿出銀錠便朝著他的背影開口喊道。

    “放肆!學堂重地,豈容你一個女娃娃在此喧嘩!”

    聽到沈幼薇開口,劉夫子像是受了奇恥大辱般,腳步一頓,便朝著她喝罵起來。

    “小……小女子知罪,還請夫子收下束脩,小女子這就離開?!?br />
    劉夫子的反應把云逸都嚇了一跳,更不必說旁邊的沈幼薇了。

    小丫頭先是一個激靈,待反應過來后,連忙朝著劉夫子施禮告罪。

    “老夫將云逸除名,又豈是因為他交不起束脩?”

    “此子胸無點墨,志大才疏,跟著老夫開蒙已有四五年,至今仍未考過童生?!?br />
    “此等劣徒,還有何面目再居于老夫門下?”

    “旬日前,老夫已正式將他除名,今后切不可再以老夫弟子自居!”

    見沈幼薇提起束脩,劉夫子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般,頓時氣的跳腳。

    “既然如此,幼薇,把錢收起來吧!”

    劉夫子說那話時,并沒有回頭看二人。

    待回頭看到沈幼薇手上的銀錠時,臉上頓時閃過一陣懊悔之色。

    見此情形,云逸連忙擋在了沈幼薇的面前。

    今日前來,他本就是為了讓小丫頭死心。

    若是沈幼薇真傻愣愣的把這銀錠交給劉夫子,那可就斷然沒有要回來的可能了。

    而且以劉夫子的秉性,想來多半是不可能找零的。

    “婆婆交代幼薇,要照看好逸哥兒讀書的?!?br />
    小丫頭依舊倔強的保持著行禮的姿勢,只不過淚水已經開始在眼眶里打轉了。

    “放心吧!就算不在這里讀書,我也一定能考過的?!?br />
    云逸擔心劉夫子借坡下驢,把那五兩銀子往懷里一揣,拉起沈幼薇便準備往私塾外走。

    “還真是大言不慚!”

    “你以為你是那個創作出《江雪》的云逸嗎?”

    見云逸如此行徑,劉夫子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直接冷著臉高聲訓斥起來。

    “若我就是那個在詩會上拔得頭籌的云逸,又當如何?”

    云逸本不想搭理劉夫子,奈何沈幼薇聽了他的話后,硬生生拉著自己不讓離開。

    “莫說你是那位少年英才,但凡你有那位一成的學識,老夫免了你的束脩又何妨!”

    聽了劉夫子的話,沈幼薇先是一喜,隨后又是一愣。

    那首《江雪》不就是逸哥兒所作嗎?

    不然自己哪里來的銀子交束脩??!

    可是聽劉夫子話里的意思,似乎這《江雪》的作者另有其人??!

    沈幼薇疑惑的望向云逸,卻只看到他一臉的壞笑。

    “夫子此話當真?”

    “老夫苦讀圣賢書幾十載,莫非還會在你這個白身面前說謊不成?”

    劉夫子沒想到云逸非但不以為恥,反而還敢詰問自己,頓時氣得吹胡子瞪眼。

    想當年自己十七歲高中秀才,比起如今的葉家嫡子葉良辰都不遑多讓。

    十里八鄉哪個見了自己,不得恭恭敬敬的叫一聲劉先生?

    你云逸算個什么東西,居然膽敢當眾質疑老夫?

    此時下了早課的學生,也陸陸續續走出了學堂。

    見到這邊有熱鬧看,便一個個圍在不遠處議論紛紛。

    “夫子說的沒錯,同樣都是叫云逸,這人與人的差距怎么就這么大呢?”

    “誰說不是呢!聽說昨日那個云逸,可是把葉家嫡子葉良辰都比下去了呢!”

    “真的嗎?那云逸到底是哪家子弟,以前為何名聲不顯呢?”

    “這還有假?昨日可是有好幾位同窗都在現場呢!”

    ……

    眼見圍觀的學生越來越多,劉夫子更加趾高氣揚起來。

    既然你云逸想當反面教材,那我今日正好拿你立威。

    云逸看了一眼劉夫子,又朝著圍觀的人群探尋了一圈。

    發現昨日在詩會現場的幾名同窗,全都是一臉悻悻然的躲開了自己的目光。

    當下心中了然。

    這幾個家伙,原來是沒把昨日詩會的實情告訴劉夫子??!

    既然如此,也好讓沈幼薇那丫頭,看清楚這群人的嘴臉。

    正當云逸準備向劉夫子開炮時,學堂外突然傳來了幾聲爽朗的笑聲。

    “劉兄,恭喜,恭喜??!”

    “我等今日前來,可是要討杯酒喝的,劉兄你可千萬不能吝嗇??!”

    “劉兄讀書時就壓我等一頭,如今教出來的學生,依舊出類拔萃,當真是我等讀書人的楷模??!”

    ……

    云逸循聲望去,便看到幾名儒衫打扮的老秀才,正結伴往學堂內走。

    看樣子,似乎是劉夫子的舊識。

    幾人進門后,看到現場的情況,不由就是一愣。

    “劉兄,這是發生了什么事情?”

    “老夫教徒無方,讓諸位見笑了,見笑了?!?br />
    劉夫子見幾人進門,連忙拱手相迎,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

    “劉兄這是說的哪里話,誰的私塾里還沒有幾個頑劣的學生,犯了錯教訓一下也就是了?!?br />
    其中一人向云逸使了個眼色,示意他趕快道歉,隨后便笑呵呵的打起了圓場。

    見此情形,云逸不由也是一陣苦笑。

    事情都到了這一步,就算有他給的臺階,恐怕也無法善了了。

    果不其然,沒等云逸開口,劉夫子便滿臉慍怒的開了腔:

    “此子名為云逸,說來慚愧,雖然他與昨日詩會上,那個拔得頭籌的學生同名,但是這學識,卻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br />
    “這云逸開蒙已有四五年,至今卻連個童生試都未曾考過,基本就屬于天資愚鈍的那一類了?!?br />
    “半個月前,他因為交不起束脩離開了學堂?!?br />
    “當時我就想,如此倒也不錯,省的再浪費家里的錢糧?!?br />
    “誰知今日,他竟帶了一個女娃來到學堂大鬧,如此讓諸位見笑了?!?br />
    “劉兄莫氣,此事非你之過也。圣人曾言:朽木不可雕也,糞土之墻不可垢也。如此學生,驅逐即可,無須為此氣傷了身子?!?br />
    “是啊,劉兄,失之桑榆,收之東隅,這個云逸愚鈍不堪,另一個云逸卻是在詩會大放異彩,為你長了不少臉??!”

    “不錯,我等的弟子,雖不似劉兄那位寫出《江雪》的云逸,亦不能像此子這般愚鈍?!?br />
    ……

    聽到幾名夫子你一言我一語的貶低自己,云逸非但沒有生氣,還因為沒能忍住,噗呲一下笑出聲來。

    而此時的劉夫子,卻像是突然醒悟一般,伸手指著云逸道:“你……你……你就是……”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0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