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13章 誰是傻子

第13章 誰是傻子

    “此子太放肆了,當著我等的面都敢如此乖張,你們看,他都把劉兄氣成什么樣了!”

    “是啊,如此頑劣之輩,難怪劉兄寧可污了自己的名聲,也要將他逐出門墻呢!”

    “同樣是叫云逸,此子比起寫出《江雪》那位,簡直就是云泥之別?!?br />
    “唉,雖然你被劉兄除了名,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如此行事,實在太過孟浪了?!?br />
    ……

    見到幾名夫子輪番訓斥云逸,沈幼薇的眉頭不由就皺了起來。

    這群夫子一邊夸贊逸哥兒,一邊又指著逸哥兒的鼻子呵斥,這到底是何道理?

    以前她覺得私塾里的夫子都很厲害,一個個如同天上的星宿般,讓人仰望。

    可今天看到的情形,怎么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樣呢?

    “逸哥兒,他們口中說的《江雪》,是你昨天在詩會上作的那首吧?”

    小丫頭到底沒能忍住,輕輕扯了扯云逸的衣袖,低聲確認道。

    “如果劉夫子的私塾里,沒有其他叫云逸的學生,那想來他們說的人,應該就是我了?!?br />
    對于幾位夫子的訓斥,云逸其實并未放在心上。

    既然這幾位能說出“朽木不可雕也”,想來他們的教育理念,應該也和劉夫子并無二致。

    既然如此,云逸自然也就絕了去他們私塾的打算。

    “你這豎子,當真恬不知恥,如今當著劉夫子的面,居然還想行這欺世盜名之事!”

    “是??!剛才劉夫子都說了,你與那位寫出《江雪》的云逸只是同名,若論學識,那可是差了十萬八千里呢!”

    “沒想到你這豎子竟如此不知廉恥,簡直把我們讀書人的臉都丟盡了!”

    ……

    劉夫子此時已經反應過來。

    如果這幾位夫子,不是故意前來看自己出丑的話。

    那么昨日在詩會上拔得頭籌的那個云逸,應該就是面前這個一臉壞笑的小子了。

    一念至此,劉夫子連忙望向圍觀的學子。

    卻發現昨日去了詩會的幾人,一個個都縮著脖子,如同鵪鶉一般目光游離,不敢和自己對視。

    見此情形,劉夫子更加確認了自己的猜測。

    一想到自己,居然把莊先生都想要收歸門下的學生除了名,劉夫子就覺得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

    自己怎么就沒有早點發現,那小丫頭手中的五兩銀子呢?

    若是能早點發現,也許就能聯想到昨日詩會的懸賞。

    如此一來,也就不會出現此等尷尬的局面了吧?

    劉夫子此時心中后悔不迭,就連那幾名出現在詩會上的學生,都被他給記恨上了。

    這個云逸,就是昨日在詩會上,憑借一首《江雪》拔得頭籌的云逸。

    這個云逸,就是憑借一首行草,讓莊先生都行了平輩禮的云逸。

    這個云逸昨日當眾拒絕了莊先生的收徒,今日卻帶著束脩找到了自己。

    這個云逸曾經是自己的弟子。

    可如今,卻被自己除了名。

    此時,劉夫子的腸子都悔青了。

    他想要開口挽留。

    可一想到剛才自己說的話,又擔心云逸當眾拒絕,會讓自己下不來臺。

    正在糾結之際,卻聽到圍觀的人群中,突然傳來一陣驚呼:

    “昨日詩會,拔得頭籌的不是葉良辰?”

    “那我等昨日豈不是……”

    “難怪昨日葉公子要辱罵我等呢!”

    “我記得當時葉公子向我等詢問云逸的情況,莫非昨日拔得頭籌的人就是云逸?”

    “你們記不記得,咱們趕到書院的時候,剛好看到云逸從書院里面走出來?”

    ……

    幾個人你一言我一語,總算把昨日的情形,給分析出了個大概。

    不過當他們想明白事情的經過后,再看向劉夫子的眼神,不由就古怪起來。

    看來葉公子說的沒錯。

    這劉夫子,怕不會真是個傻子吧?!

    本來那幾位夫子,還在義憤填膺的譴責云逸。

    可是當他們聽到周圍學子的議論后,不由也疑惑起來。

    因為那幾人議論時,眼睛可都是盯著眼前這個云逸啊。

    “敢問劉兄,你這私塾里,到底有幾個云逸???”

    其中一名夫子最先反應過來,一臉疑惑的朝著劉夫子詢問道。

    “是啊,劉兄。我等今日前來,一來是為了給劉兄道賀,二來就是想要見識一下云逸的風采?!?br />
    “劉兄,你就不要珍藏密斂了,趕快把那位作出《江雪》的云逸叫出來吧!”

    幾個夫子的話,倒是把圍觀的學子都搞懵了。

    一些膽子大點的學生,已經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云逸不就站在他們面前嗎?這幾位夫子怎么還到處找云逸???”

    “估計他們以為做出《江雪》的云逸另有其人吧?”

    “你說那首《江雪》真的是云呆子作的嗎?”

    “如果不是他作的,他哪里來的銀子交束脩???”

    “別云呆子云呆子的叫了,如果他云逸是呆子,那我們是什么?傻子嗎?”

    ……

    眼見事情已經瞞不住了,劉夫子紅著臉干咳一聲道:

    “幾位,昨日詩會老夫并未到場,不過我這書齋,卻只有眼前這一位叫云逸的學生?!?br />
    劉夫子的話音剛落,周圍瞬間一片寂靜。

    就連云逸都一臉好奇的盯著劉夫子,想要看清他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

    劉夫子見周圍的人都眼神怪異的盯著自己,不由老臉一紅,又干咳了一聲,這才繼續說道:

    “以前老夫未能察覺云逸的才華,是老夫失職?!?br />
    “如今既然誤會解除,云逸你就趕快和同窗們一起去上課吧!”

    劉夫子說完,便朝著四周揮了揮手,示意圍觀的學子趕快散開。

    “劉兄,眼前這位就是做出《江雪》的那個云逸?”

    “不會吧?剛才劉兄不還說此子愚鈍嗎?”

    “是??!我記得劉兄還說過,此子只是同名而已?!?br />
    “能寫出《江雪》這等佳作之人,怎么會是愚鈍之人呢?”

    如果剛才幾位夫子說那些話,是因為不知道其中的內情。

    那么此時說的這些,就有些落井下石的意味了。

    畢竟人家劉夫子,都已經當面承認了自己失察。

    幾位夫子如此說,其實更像是在撇清。

    畢竟剛才他們,可是和劉夫子一起貶低云逸來著。

    一想到剛才他們對江雪的夸贊和對云逸的貶低,幾位夫子就感覺老臉一陣火辣辣的疼。

    之前說過的每一句話,都像是一個耳光,狠狠的扇在了他們的臉上。

    “多謝劉夫子抬愛,學生天資愚鈍,當不起先生教誨,還是不要讓先生為難了?!?br />
    眼見這場鬧劇即將收場,云逸嘿嘿一笑,便準備帶著沈幼薇閃人。

    在聽到劉夫子愿意收下云逸時,沈幼薇臉上還閃過一絲喜色。

    可是當聽到云逸拒絕的話后,沈幼薇先是一愣,隨即便又釋然了。

    如此識人不明的夫子,若是繼續跟著他讀書,搞不好真會耽誤了逸哥兒的才華呢!

    “是??!劉兄,剛才可是你將他趕出學堂的。如今輕飄飄一句話,就想讓他回去讀書,這恐怕有些說不過去吧?”

    “確實如此,既然劉兄認為此子愚鈍,不如就讓給我來教如何?”

    “為什么要讓給你???剛才你可是罵云逸罵得最兇的那個?!?br />
    “姓王的,你不要含血噴人?!?br />
    ……

    “夠了!”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0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