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16章 祠堂風波

第16章 祠堂風波

    其實云逸還想過寫仙俠小說,畢竟神話傳說一直都被大家津津樂道。

    不過寫仙俠小說也有不小的風險,萬一被癡迷于求仙問道的大佬盯上。

    先不說能不能自圓其說,就算能圓得回來,催更也是會要了老命的。

    假如這位大佬剛好是當今圣上,估計十有八九,自己得被那些所謂的忠臣義士,給直接干掉了。

    仔細想想,為了幾兩銀子搭上一條性命,這買賣實在太不劃算了。

    還是老老實實的抄《紅樓夢》吧!

    一番考量下來,云逸的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于是大筆一揮,幾個瀟灑的字跡便躍然紙上。

    紅樓夢/曹雪芹。

    是的。

    雖然云逸想要通過抄書賺錢,不過他還沒有厚顏無恥到,直接署上自己的大名。

    用曹雪芹先生的名字當筆名,也算是為《紅樓夢》在大周王朝的傳播出一份力。

    這樣一來,抄襲的行為也就成了搬運,頂多算是跨時空的文化傳播。

    自己讓曹先生的大作,在大周王朝廣泛流傳,適當收取一些勞務費,這不過分吧?

    云逸如是想著,便開始了他搬運工的生涯。

    由于自小練習行書,所以長時間用毛筆書寫,對云逸來說并沒有什么障礙。

    而且相比于楷書,行書在書寫速度上更勝一籌,剛好適合用來碼字。

    一部《紅樓夢》有將近百萬字,如果全部用正楷書寫,估計都能把云逸的手給寫廢了。

    忙碌的時光總是過得飛快,云逸連續奮筆疾書兩日,也才寫了不到三萬字。

    揉了揉發酸的手腕,云逸不由一陣苦笑。

    看來碼字,賺的也是個辛苦錢??!

    這兩日云逸除了抄寫《紅樓夢》,就是給莊靜庵寫行草的臨帖。

    既然已經答應了莊靜庵,那這件事情就得做好。

    畢竟自己參加科舉的舉薦信,十有八九還得落到他的身上。

    時間一晃過去了三日,這日清晨,云逸吃過早飯后,便帶上寫好的臨帖和《紅樓夢》準備進城。

    今天是與莊靜庵約好送臨帖的日子,云逸也想趁著這次進城,讓簡讀書齋的佟掌柜幫忙看看稿子。

    畢竟他也算是行業內的專業人士,萬一自己的書稿有什么問題,也好及時進行修改。

    剛剛走出大門沒多遠,云逸便看到迎面走來一個年輕的小子。

    這小子云逸有些印象,好像是族長的孫子,名叫云壽。

    見此人行色匆匆,云逸下意識讓開了道路。

    可是云壽并沒有繼續往前走,而是來到他的面前停了下來。

    正當云逸疑惑時,那云壽已經開了口:

    “云逸,族長讓你馬上跟我去祠堂,族老們已經在那里等著了?!?br />
    聽了云壽的話,云逸的眉頭不由就皺了起來。

    就原主那生人勿近的性子,除了逢年過節的宗族祭拜,族長可是從來不多和他說一句話的。

    莫非族里出了什么事情?

    算了,不管什么事情,族長既然都已經派人前來叫自己了,那這縣城,今天恐怕也是去不了了。

    族長也是村長,在村子里的權利可不小。

    雖然原主那二貨不把族長放在眼里,可云逸卻不敢輕易得罪了他。

    大周王朝的村落何止千萬,官府也不可能全都管得過來。

    所以村里的事情,無論大小,基本上都是族長說了算。

    “既然族長叫我,那你稍等一下,我把這些書稿放回家,便和你一起過去?!?br />
    云逸朝著云壽交代了一句,轉身便朝著家里走去。

    不過云逸的行為,卻是把云壽搞蒙了。

    在他的印象里,云逸可是個生人勿近的主兒。

    別說族長交代,就算縣令來了,他都不一定正眼相看呢!

    今天莫非是吃錯藥了?

    云逸沒管胡思亂想的云壽,回到家把書稿交給沈幼薇,交代了一句便準備出門。

    “逸哥兒,族長叫你什么事兒???”

    沈幼薇滿臉擔憂的詢問道。

    “來人沒有說明,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別擔心,去看看不就知道了?!?br />
    云逸安慰了一句,心里也有些疑惑起來。

    “要不我陪你一起過去吧?”

    見此情形,沈幼薇更加擔憂起來。

    逸哥兒平日里只顧著讀書,家中的事情根本就不清楚。

    如今去了祠堂,萬一有個什么事情,他該如何應對??!

    “祠堂不允許女子進入,按照族長的頑固性子,就算你到了那里,恐怕也不會讓你進去的?!?br />
    云逸伸手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安撫了一句,便轉身朝著外面走去。

    云逸來到祠堂的時候,這里果然已經聚集了很多人。

    除了族長云山外,幾名老資歷的族老,也都端坐在祠堂的太師椅上。

    對于這幾位老人出現在這里,云逸一點都不意外。

    畢竟他們幾個都是云氏宗族的老一輩,但凡村里有事情,這些人都會到場助陣的。

    可是帶著管家仆役的周康出現在這里,就讓云逸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來催債的?

    看這架勢也不像??!

    來告狀的?

    那就更不應該了。

    畢竟距離自己拿著柴刀追砍他,已經過去好幾天了。

    而且就算他要告狀,那也應該是去縣衙。

    這跑到云氏宗祠,明顯是沒來對地方嘛!

    “云逸見過族長,見過各位族老?!?br />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想不明白,云逸干脆就不想了。

    只見他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禮后,便起身朝著云山繼續問道:

    “不知族長將晚輩喚到此處,所謂何事???”

    “也沒什么大事兒,聽說你被劉夫子除名了,不知此事是真是假???”

    云山瞇了瞇眼睛,他感覺這云逸,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樣。

    “回族長的話,前段時間家母重病,由于實在拿不出錢來交束脩,所以我就被劉夫子趕出了學堂?!?br />
    聽了云山的話,云逸先是瞥了一眼周康,這才不徐不疾的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照理說,自己被劉夫子除名的事情,雖然沒有刻意保密,但也不會這么快傳到村子里。

    如果所料不錯的話,一定是周康這混蛋在里面煽風點火了。

    “既然你已經不再讀書了,就把家里那幾畝肥田交出來吧!”

    似乎早就料到云逸會如此回答,話音剛落,云山便理所當然的直接交代道。

    “我家的田,為什么要交出去?”

    聽到云山說得理所當然,云逸的語氣不由就冷冽了起來。

    雖然他不是種田的料,但那田怎么說也是自己的家產。

    如今云山張口便讓自己交出家產,這和強搶又有什么區別?

    “當初之所以把那幾畝肥田分到你家,就是因為你是個讀書人,田地肥沃一點,也好多收個三五斗?!?br />
    “如今你已被劉夫子除名,不要說考中秀才,就連童生試都參加不了,你還有何面目再竊據那幾畝好田?”

    云山輕撫胡須,說得那叫一個理所當然。

    “誰說我被劉夫子除了名,就不能再繼續讀書了?”

    云逸語氣冷冽的反問了一句,可眼神卻是盯向了一臉壞笑的周康。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