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18章 怒極反笑

第18章 怒極反笑

    “云逸,事到如今,你還有什么話說?”

    眼見圍觀的村民一個個群情激奮,云山先是朝著眾人壓了壓手,這才一臉鄙夷的朝著云逸詰問道。

    云逸沒想到劉夫子為了掩飾自己的過錯,居然會杜撰出如此惡毒的謊言來。

    剛欲開口辯駁,端坐在一旁的族老卻先開了腔:

    “云逸,作為宗族長輩,我們本不想與你這小輩兒為難?!?br />
    “可是你為了一己私利,居然為村子招來如此禍端?!?br />
    “今日若不對你施以懲戒,旁人還以為我云氏宗族沒了家法!”

    “是??!如今你把十里八鄉的夫子都得罪了,這不等于斷了我們村子進學的希望嘛!”

    “這小子開蒙已有四五年,如今卻連個童生都沒能考過,想來根本就不是讀書的料?!?br />
    “如今云壽也到了開蒙的年紀,依我看,不如把那幾畝肥田交給云壽他爹打理吧!”

    “你們和他費什么話,一個讓村子蒙羞的小輩兒,直接收了他的田產即可,莫非他還能反了天罡不成?”

    ……

    云逸本以為就算這些宗族長輩不待見自己,至少也應該會給自己解釋的機會。

    可如今看來,他們非但不給自己解釋的機會,反而還迫不及待的想要給自己定罪。

    雖說原主那個二貨,把村里的人都得罪的不輕。

    可是作為宗族長輩,不但是非不分,還妄圖借機搶奪自己的田產,這讓云逸不由心寒到了極點。

    其實家里那幾畝田地,云逸原本打算搬出村子的時候,就交還給族里。

    可如今看到這些人的嘴臉,云逸便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云逸的田產,可以是我自己不要,但你們若是想強搶,那就準備撕破臉皮吧!

    當初老娘病重,沈幼薇哭求了整個村子,最終卻沒能借到一文錢。

    后來逼不得已,還是簽下了還不上錢,就賣身抵債的借據,這才找周家借到了二兩銀子。

    如果不是自己恰巧穿越到這里,恐怕沈幼薇那傻丫頭,早已被周康逼迫到以死明志了吧!

    掃了一眼群情激憤的宗親族人,云逸心中不由怒火升騰。

    “敢問各位族老,當初家母病重,幼薇上門求援時,你們可曾想過自己是宗族長輩?”

    “如今我憑著本事摘得懸賞,而你們僅憑外人三言兩語,就斷定我盜用了劉夫子的詩詞,請問這是何道理?”

    “若是這等只會窩里橫的宗親和族老,請恕云逸高攀不起!”

    “云逸,你放肆!”

    云山見族老們被云逸說得面紅耳赤,面色一冷,連忙朝著云逸呵斥道。

    “難道我說錯了嗎?”

    云逸并沒有因為云山的呵斥而退縮,依舊語氣冰冷的繼續說道:

    “你們僅憑外人的一面之詞,就斷定我盜用了劉夫子的詩詞?!?br />
    “你們僅憑周康空口白牙,便欲強行奪了我家的田產?!?br />
    “我倒是想問問各位族老,你們到底是受了賊人的挑唆,還是本來就想借機謀奪那幾畝肥田?”

    自從剛才聽到族老說要把田產交給云壽,云逸便明白,今日這一切,恐怕不過是云山謀奪田產的遮羞布而已。

    既然如此,他索性把這塊遮羞布扯開。

    也好讓云氏宗族的人都看看,所謂的族長和族老,到底是什么樣的一丘之貉。

    云逸一番話說得義正詞嚴中氣十足,頓時惹得周圍一陣議論紛紛。

    “莫非那首《江雪》真的是逸哥兒所作?”

    “該不會真的是周康在誣蔑逸哥兒吧?”

    “若他云逸真有此等水平,何至于到現在還是個白身?”

    “是??!這事兒我看周少爺說的應該是實話,云逸此番說辭,不過是巧言強辯罷了?!?br />
    “你們說族長收回逸哥兒家的田產,該不會真的存了什么私心吧?”

    “這誰知道呢!如果真的給了云壽,那可就不好說了?!?br />
    ……

    “云逸,你休要含血噴人!”

    聽到周圍人的議論,云山的臉色不由一陣紅一陣白。

    他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事情,卻沒想到會鬧到如此地步。

    這云逸什么時候這么能言善辯了!

    其實早在準備給云壽啟蒙時,云山就動了給孫子爭取田產的心思。

    畢竟當初云逸開始讀書時,村里可是給他家分了幾畝肥田的。

    如今自己的孫子要啟蒙,分到的田總不能比云逸的差吧?

    可是他看遍了族里的田產,也沒有找到比云逸家更肥沃的土地了。

    正當他一籌莫展之際,周康卻帶來了云逸被劉夫子退學的消息。

    聽到這個消息,云山當即心中大喜。

    既然你云逸被劉夫子除了名,那豈不是可以收回那幾畝肥田了?

    在了解到云逸居然還是因為盜用了劉夫子的詩詞,這才被劉夫子除名后,云山當即便拜訪了幾位族老。

    此前族老們就對原主那個二貨頗有微詞,只不過念及他是個讀書人,擔心他以后可能會高中,只得眼不見心不煩。

    如今聽說云逸不但被劉夫子除名,更是把十里八鄉的夫子都得罪了個遍,幾位族老自然也就沒了先前的顧忌。

    經過云山一番游說,幾名族老自然也樂得送一個順水人情。

    “既然族長說我含血噴人,那我可得好好問問族長,你口口聲聲說我盜用了劉夫子的詩詞,請問可有證據?”

    云逸明白,所謂自己盜用劉夫子詩詞的傳言,多半是劉夫子為了掩飾自己識人不明,才故意傳出來的。

    至于其他的夫子,想來是因為自己當眾拒絕他們,這才惹得他們惱羞成怒罷了。

    不過此等傳言,除了混淆視聽外,根本就經不起仔細推敲。

    畢竟當初沈幼薇拉著自己去學堂,找劉夫子的時候,他可根本沒有提到自己盜用他詩詞的事情。

    而且當初有那么多人在場,就算劉夫子想要完全封住大家的口,那也是做不到的。

    如今大家之所以愿意相信,如此破綻百出的傳言。

    恐怕更多的還是,對原主那二貨的固有印象在作怪。

    “證據?周少爺的話不就是證據嗎?”

    云山回答的那叫一個理所當然,想來根本沒把云逸剛才的話聽進耳朵。

    “原來族長真的只是憑借周康的一家之言,就斷定我盜用了劉夫子的詩詞??!”

    “既然如此,我說他周康欠了我一百兩銀子,族長是不是也要替我討回來???”

    云逸怒極反笑,也不管面色陰沉的云山,就這么直勾勾的盯向了一旁看熱鬧的周康。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1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