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19章 是非曲直

第19章 是非曲直

    “云逸,你休要空口白牙誣蔑本少爺,本少爺何時欠你銀子了?”

    正在一旁看熱鬧的周康,見云逸把矛頭指向了自己,連忙出言撇清道。

    “哦?既然如此,那我倒是想問問,你又是如何得知,我盜取劉夫子詩詞的呢?”

    云逸面沉如水,語氣冰冷。

    一邊喝問,一邊朝著周康步步逼近。

    這股氣勢,瞬間讓周康想到了被云逸拿著柴刀追砍時的場景。

    那時的云逸滿臉鮮血,狀如瘋魔,宛如從九幽地獄爬出來的惡鬼一般。

    一時間周康竟被嚇得連連后退。

    “我……我是在酒樓聽別人說的……”

    攝于云逸的氣勢,周康眼見退無可退,只得把自己的消息來源說了出來。

    那幾位族老在聽了周康的話后,瞬間面色鐵青的望向了云山。

    而圍觀的人群,在聽了周康的回答后,不由也是一愣,隨即便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我還以為他有證據呢!原來只是道聽途說??!”

    “族長也真是的,就因為一個不知真假的傳言,居然鬧出這么大的陣仗!”

    “無風不起浪,莫非劉夫子還能說謊不成?”

    “我看那傳言未必出自劉夫子之口?!?br />
    ……

    至于云山,此時早已被周康的話震驚的呆立當場。

    周康來找他時,說得那叫一個信誓旦旦。

    他原以為周康手里,肯定有云逸盜用劉夫子詩詞的證據。

    可如今看來,這小子原來只是空口白牙。

    虧自己還如此信任于他。

    豎子害我??!

    云山面色一苦,望向周康的眼神不由也哀怨起來。

    其實這事說來,還真不能把責任全丟給周康。

    自從上次被云逸拎著柴刀嚇尿后,他便把云逸給記恨上了。

    期間,他也不是沒有想過找云逸報復。

    可由于云逸是讀書人,而他周家卻是實實在在的商賈之家。

    在等級森嚴的大周王朝,周家自然不敢把身為讀書人的云逸得罪的太死。

    畢竟當初云逸之所以拿著柴刀追砍周康,也是因為周康打人在先。

    若是云逸去縣衙報官,周康肯定免不了一場牢獄之災。

    所以周家家主周旺財在了解了事情的經過后,一直壓著周康不讓他去報復云逸。

    昨日周康在自家酒樓吃飯時,無意間聽到有人在議論云逸。

    一番打聽之下,這才得知云逸不但被劉夫子除了名,而且把十里八鄉的夫子都得罪了個遍。

    如此一來,豈不是意味著云逸徹底斷絕了繼續讀書的可能?

    一念至此,周康的心思不由便活絡了起來。

    而這次,周旺財也沒有再攔著兒子。

    周康本想著繼續上門催債,可是考慮到云逸剛剛得了五兩賞銀。

    若是想要逼迫沈幼薇就范,那就得先把云逸打落塵埃。

    在經過一番調查后,周康了解到云逸不但有三間破屋,而且手里還有幾畝肥田。

    若是自己逼迫太緊,云逸也是可以賣了田產還債的。

    正當周康一籌莫展之際,他又打聽到族長云山的孫子也到了開蒙的年紀。

    于是周康便把主意打到了云山的身上。

    他先是借著通傳消息和云山搭上了線,隨后又有意無意的提出,會幫他孫子搞定學堂的事情。

    而此時的云山正為那幾畝田地發愁,在聽了周康帶來的消息后,自然欣喜若狂。

    于是便有了逼迫云逸交出田產的戲碼。

    至于云逸盜用劉夫子詩詞的傳言,也只是劉夫子故意傳出來混淆視聽的。

    那日云逸離開學堂后,劉夫子越想越擔心。

    如果他識人不明的事情流傳出去,恐怕他的學堂也就辦到頭了。

    憂心之下,劉夫子便想到了一個計策。

    這幾日他一直對外散播,說云逸在詩會上拔得頭籌的《江雪》,乃是他冬日游江時,偶有所感作出來的。

    這首詩一直放在他的案幾之上,卻不知何時被云逸偷偷看了去。

    由于云逸的人緣很差,再加上有劉夫子冷眼旁觀,學堂里知道真相的學子,自然不敢泄露實情。

    而那幾位爭搶云逸的夫子,由于被當眾駁了面子,也是懷恨在心。

    為了挽回面子,做起落井下石的事情來,自然毫無壓力。

    其中的是非曲直,云逸也懶得去理會。

    此時既然知道周康沒有確鑿的證據,他如果不痛打落水狗,那他也就不是云逸了。

    “如此說來,你承認是在誣蔑我了?”

    云逸雖然在朝著周康說話,可眼神卻已經望向了云山和幾位族老。

    只見他似笑非笑,眼神里滿是戲謔和嘲諷。

    “云逸,就算你是因為交不起束脩被退學的,那也是被夫子退學了?!?br />
    “你一個連學堂都去不起的人,自然也就失去了讀書人的待遇?!?br />
    “我如今按照規矩收回你的田產,也是理所應當?!?br />
    云山沒想到十拿九穩的事情,居然會發展到如此境地。

    不過他畢竟當了這么多年的族長,在稍稍愣神之后,便抓住了事情的關鍵。

    只要他抓住云逸無法再繼續讀書的由頭,就可以理直氣壯的把那幾畝田產收回。

    “誰說我不讀書了?”

    云逸并沒有搭理面色陰沉的云山,反而再次反問道。

    “你連私塾的錢都交不起,如今更是把十里八鄉的夫子都得罪了個遍,你還如何繼續讀書?”

    “我如何讀書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如今距離明年縣試,也就只剩下幾個月的時間,不如我們打個賭如何?”

    云山畢竟是族長,而云逸目前還沒有搬去城里的資本,此時與村里鬧僵其實并非明智之舉。

    如今既然已經弄清楚了是非曲直,云逸也不準備繼續僵持下去了。

    只要再給自己幾個月的時間,到時候還不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

    “如何賭?”

    云山見云逸主動遞出了臺階,當然也不敢再繼續糾纏。

    否則就算他今天能把那幾畝田產收回,恐怕在村子里的威信,也會蕩然無存。

    “明年縣試,若我僥幸通過,那我家的田產,就任憑我處置?!?br />
    “可你若是考不過呢?”

    “那到時不用族長費心,我云逸自會把田契雙手奉上?!?br />
    “君子一言?!?br />
    “快馬一鞭?!?br />
    “如此,那就請族老和各位宗親做個見證吧!”

    “可以?!?br />
    二人商定了賭約的內容,便讓人找來紙筆寫了一份契約。

    云逸和云山各自在契約上簽了字,便把契約交到了族老的手中。

    云山已經認定云逸無法通過縣試,所以也就不再逼迫云逸。

    畢竟如果事情做的太絕,確實會惹人非議。

    而圍觀的人群,見沒了熱鬧看,也開始三三兩兩的各自離去。

    周康見云逸三言兩語便化解了危局,雖然心中不忿,但也不敢繼續停留。

    萬一云山他們回過神來,再來找他周康的麻煩。

    那可真就成了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正當周康悻悻然想要往外走的時候,卻被云逸冰冷的聲音定在了當場。

    “慢著,我讓你走了嗎?!”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1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