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21章 莊周夢蝶

第21章 莊周夢蝶

    “對,開竅?!?br />
    云逸堅定的點了點頭。

    “逸哥兒你的意思是,你最近開竅了?”

    小丫頭先是一臉的不可置信,隨即便被滿臉的欣喜所取代。

    逸哥兒最近的表現,可不就是開了竅嘛!

    以前他講話總是文縐縐的,雖然滿口的之乎者也,可是卻沒有任何條理。

    很多時候,自己完全就聽不懂,可他卻常常以此為榮。

    如今逸哥兒講的話,雖然聽起來依舊有些別扭,不過她卻都能聽得懂了。

    這個變化是什么時候開始的呢?

    嗯……

    好像是從那天被周康他們敲了兩扁擔之后。

    莫非逸哥兒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得竅?

    那……這算不算是因禍得福呢?

    等沈幼薇從胡思亂想中回過神時,卻發現云逸正直勾勾的盯著她的俏臉發呆。

    小丫頭何曾被男子如此目光灼灼的盯著看過,只是一瞬間,臉上的紅霞就飛到了耳邊。

    “呃……我確實是最近才開的竅?!?br />
    見小丫頭面色緋紅的低垂下了腦袋,云逸這才回過神來。

    剛才有那么一瞬間,他差點兒沒能忍住,要上前親吻小丫頭的朱唇。

    不行,堅決不行!

    她還是個孩子,自己一定不能做出此等禽獸不如的事情來。

    云逸在心里不停地默念九九乘法表,指甲也被他狠狠地攥進了手心。

    如此雙管齊下,這才強行把心中的欲念給壓制了下來。

    “逸哥兒,你是在被敲了兩扁擔之后,才突然開竅的嗎?”

    小丫頭雖然害羞,可是說到正事兒,還是強忍著尷尬抬起了頭。

    “嗯……確實是在被敲了兩扁擔之后,這才突然變得思緒通達起來的?!?br />
    聽了沈幼薇的話,云逸的心頭猛地就是一顫。

    雖說這幾日,他已經盡量在模仿原主,但畢竟靈魂已經換了。

    這種事情也許能瞞得過旁人,但沈幼薇畢竟從小和原主一起長大。

    這幾日相處下來,恐怕自己的變化,早已經被小丫頭看在了眼里。

    幸好今日自己靈機一動,想出了開竅這個借口。

    否則這件事情壓在小丫頭的心里,肯定會成為一個心結的。

    “那……逸哥兒,開竅之后,你還是原來那個你嗎?”

    小丫頭紅著臉與云逸對視,大眼睛一眨不眨,可眼底深處卻寫滿了擔憂。

    這話……是什么意思?

    莫非小丫頭已經發現,自己不是原來那個靈魂了?

    那自己要不要主動承認呢?

    如果承認的話,該怎么向她解釋呢?

    告訴她自己是鳩占鵲巢?

    這個解釋,好像不怎么貼切??!

    就說油燈還是那盞油燈,只不過換了一根燈芯?

    可原主的記憶也都還在??!

    一時間,云逸心念急轉。

    不過當他看到小丫頭臉上那一抹擔憂時,他的心頭不由就是一顫。

    這小丫頭從小就被爹娘賣到了窮書生家。

    如今公婆已逝,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可以稱得上親人的,恐怕就剩下窮書生一個了。

    如果自己告訴了她真相,那對這個只有十幾歲的小丫頭來說,是不是有點太過殘忍了?

    既然自己穿越到了這里,并且繼承了原主的身體和記憶。

    那按道理來說,自己應該就是原來那個云逸。

    只不過唯一不同的是,自己的腦海中多了一份現代人的記憶。

    對,自己還是原來那個云逸。

    還是小丫頭心目中的那個逸哥兒。

    莊生曉夢迷蝴蝶。

    自己就是云逸,云逸就是自己。

    沈幼薇當然不知道,云逸此時已經在腦海里研究了一番,莊周夢蝶和蝶夢莊周的哲學問題。

    此時依舊眼巴巴的望著云逸,希望能從他的口中得到肯定的答案。

    “我……當然還是我??!”

    “你忘記了嗎?你剛來家里的時候一直在哭,后來還是我捉了一只蜻蜓送給你,你這才止住了哭泣呢!”

    不知是因為天氣炎熱,還是因為太過心虛。

    不知不覺間,云逸的后背就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他不敢去看沈幼薇的眼睛,只得故作輕松的拿沈幼薇小時候的糗事打趣她。

    “嗯,逸哥兒還是原來的逸哥兒?!?br />
    小丫頭重重的點了點頭,可眼睛里卻又升起了水霧。

    “那天我被敲了兩扁擔后,感覺自己迷迷糊糊的,腦袋像是受到了當頭棒喝一般?!?br />
    “等我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突然就有了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br />
    “自從那天以后,我不但變得耳聰目明,就連記憶力也強化了不少?!?br />
    “不信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背誦一段《論語》?!?br />
    見小丫頭又要落淚,云逸瞬間就慌了神,連忙向她解釋起了自己的變化。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小丫頭眨了眨眼睛,修長的睫毛上瞬間就沾滿了晶瑩的淚珠。

    “那當然了,不然我怎么敢和族長打賭呢?”

    “你就放心好了,明年的縣試我一定可以輕松通過?!?br />
    “到時候咱們就把那幾畝田賣掉,然后搬到城里去?!?br />
    云逸望著楚楚可憐的小丫頭,真情流露的說道。

    “那田……那田可不能賣,逸哥兒你不用管,我可以把田都打理好的?!?br />
    聽到云逸要賣田,沈幼薇瞬間就慌了神。

    對于農民來說,田地就等于是命根子。

    別人手里有了錢,都會想方設法的買田買地。

    可逸哥兒都還沒能考過縣試,就先想著要賣田地了。

    嗯,如此看來,逸哥兒似乎還是原來那個逸哥兒。

    “呃……好,好,好,都聽你的,你說不賣咱就不賣?!?br />
    云逸不知道小丫頭心里的芥蒂已經消除,只得順著小丫頭的意思說道。

    不賣就不賣吧!

    大不了到時候自己把那幾畝田都租出去,只等著收租子就行。

    “逸哥兒……”

    “嗯?”

    “就算……就算你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個你了,我也是很開心的?!?br />
    “胡說什么呢!就是被敲了兩扁擔而已,怎么就不是原來的我了呢!”

    “我只是說如果……”

    “別胡思亂想了,就算我真的變了,那也只是變成熟了。畢竟以前的我,該怎么說呢!嗯,確實有點兒一言難盡??!”

    “噗呲……”

    “這就對了,長這么漂亮,就應該多笑一笑?!?br />
    云逸寵溺的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可心里卻被她剛才那句話給整破防了。

    被小丫頭認可的感覺,似乎還挺不錯!

    既然你如此信任我。

    那此生,我云逸定不負你!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1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