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24章 欺騙感情

第24章 欺騙感情

    “哼!這點熱算什么?”

    “本小姐一定要當著莊爺爺的面,親自揭露那小子的丑惡嘴臉!”

    “此子不但盜用夫子的詩詞,居然還敢放莊爺爺的鴿子,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被叫做青韻姐姐的姑娘,容貌與剛才說話的那位難分伯仲。

    不過眉眼間卻是多了幾分英氣,使整個人看起來有一種英姿颯爽的美感。

    “嘖嘖,堂堂戶部尚書家的千金小姐,京中無數世家權貴眼中的佳偶良配?!?br />
    “若是被他們得知,你韓青韻平日里竟是此等做派,不知道得驚掉多少人的下巴??!”

    看著韓青韻斗志昂揚的模樣,小姑娘頓時忍不住嘖嘖驚嘆,輕笑連連。

    “停!打??!我來臨江縣,可不是聽你莊欣妍取笑我的!”

    “而且我韓青韻,怎么可能會嫁給那些紈绔?”

    見到莊欣妍打趣自己,韓青韻瞬間便把臉板了起來。

    “是是是,青韻姐姐才貌雙絕,那些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紈绔子弟,又怎能入得了你的法眼呢!”

    “只是可憐了四皇子趙崢,放眼整個大周王朝,他也算得上青年才俊了?!?br />
    “無奈苦苦追求你這么多年,竟不能讓你這位大周奇女子高看一眼……”

    莊欣妍輕搖團扇,一臉壞笑地故作惋惜道。

    “你再說!”

    韓青韻惱怒的瞪了她一眼。

    見韓青韻氣急敗壞,莊欣妍瞬間笑得眉眼彎彎。

    “好好好,不提四皇子,咱們聊聊那位作出《江雪》的云公子如何?”

    “一個盜用夫子詩詞的騙子,聊他作甚?”

    聽到莊欣妍提起云逸,韓青韻的臉色瞬間便冷了下來。

    “爺爺都說了,能寫出行草之人,絕不會是那種欺世盜名之輩?!?br />
    看著韓青韻瞬間變臉的模樣,莊欣妍只覺一陣好笑。

    “莊欣妍,你這丫頭簡直無藥可救了!”

    “整日里只知道聽莊爺爺的話,這件事情你難道就沒有自己的判斷嗎?”

    “若那首詩真的是他云逸所作,那他今日為何不敢來府上給莊爺爺送臨帖呢?”

    韓青韻用玉蔥般的手指,輕輕點了點莊欣妍的額頭,擺出一副小丫頭你涉世未深,不要被那小子蒙蔽了的表情。

    “那云公子今日之所以沒有到府上送臨帖,想來應該是被什么事情耽擱了?!?br />
    隨手撥開點在自己腦門兒上的玉指,莊欣妍嘟著嘴巴反駁道。

    “別給那個騙子找借口了!”

    “傳言那小子開蒙已有四五年,可至今依舊只是個白身?!?br />
    “你說《江雪》那種意境深遠的詩詞,是他這種人能夠作得出來的嗎?”

    見莊欣妍居然還在為那個大騙子說好話,韓青韻便又忍不住在她腦門兒上點了起來。

    “哼!當初也不知道是誰,在爺爺書房里看到那幅寒江獨釣圖時,言之鑿鑿的說什么見字如見人?!?br />
    “如今感覺自己被那云公子欺騙了感情,就吵著嚷著非要找上門去?!?br />
    “青韻姐姐,這難道就是話本中所說的愛之深,恨之切嗎?”

    莊欣妍一把推開腦門兒上的玉指,不滿的撇了撇小嘴,一臉壞笑的反唇相譏。

    “你這小丫頭,要死呀!”

    “韓青韻,都說了不要點我腦門兒,我這么笨,想來一定是從小被你點壞了?!?br />
    原本有氣無力的莊欣妍,在被韓青韻點了幾次腦門兒后,瞬間如同一只氣呼呼的小萌虎,張牙舞爪就朝著她撲了過去。

    隨后一陣求饒聲便從車廂里傳了出來,瞬間驚起一樹樹午憩的飛鳥。

    聽到后面馬車上傳來的嬉笑,正在閉目養神的莊靜庵不由一陣搖頭苦笑。

    那日詩會后,縣令劉庚年倒是很有眼色,當場便要把題了詩的寒江獨釣圖贈與莊靜庵。

    見獵心喜之下,莊靜庵倒也并未推辭,一番客套后,便樂呵呵的收了下來。

    拿上寒江獨釣圖,莊靜庵朝著劉庚年揮了揮手,就迫不及待的上了轎子。

    如今行草在手,他急不可耐的想要回家臨摹幾筆。

    走到家門口時,卻碰到戶部尚書韓致遠的女兒韓青韻登門拜訪。

    莊靜庵與韓致遠有師徒之誼,而他的孫女莊欣妍與韓致遠的女兒韓青韻,更是手帕之交。

    兩家人在京城時就相交甚篤,如今莊靜庵告老還鄉,韓青韻前來拜會,倒也在情理之中。

    把韓青韻迎進書房,讓人沏了茶水,又叫來自己的孫女莊欣妍作陪,莊靜庵便迫不及待的拿出畫卷臨摹了起來。

    由于自小被莊靜庵看著長大,韓青韻也是把莊靜庵當成親爺爺看待,所以自然不會有什么拘束。

    莊靜庵臨摹行草的時候,韓青韻便拉著莊欣妍在一旁觀看。

    同樣出身書香門第,韓青韻的學識見識自然不俗。

    乍一看到那幅寒江獨釣圖,便被那種空疏寂寥,寒江孤影的意境所吸引。

    待她看清楚畫卷上的行草時,眼神不由就亮了起來。

    字形俊逸灑脫,字意氣韻綿長。

    從字里行間,她仿佛看到一位白衣書生,正在宣紙上筆走龍蛇,肆意行書。

    再讀那詩,韓青韻只覺這寥寥數十字,簡直堪稱精妙。

    畫為詩來,詩為畫生,兩者相得益彰,宛若天成。

    待莊靜庵臨摹盡興之后,韓青韻自然便打聽起了寒江獨釣圖的由來。

    莊靜庵喜得佳作,心情自然大好,當下便把詩會的情形,向兩個小丫頭講述了一遍。

    作為京城才貌雙絕的奇女子,韓青韻平日里自視甚高。

    那些只會吟誦風花雪月的文人酸腐,自然入不了她的法眼。

    不過在看到云逸所書的《江雪》后,這位傲嬌的奇女子,卻被他深深的折服了。

    特別是云逸這一手行草,竟讓她生出見字如見人的感覺。

    在得知云逸會前來送臨帖后,韓青韻暗暗欣喜了好一陣。

    可還沒等她幻想出與云逸見面時的場景,一道晴天霹靂,便打破了她對云逸的一切幻想。

    據傳,云逸詩會所作的那首《江雪》,乃是出自他的夫子劉秀才。

    初聞這個消息,韓青韻還有幾分不信,想著等云逸上門時,一定要找他詢問清楚。

    可今日她在莊府等了整整一個上午,都不見云逸上門。

    這讓對云逸期望頗高的韓青韻,頓時氣憤到了極點。

    對于云逸盜用劉夫子詩詞的事情,莊靜庵自然是不相信的。

    雖說他與云逸相識的時間并不算長,但云逸那種灑脫的性格和清澈的眼神,卻讓他印象深刻。

    莊靜庵宦海沉浮幾十年,自信看人的眼光肯定不會出錯。

    可是到了約定的時間,云逸卻并未出現,這不由讓莊靜庵開始擔憂起來。

    這幾日他臨摹《江雪》已經小有所成,現在只想盡快找云逸拿到后面的臨帖。

    在看到韓青韻義憤填膺的模樣后,莊靜庵微微一笑,便決定前往桃源村去尋云逸。

    而韓青韻在得知消息后,自然也是滿心歡喜。

    于是也不顧天氣炎熱,拉上莊欣妍,便風風火火的跟著出了門。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022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