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寒門梟士 > 第42章 大有改觀

第42章 大有改觀

    “逸哥兒,小心!”

    危急時刻,云逸突然聽到身后傳來云鵬粗狂的聲音。

    只是聽聲音的位置,似乎距離自己還有好幾步遠。

    來不及了??!

    此時大黑蛇的蛇頭距離云逸已經不足五寸,云逸隱約已經聞到了大黑蛇口中噴出來的惡臭。

    “呼!”

    正當云逸盡力反向抽回棍子時,一道沉悶的破空之聲突然在他耳畔響起。

    隨即他就看到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朝著大黑色的身體撞了過去。

    剎那間,大黑蛇便被那東西擦著身體撞了一下。

    這下撞擊也給了云逸抽回棍子的時間,隨后大黑蛇的蛇頭便被云逸抽回的棍子掃了一下。

    如此機緣巧合之下,云逸這才堪堪躲過了大黑蛇的致命一擊。

    等到大黑蛇被擊落在地,云逸這才看清楚剛才撞向大黑蛇的東西,赫然便是云鵬手中拿著的鋤頭。

    好險!

    不過還沒等云逸喘上一口氣,剛放下的心就又被提了起來。

    只見那條大黑蛇落地后毫不停歇,直接又借勢朝著趙春花和兩個孩子撲去。

    大黑蛇去勢飛快,云鵬根本來不及救援。

    眼見情況危急,云逸身體向前一傾,伸手便抄起了地上的鋤頭。

    只見他腰部發力,大腳猛地往地上一頓,便朝著大黑蛇追了過去。

    云逸腳步飛快,剛上前沒兩步,手中的鋤頭就已經被他高高的舉了起來。

    見大黑蛇朝著自己而來,趙春花這次倒是鎮定了不少,雙手拉起一雙兒女便急速向后退去。

    “砰!”

    鋤頭狠狠的與地面撞擊在了一起,濺起一片塵土。

    待云鵬回神望去,那條兇猛的大黑蛇,此時早已身首異處。

    只剩下斷掉的蛇身,還在地上瘋狂的扭動。

    而那如烙鐵般的蛇頭,卻依舊吐著紅信子向前蜿蜒爬行,只是速度比起剛才已經慢了許多。

    云逸一鋤頭打在地上,卻見黑蛇依舊在向前爬行,還以為自己剛才沒有打中,心中頓時焦急萬分。

    眼見黑蛇的蛇頭已經逼近了趙春花母子,云逸此時不敢有半分猶豫,再次奮力舉起鋤頭,狠狠朝著黑蛇打了過去。

    又是一陣泥土飛濺,鋤頭直接被震飛了出去。

    盡力了!

    云逸大口喘著粗氣,抬頭朝著大黑蛇望去,就看到那條大黑蛇已經只剩下七寸不到,此時正吐著紅信子在地上不停扭動。

    “都……都站遠點,小心蛇頭有毒?!?br />
    云逸雙手撐著膝蓋,身上的儒衫早已經被汗水徹底打濕。

    直到此時,云鵬的爹娘才相互攙扶著沖到了近前。

    當他們看到地上仍在瘋狂扭動的蛇身時,渾身的雞皮疙瘩瞬間就起來一片。

    “你怎么樣?孩子有沒有事兒?”

    云鵬的老娘最先反應過來,也不管目瞪口呆的老伴兒,連忙上前拉著趙春花詢問起來。

    望著近在咫尺的蛇頭,趙春花整個人都在止不住的顫抖。

    她吃力的把兩個孩子推給婆婆,這才顫著聲音說道:

    “沒……沒事兒?!?br />
    “是逸哥兒救了我們……”

    遠處聽到動靜的村民,此時也三三兩兩的圍了過來。

    當他們聽到這條大黑蛇居然是被云逸打死的時候,一個個全都目瞪口呆的望向了喘著粗氣的云逸。

    以前這個連走路都會喘的窮書生,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兇猛了?

    云鵬的老娘把兩個孩子拉到懷里,仔細檢查了一遍。

    在確認兩個孩子身上都沒有傷口之后,這才長長松了一口氣。

    不過當她看到孩子鞋面上沾著的泥巴時,卻又忍不住埋怨起來。

    “哎呦,這是在哪里沾了這么多泥巴???”

    嘴里說著,隨手就扯了一把青草,把那些泥都扒拉了下來。

    只是還沒扒拉幾下,她就發現了異樣。

    兩個孩子鞋面上的泥巴都很軟,而且里面還有黏液。

    云鵬的老娘只看了一眼,就明白那條大黑蛇為什么要攻擊這兩個孩子了。

    “你們這兩個倒霉孩子,怎么能去踩蛇蛋呢?”

    “難怪大黑蛇要報復你們呦!”

    說著還一臉后怕的朝著蛇頭看了一眼。

    小女孩此時還在后怕之中,對于奶奶的話,根本就沒有任何反應。

    倒是那個小男孩應該比較調皮一些,雖然心中也害怕,但還是仰著頭朝著奶奶辯解道:

    “那些蛋本來就在土坑邊,我們是玩的時候不小心踩到的?!?br />
    “凈胡說,蛇怎么會把蛋下到土坑邊呢!”

    云鵬的老娘朝著孫子身上拍了一巴掌,拉上兒媳婦便朝著家里走去。

    一邊走還一邊念叨著要給孩子喝點熱水壓壓驚云云。

    “那個……逸哥兒,剛才太感謝你了?!?br />
    見老婆孩子都沒事兒,云鵬這才一臉訕訕的朝著云逸鞠躬道謝。

    “你這混小子,你堂弟救了你家婆娘和崽子,你道個謝有什么好扭捏的?”

    見兒子這副模樣,云鵬的老子直接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

    其實剛才好幾次,他都想要上前向云逸道謝。

    只是由于以前他并不怎么待見云逸,再加上他是長輩,所以一時間才沒能抹開面子。

    此時見兒子主動上前道謝,他心里不由松了一口氣。

    “鵬哥,堂叔,咱們都是一家人,你說這話就見外了?!?br />
    云逸無所謂的擺了擺手,轉身走向了還在扭動的蛇身。

    由于沒了蛇頭,蛇身此時也漸漸失去了力氣。

    云逸伸手把蛇身抓在手中,那蛇身便依著他的手臂盤了起來。

    這么大一條蛇,怎么說也有好幾斤肉,可不能白白浪費了。

    雖然不知道這條大黑蛇是不是毒蛇,不過蛇身卻不會有毒。

    “堂叔、鵬哥,要是沒什么事兒我就先回去了,幼薇還在家里等著呢!”

    云逸朝著云鵬二人打了聲招呼,便越過人群向著家的方向走去。

    “爹,逸哥兒看起來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望著云逸挺拔的背影,云鵬撓了撓腦袋,疑惑的看向了同樣有些出神的老爹。

    聽了兒子的話,云鵬他爹吧嗒了兩下嘴,也是一臉認同的附和道:

    “嗯,和以前確實有些不太一樣了,不過更像我那個死去的堂弟了?!?br />
    此時圍觀的村民見云逸這個正主已經離開,便開始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

    “這么大一條蛇,逸哥兒他一個讀書人就不怕有毒嗎?”

    “你都說了他是讀書人,應該認得這蛇有沒有毒吧?”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發現,逸哥兒最近像是變了個人一樣,也不再說那些子曰爹曰的酸話了?!?br />
    “誰說不是呢!自從他老娘去世后,確實穩重了不少,不然他們那個家遲早是要敗在他的手上?!?br />
    “說到底,他還只是個沒了爹娘的可憐孩子,以后咱們就留點口德吧!”

    ……

    村民們一陣七嘴八舌的討論后,便三三兩兩的各自散去了。

    只是云逸并不知道,因為這件事兒,他在村民心目中的形象,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觀。

    這年代的村民還是很講究因果報應的。

    因此那條大黑蛇的蛇頭,也被云鵬珍而重之的埋了起來。

    說到底,今天也是因為他的兒女損壞蛇蛋在先,這條大黑蛇才會暴起傷人。

    只是不論云鵬還是他老爹,在把蛇頭埋了之后,心中的那份不安卻并沒有減少半分。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hanmenxiaoshi1/3248643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