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嬌柔世子的逃跑指南 > 第十章 青檸的疑惑

第十章 青檸的疑惑

    “等等?!?br />
    林舒回頭。

    陌桑輕咳一聲,打開扇子掩面:“我騙你的?!?br />
    眼睛一亮,我騙你就等于他不喜歡剛才那個小白臉,等于他不喜歡男的。

    臉色秒變:“公子,我就知道你......”

    “但是,我也不喜歡你,我堂堂安寧侯府嫡世子,萬千寵愛于一身,未來的妻子自然也得是門當戶對,溫柔賢淑,美貌傾城的女子,當然,若是美不過我也是不行的,不僅如此還得富可敵國,只有達到這些條件的人,才有資格考慮成為的妻子?!?br />
    陌桑仰著頭,微光撒下落在他的半張臉上,英挺的鼻梁上薄下厚的紅唇涂抹著一層淡淡的口脂,微挑的眼尾尾角上著一條淺淺的紅線,膚白的臉上連絨毛都染上美感。

    這都城之中,他陌桑獨占美字第一,財富單是安寧侯府就無人能比,還沒算上自己的小金庫呢,誰能比他美,誰能富國他。

    除非是皇家國戚才能勉強與他的財富相媲美,美貌嘛,還真沒人比得過他。

    成陽王府

    婉院

    青檸安安靜靜的站在夫人身旁,端茶倒水,眼神小心翼翼的輕瞥一眼坐在角落,觀摩自己臉蛋的林舒,長發散落在地上。

    鏡子中的人兒,五官精致皮膚狀態卻不好,使得整個人的美貌降了很多,要是好好護理,絕對是個美麗的人。

    林舒一臉悲痛,像是受了什么大委屈一般。

    林悅婉偷偷喝著茶水,一主一仆看著沉浸在悲痛神色里的林舒,相互對視一眼搖搖頭。

    換了林舒的藥后,林悅婉的氣色日漸變好,臉上少了病態,多了生氣,身子也比以前好了許多,現在出門走走也不再兩三不步就喘氣。

    幾日不見,林舒原本才恢復幾分光澤的膚色又回歸初見時的模樣,到了查看完林悅婉的身體狀況后,就開始對著鏡子苦惱嘆氣。

    “哎,阿姐?!绷质嫖溃骸拔页髥??”

    聽了這話,林悅婉含在嘴里的茶水直接噴了出來,臉上掛著驚訝,青檸臉上也是如此,不過主仆二人想的并一樣。

    林悅婉一直都覺得林舒是空有美貌而不自知的人,青檸則是覺得,這林小姐憂郁大半天竟然只是為了這個。

    林悅婉神情認真道:“不丑,阿舒是這世間的最美的女子?!?br />
    “可是他說我不是?!绷质婵鄲赖碾p手托著臉腮子。

    “他?”

    “對,他是日后要成為我相公的人?!?br />
    相公?青檸不解,她雖然知道相公什么意思,但是她們南國的人多喜歡稱之為夫君,只有璟國的人喜歡稱相公。

    林舒在提起那人時眼睛都在放光:“他是我在世間見過最好看的男子?!?br />
    “最好看的男子?”青檸笑道:“不會是安寧侯府的世子爺吧?!?br />
    安寧候府世子殿下,是公認的的最好看的人。

    “安寧侯府?不知?!绷质娴?。

    她就說嘛,安寧侯府的嫡世子可不是誰都能肖想的。

    “不過他叫陌桑?!?br />
    林悅婉手中的茶杯不穩,青檸直接長大了嘴巴。

    這陌桑不就是安寧侯府的世子嗎!

    “哎,只是,他說他喜歡美貌的女子?!?br />
    “阿姐,這都城中美貌的女子很多嗎?”林舒撩起耳邊得秀發問道。

    “要說美貌呀,必定是皇宮得三公主洛華珠殿下最美?!鼻鄼幍?。

    “不過都城中女子無數,好看的各有特點,咳咳,阿舒咱們不如看看其他人?”

    林悅婉補充,看著神態平靜的林舒,心中不安,她這妹妹聰明絕世,根據她對林舒的了解,她肯定在謀劃著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哦,是皇女啊,這就有點麻煩了,不過問題也不大?!?br />
    青檸聽得云里霧里,什么麻煩?什么問題不大?

    只見林舒莞爾一笑,單純的面孔中透露著無知與膽大妄為:“既然我不好看,那只要把比我好看得人殺了,我就是最好看的了?!?br />
    林悅婉一聽,手中的茶杯跌落道地上。

    果然,阿舒的腦回路非同凡響。

    青檸也是被她的話嚇得愣在原地,這人竟然無知到如此不知天高地厚,她這樣遲早會害了夫人的。

    “阿舒,這話不能亂說?!卑欀碱^,低聲勸告。

    青檸在一旁不滿的努努嘴,她是真沒想到林舒敢想這么做么多,肖想世子就算了,都城中誰不喜歡世子,這皇家也敢動。青檸只當是這不要命的林小姐沒見過世面,口無遮攔。

    她卻沒想到,這林舒不僅敢想,還敢做,雖然沒殺人,但也狠狠的鬧騰了一番。

    始作俑者沒心沒肺的笑笑:“阿姐,放心,我有分寸,不過,阿姐怎么還是這么膽小?!?br />
    低頭去撿地上的碎茶杯,一不小心被劃了個小口子,鮮紅的血液涌出。

    林悅婉看著傷口一驚。

    “嘖,我去處理一下傷口?!?br />
    “好?!?br />
    林舒回到房間,低頭一看自己的手,上面殘留著血跡,擦拭血跡露出白嫩的皮膚,一個小口子也沒有,面色淡然拿著細小的紗布纏繞。

    “林姨我讓你做的衣服可做好了?!遍T外傳來少女的嬌喊聲,林舒推開門見一個明媚的少女站在院子里,身上穿著紅衣,美貌霸氣,走進了院中。

    青檸看到來人臉上的表情不是很好看,看起來不是很喜歡這位無禮的訪客。

    “三小姐?!?br />
    吳月茹皺眉:“怎么是你這丫頭,林姨呢?”

    她也不喜歡這個小侍女。

    青檸雖然不喜歡這個三小姐每次一來,就是讓她家夫人做衣服,當作是繡娘,但是人家是主,她是仆,低著頭:“夫人再屋內?!?br />
    “切,這還用你說?!狈藗€白眼,走進屋。

    “三小姐,你衣服?!绷謵偼襁f過衣服,吳月茹見到她,臉上表情一怔,眼前的人面色紅潤,哪還有之前那副病怏怏的樣子,不過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眼前的衣服所吸引。

    粉紅色的衣裙上,用銀色的絲線繡著栩栩如生的百花圖,模樣好看。

    吳月茹看著呈上來的衣服,滿心歡喜:“林姨,你這手藝還真不錯?!?br />
    “小姐喜歡就好?!?br />
    ”哼,“吳月茹哼了一聲,拿著衣服走人,出門時正巧遇到處理好口,回來的林舒,身上穿著以前她最喜歡的那套落日橙色衣服,當初自己使了好多手段都沒到手,如今見它穿在別人身上。自然一眼就知道這人是誰。

    穿衣很好看,可當看到臉時,吳月茹一愣,皮膚暗沉,臉色蒼白,眼睛下掛著黑眼圈,臉上長著幾個痘痘,冷笑:“哼,原來就長這個樣子,真是浪費了好看的衣服?!?br />
    林舒瞥了一眼離開的背影,摸摸自己的臉,果然是沒以前好看了呀。

    若有所思,看來得想法子,做點養膚霜了。

    還沒走進門就見青檸一臉不高興得從屋內走出來。

    “青檸,剛剛那人是誰?”

    “還能是誰,自然是府中得天獨厚不講禮數,王爺唯一的嫡小姐?!?br />
    青檸的話酸不溜秋,實在不像她平時那副細心謹慎的樣子,看起來是真的非常討厭那個人。

    “一個花燈會也要跑來讓夫人做衣服,每次還趾高氣昂的樣子給誰看呢?!鼻鄼幰荒槻粣?,雙頰被她氣鼓鼓的。

    仗著自己是嫡小姐就蠻不講理,好幾次還從夫人這里順走了好東西。

    可偏偏夫人自己還不在意!

    “好啦,青檸,三小姐人本性不壞,人也挺好的?!绷质婢従徸叱鰜?,笑道。

    “花燈會?那是什么?”

    林舒很是好奇,一個花燈會就要單獨做一件衣裳,什么節日值得這般重視?

    “是南國一個十分盛大的節日之一,白天人們會到道觀祈福,仆算姻緣財運,夜晚吟詩喝酒,放花燈,祝愿與心愛的人長長久久?!?br />
    變相來說,就是給各個青年靚女提供一個交流,互相認識的機會,要是看上了,父母同意,就定下婚約。

    有人為了能在這節日里一展風采,背后花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只為在這短短的時間里吸引心悅之人的注意。

    與心愛的人長長久久!

    林舒眸子一亮,神情十分認真:“我也要參加?!?br />
    林悅婉拍手:“正好,我這有件衣服很適合你參加花燈會?!?br />
    眼眸中含著笑意,模樣溫潤。

    “我呀,很早之前就想著等你來都城參加燈會,就穿上這件衣服?!?br />
    青檸一聽,就知道夫人說的衣裳是那一套青地白羽衣,但是她記得那不是五年前的事了嗎,那時她就見夫人做了衣裳,那個時候林舒小姐才多大呀,不對,夫人來南國十幾年了。

    而林舒小姐看著也就十六七歲的樣子,夫人是怎么知道林舒小姐的尺寸的!

    一開始就覺得奇怪了,那件青衣白裙也是,現在穿在身上的那件衣服也是,衣服不大不小,剛好合身。

    而且夫人還不止做了一件,每一件的尺寸大小都一模一樣,就算林舒小姐和夫人失散時,林舒小姐長大了,可是身材不可能十幾年從未改變吧。

    如果失散的時候林舒小姐還是小娃娃......

    難道。

    青檸甩甩頭,肯定是巧合。

    怎么可能會有人數十年如一日,不發生任何變化啊。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jiaoroushizidetaopaozhinan/3265601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