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嬌柔世子的逃跑指南 > 第二十一章“風骨”道士的金錢觀

第二十一章“風骨”道士的金錢觀

    “你個乞丐還會算命?”

    路人嗤笑,蹲下身子,攤開手掌,有道是白撿的便宜哪有丟的道理,白占白不占,反正他才算過命,也不過是想多聽幾句奉承夫人話罷了,“那你看看,我自己之前可是算出大富大貴的命?!?br />
    “放心我可是清道觀的觀主,自然不可能辱沒它的名聲,”乞丐摸著自己臟臟的胡子,一臉傲嬌,低頭端詳著路人的手掌心,剛開始表情輕松,而后轉為嚴肅。

    “清道觀,那是什么,沒聽過?!甭啡说攘税胩煲矝]聽見他說話,有些不耐煩:“你倒是看出了什么,快點說,我還要上賭坊贏錢呢,”

    乞丐瞅了路人一眼,“你門庭發黑,有血光之災,金光晦暗,今日會破大財,而且你品行不端,背著你大哥欺辱你嫂子,害她墜井而亡?!?br />
    乞丐自顧自地說著,全然沒發現眼前的路人臉色變了,可乞丐似乎還意猶未盡,繼續說道:“這是她頭七的日子,你可得小心,不然沒命,目前你最好去衙門自首還有一線生機?!?br />
    “瑪德,你這臭乞丐亂說什么!”路人慌張轉驚為怒:“老子好心好意照顧你生意,你竟然想陷害我?!?br />
    大口的呼著氣,這那里來的乞丐竟然知道的這么清楚,就連他大哥都不曾懷疑到他身上。懷著怒火踹了幾腳,還想撿回自己的錢跑了,發現周圍的目光注意過來,連忙甩下錢跑了,生怕聽到別人的議論。

    乞丐拍拍身上的灰,嘆氣:“哎,這人素質真差,我好心好意為他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他竟然踹我?!?br />
    頭頂的光芒被影子籠罩,乞丐抬頭,見到一位美麗跌入凡間的仙子,這小姑娘簡直比那個臭小子看著舒服多了,只是為何受了了傷。

    手臂上沾著鮮血,周圍的人卻跟沒看見一樣,其實是因為林舒收斂了自己身上的氣息,只要她不主動暴露,人們的視線就不會停留在她身上。

    “老家伙,給?!迸勇曇羟宕嗳缌?,一只白嫩的掌心上放著些碎銀子:“你我也算有緣,這個送給你了?!?br />
    葛老頭回過神來,一臉笑意,這可是送上門的財神啊,得留?。骸靶」媚?,來來來,老頭子的實力百里挑一,只要你想知道的老頭子我一定直言?!?br />
    還是好看的小姑娘看著最好了,比小子好看。

    林舒看著老頭子,目光閃爍,這個人的身上有幾分她師傅的影子,如此直言不諱得性格,見錢眼開的金錢觀,不過這天底下誰喜歡自己的丑事被暴露出來,他這般也不怕招來禍事,遲早得給自己招來禍事。

    目光落到遠去的路人身上,這個乞丐也算有點本事,短短數眼就看出那個人的問題,她也很好奇,這小老頭能不能看出她的一二。

    這世間還只有她師傅看出她的命數。

    伸出手攤在葛老頭面前,老頭子眉毛擰成一根繩,他看著手上的掌紋,脈絡清晰,可是就看不出這背后的意義,特別是這條生命線,太奇怪了,嘴里喃喃道:“奇怪,姑娘,你這生命線怎么延綿不止?!?br />
    這就像小姑娘的生命永無止盡一樣,這世間怎么會出下面這種手相。

    林舒聽后挑眉,收回自己的手,面色淡然淺笑:“人生老病死,怎么可能延綿不止,小老頭怎么這么愛開玩笑?!?br />
    “我見你實力仆卦實力不錯,注意一下說話方式,也不至于落到這般境地,告辭了?!睌[擺手,踱步離開。

    葛老頭這時反應過來,原來這個看起來小巧的姑娘竟是同道之人,真是后生可畏啊。

    也釋然剛剛看到的奇怪手相,同為道上人士,為了不讓同行看出自己的命數,一般情況下會選擇掩藏自己的真實手相,即便是面相也會使用法術迷惑對方。

    看著偌大的都城,這個地方真是來了一些非同凡響的人啊。

    看了一眼眼前的醉茶館,尤其是這個地方。

    撿起地上的破碗,緩緩離開。

    出來這么久,都沒抓到許良,反而自己弄了一身血跡,看著身上的衣服,不想要了。

    回到許家,老伯站在門前,看見林舒一身血跡,目光明顯一愣,但是想到小師傅那奇怪的體制,也就不慌了,淡定的走到人面前。

    “小師傅,你讓我處理的病患已經好了?!苯袢招煾党鲩T前就交代自己在她出門兩個時辰后,動身去許家,有病患,等他到后見到人結結實實被那個婦人嚇了一跳。

    這是糟了多大的罪,才變成這副皮包骨的樣子。

    “嗯,我們進去吧?!碧_走進許家,來到院子里,這屋里的死氣還沒有完全散去,踏入房間,見到那嬌弱的女子跪在地上。

    許佳凝跪在母親床前哽咽,為了不吵醒床上的人,捂著嘴避免自己發出聲音,雙肩微微顫抖,一名男鬼站在她的一旁想要安慰她,卻無法觸碰,看著床上躺著的人眼里全是擔憂。

    肩上重量一沉,許佳凝抬頭見到回來的林舒,目光落到她沾著血跡的衣裳上。

    “你......”

    “我沒事,倒是你,怎么樣?”林舒意有所指。

    “我、我不明白?!痹S佳凝垂著頭。

    十年前父親出門歸來后性子大變,母親得了失心瘋口不擇言被軟禁,后來父親又因為懈怠官職被貶,自己被父親隨手許配給了世家做妾,今日,父親失蹤,母親昏迷,而自己從林舒口中得知父親早已死亡。

    這讓她如何相信,一切毫無理頭。

    “那就等你母親醒后再說吧,她或許知道的更多?!?br />
    林舒不再做解釋,盆栽自己給她找的事情就讓它自己解決吧。

    陸西裊睡在夢中,身體化作一個透明的靈體,她看見,自己處理完事務的夫君獨自乘著馬車,半路上救了個人,沒想到那人與夫君模樣有些相似,馬車焦急的趕路,夫君駕著馬車,卻沒注意到身后自己救上來的那個人正惡狠狠的盯著他的后背。

    “夫君,快躲開?!标懳餮U扯著喉嚨大喊,但是許良卻毫無動作,溫和的笑著,驅使著馬車與身后的人交談,直到一把利刃穿透自己的胸膛,他才反應過來。

    卻被人一腳踹下馬車,人還沒死透,被那個恩將仇報的人砸斷了手骨,最后一擊落在臉上。

    “誰讓你活的比我好,明明我們長得那么像,你卻當官做人,而我做狗舔人,只要把你殺人,老板就能幫我成為你!”

    陸西裊猛然睜開眼睛,額頭上冒出冷汗,環視一周,目光落在自己的女兒身上,以及一個看起來與自己女兒差不多大的少女。

    “醒了?!鄙倥曇羟謇洌骸翱磥砟阋呀浿喇敵醢l生了什么?!?br />
    “你?!标懳餮U聲音沙啞,嗓子疼痛,許佳凝連忙端來溫水,輕柔的喂下去。

    “多謝大師,趕走了那個賊人?!睆埼餮U聲音沙啞,低沉,艱難的發出聲音。

    老伯進來提醒:“夫人今日還是少說話比較好,您的嗓子原先就被毒啞了,幸好傷的不嚴重,還能治愈?!?br />
    “什么?!”許佳凝瞪大了眼眸,她從不知道自己的母親嗓子竟然被人毒啞了,這府中有誰敢這么做,許佳凝驚出一身冷汗,若是真的有人,那、那只能是——

    房間內的氣氛突然低沉,“那、真正的父親呢?”

    “死了?!鄙倥曇羟謇?,毫不猶豫:“他就在這里,有什么事情就睡吧,我會替你們轉達他的意思?!?br />
    許佳凝一聽,頭皮發麻。

    “能不能,讓他等等我?!标懳餮U沙啞的聲音吐出幾個不清晰的詞,林舒看向一旁的許良,許良眼里含著淚水,點點頭;“讓她好好活著,我等她?!?br />
    “你還能活很久,好好生活,他會在另一頭,”話音一頓:“等著你?!?br />
    林舒雙手環胸,表情不悅,等毛線,她的香煙不是錢啊。

    因為這個許良鬼,吃的有點多。

    許多年后,陸西裊為丈夫正名,拿出自己收集多年的證據揭穿假許良的面目,為女兒退婚重新追求幸福,看著女兒美滿的后半生,安詳的閉上了眼睛,來到奈何橋,橋頭站著她心心念念的人,那人穿著長衫,正如剛赴都城那時,精神洋溢,書生卷氣。

    那衣服是老伯特意為這個苦命人燒的,買衣服的錢嘛,當然是找小師傅借的。

    “小師傅,他們下半生會安然幸福一生嗎?”

    “會吧,反正我會幸福就就夠了?!?br />
    時運樓。

    煙香裊裊,窗邊的盆栽迎著夕陽,鬼一鬼二圍繞在盆栽反復觀看,卻不敢上手,因為那個壞女人說過要是敢碰這盆東西,就把他們靈魂撕了。

    “大哥,你覺不覺得這東西有點眼熟啊,”鬼二咬著手指頭,不確定的問道。

    鬼一上瞅瞅,下看看,總覺得眼熟,和那個什么老板房間里的畫很像,可是這一盆只是要死不活的枯枝,那個可是開著美麗的純色白花的圖,哪能一樣。

    可是這怎么看怎么奇怪,這盆栽怎么覺得怪怪的。

    鬼一大膽的伸手想去觸碰它。

    一道金色的符箓飛過,將他打出窗外。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jiaoroushizidetaopaozhinan/3265602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