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年年有禮 > 第四章

第四章

    4.

    手機彈出一條微信。

    【顧:請對我的服務做出評價,滿意請按1,不滿意請按2】

    【風吹年年:TD】

    然后我就收到一條語音消息。

    我試探性點開。

    “所以岑年年小姐是對我服務不滿意嗎?”

    酥酥麻麻的,要命。

    我耳根一紅。

    卸個妝而已,他怎么可以說的這么曖昧!

    我按滅手機沒有回他,過了幾秒鐘,他又發來語音消息。

    【顧:女孩子的臉太寶貴了,我卸了一個小時】

    【顧:菲菲剛才罵了我一個小時】

    隔著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委屈巴巴。

    我沒忍住笑出聲來,問菲菲:“你罵了你哥一個小時?”

    菲菲涂腳趾甲的動作一頓,滿眼不可置信,“顧斯禮這個狗比還告狀了?他居然還敢告狀?就他會告狀嗎?”

    我來不及阻止,菲菲已經撥通了菲菲媽媽的電話,噼里啪啦好一頓輸出。

    【風吹年年:你保重吧】

    【顧:?】

    我深感自己闖了大禍,一個字不敢多提,甚至早早關機睡覺。

    直到第二天早晨起床,看到了他昨晚十一點發的消息。

    【顧:岑年年你睡了嗎?我睡不著了,我媽罵了我兩個小時?!?br />
    要不然做點什么彌補一下?

    門鈴響了,顧斯禮拎著早餐進來了。

    菲菲眼疾手快塞了個包子給我,然后動作麻利地拆包裝盒。

    唔,小籠包有點好吃。

    等吃完這頓再說吧。

    ……

    五一假期我胖了五斤,這真不能怪我,只能怪顧斯禮這個哥哥太稱職。

    他對菲菲也太好了吧,陪吃陪喝陪玩,甚至連我這個借住的閨蜜也照顧到了。

    不但蹭住還蹭吃,我一開始還會不好意思,后來臉皮厚了就無所謂了。

    顧斯禮去洗手間了,菲菲端著碗坐我旁邊來。

    “年年,我哥怎么樣?”

    “巨好!”我豎了個大拇指,“我也想要這樣的哥哥?!?br />
    菲菲翻了個白眼,“你少來,那是我哥。你最多只能要個這樣的男朋友?!?br />
    “咳咳?!?br />
    我嗆了一下,咳得驚天動地,斜后方伸出一只手來拍了拍我的背。

    手里被塞進一瓶剛擰蓋的山楂汁,我趕忙喝了幾口,這才緩過來。

    雖然菲菲是罪魁禍首,但她認錯態度良好,我決定原諒她。

    “謝了姐妹?!?br />
    菲菲幽怨的聲音從對面傳來,“不客氣,反正我一點忙沒幫上?!?br />
    我:“?”

    “你什么時候跑對面去了?”

    我一扭頭,正對上顧斯禮英俊的臉龐,他遞來一張紙巾。

    菲菲氣呼呼,“我也想知道為什么會被某人一把扯到對面去了。明明是我的閨蜜,我卻連她一根手指頭都碰不得,你說是吧,哥?”

    顧斯禮掩飾性的輕咳一聲,“這不是,你占了我的位置嘛?!?br />
    我慢半拍地反應過來,顧斯禮他好像……真的對我有意思。

    “你才看出來他對你有意思?”

    這天的行程是去游樂園,顧斯禮去買奶茶,我跟菲菲在原地等他。

    菲菲冷笑一聲,“這個狗比就快把對你有企圖心這幾個字寫在臉上了!”

    “不至于吧?!蔽页÷曊f,“他嘴那么毒,之前懟我那叫一個狠?!?br />
    菲菲老神在在,“姐妹你天真了,嘴毒是這個狗比的本性,而且,你沒發現他最近收斂很多嗎?”

    有嗎?好像是有一點。

    “等會我幫你試一下?”

    我握住她的手,“姐妹,還得是你??!”

    菲菲到底是背叛了她的承諾,背叛了我們這么多年的姐妹情!

    顧斯禮拎著奶茶回來,冷不丁開口,“菲菲,我剛才好像看到你大學同學了?!?br />
    隔老遠有個又高又瘦的男孩子在招手,隱約有種帥哥的氣質。

    菲菲哼了一聲,“我們師范學校,出了名的尼姑庵?!?br />
    顧斯禮:“那可能我記錯了,他是我的學弟,剛來這,你要不做個向導?”

    我插了句嘴,“既然是你的學弟,不應該你帶他去玩嗎?干嘛找菲菲?!?br />
    話音剛落,顧斯禮和菲菲一同轉頭看我。

    譴責的神情如出一轍,不愧是親兄妹。

    菲菲扭回頭據理力爭,“我要陪我姐妹,我沒空!”

    “不,你有空?!?br />
    顧斯禮在手機屏幕上點了幾下,下一秒,菲菲的手機響了一下。

    好像——是支付寶到賬的聲音?

    “現在有空了嗎?”

    菲菲看了一眼手機,眉開眼笑。

    “有空有空!”

    意識到我在看她,菲菲趕忙收起笑容,露出個難過的表情。

    “真是不好意思,歲歲,你跟我哥好好玩吧,我要去找我同學了!”

    你們兄妹倆真當我是瞎子,當我面搞這種py交易!

    顧斯禮湊到我耳邊悄悄說,“我學弟咳,菲菲同學185單身有腹肌長得帥?!?br />
    我閉了閉眼睛,拽著他轉身就走。

    她不仁我不能不義,為了姐妹的幸福,忍了。

    顧斯禮小聲,“我187,單身,也有腹肌,長得也還可以。你——”

    我羞紅了臉,跳起來捂住他的嘴,“你別說話了!”

    他乖乖點頭,有種年下的奶狗氣質,真要命。

    路過周邊店我挑了頂粉粉嫩嫩的兔耳帽子,趁他不注意給他戴上。

    他十分抗拒,我攔住他往下摘的手,“不要摘,你戴著非常好看,更帥了!”

    顧斯禮將信將疑,“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都心動了?!?br />
    不只是我,我看好多女生偷偷掏手機拍照。

    我付了錢拉著他趕緊跑,生怕晚一秒他就變成掉進盤絲洞的唐僧。

    于是顧斯禮聽話的帶了一路,我沒忍住一直在玩他的兔子耳朵。

    他看著我笑,表情無奈又縱容,我甚至看出一點點寵溺的味道。

    ……

    鬼屋對我來說實在沒有什么挑戰性。

    我從小膽子就大。

    可能男人至死是少年吧。

    顧斯禮對這個項目有很大執念。

    我前男友也是,明明怕得要死卻還要帶我來鬼屋。

    我還要裝作瑟瑟發抖縮在前男友的懷里,這輩子演技全用這上面了。

    不過顧斯禮跟我那個全身上下只有嘴最硬的前男友不一樣,他一點不害怕。

    綠幽幽的燈光照在人臉上,倒有幾分瘆人的意味。

    前面有對小情侶把我和顧斯禮沖散了,只剩我跟鬼屋NPC大眼瞪小眼。

    氣氛烘托到這了。

    看得出NPC是想認真工作的,只不過她剛舉起手就被我“啪”打掉。

    她歪頭思考了一下,從破破爛爛的道具服里掏出一樣東西。

    “來點?”

    是一管血漿。

    上道!

    顧斯禮好像真的被我嚇到了。

    擱誰被人從身后拍肩膀,一轉頭對上披頭散發的女鬼能不害怕?

    綠幽幽的光源下,顧斯禮瞳孔放大,退后了一步,兔耳帽一顫一顫地跳動。

    下一秒,他伸出了手。

    啊啊啊啊,他要打人嗎?

    哦,好像不是。

    他捧起我的臉,一點一點擦掉我涂在臉上的血漿,動作虔誠而認真。

    幽暗腐朽的破舊教室里,我聽見自己的心砰砰狂跳。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niannianyouli/324078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