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在末世開民宿 > 第二章 春日務農

第二章 春日務農

    童子沒有再出現。除了腦海里時不時會冒出的縮小版宅院,在提醒她,這些都是真實的。她看著小童消失的地方悵然若失。

    月光下,她灑下的菜籽吸附著泥土,浸泡在濕漉漉的水汽里,努力地向上生長,而整株移栽的槐樹,已經扎下根來,適應的極好。

    池塘里的魚苗縮在水草里,偶爾一個泡泡冒出水面,五只小雞仔依偎在一起,厚厚的曬過的干草搭的窩里,干凈又溫暖。

    月華傾下,一絲絲極細的光華與植物之間連接,她睜大眼睛看了又看,試著用意念觸碰細絲,一陣微小涼意進入體內,腦海里一片清明。這……莫非就是,靈氣?

    早晨起來后,身體輕盈,她明白,昨晚吸收的細絲一定是個好東西。

    今天的陽光倒是很好,她目光轉向自己的庭院,庭院里的土要翻一下了,春天到了,等土肥好后,就要下種子了,該策劃一下,該種些什么。

    她心里盤算著,陽光好的地方就種山芋,母親說過,山竽渾身都是寶,藤子葉子可以做菜,根更不用說,就是山芋,可以烤著吃,煮著吃,還能儲存,想想烘山芋的香,就覺得口舌生津。

    院子邊角是個池塘,岸上可以種幾棵槐樹,等槐花長出來后烙槐花餅吃。

    池塘里放養些小魚苗,另外雞舍里的雞要買起來了。還有靠近觀雨亭的地方要不要養些紫藤花,讓它攀在亭子上,春天的時候盛開如云般地紫,煞是養眼。

    另外再種植一些葡萄、小青菜、小番茄、茄子、再種些土豆。

    還有外墻邊要種上荊棘,多少起點防御作用。

    她一邊規劃一邊拿出紙筆來準備記錄下來,腦子里卻轟地一下,整個房子的立體圖再次出現在腦海里,這次的圖像更加的清晰,她規劃的每一個地方都顯示在其中。

    房子按照她的意念在轉換相應地位置,她想圖上的起居室里會不會看到自己的樣子,想法剛一生出,就看到起居室的樣子已經出現在眼前,包括起居室里的自己。

    她睜大著眼睛,看向在腦海里的女子,那女子睜大眼睛也看向自己,她跟自己對視,明知道這是自己,仍覺得有些怪異。

    心念再次一動,她把目光看向龍骨山,這時腦海里的房子的立體圖消失了,再想起房子時,圖再次出現。實驗了好幾次,都是如此。

    腦海里憑空出現的立體圖與現實中她的宅院是一模一樣,兩者之間一定有關聯。

    童子說過他是守護獸,但是他分明是個人類的模樣。這也是因為靈氣的緣故嗎?

    樓里的很多東西都是老宅里淘出來的,具體這些物件當時放在老宅的哪個位置,大多數已經無法考證了。

    但是聽爺爺奶奶說過,這龍骨山下的房子年代久遠,似乎談家人從一開始過來定居時,就著大山里找到的材料建造而成,每一代人都會修繕一番,長久以來也沒人考證這房子的歷史。

    若不是泥石流事件,這房子保養得當,還能繼續傳承下去。

    龍骨山一帶有溪水,雨季的時候還會形成小型的瀑布,山上植被茂盛,泥石流沒有摧毀小村的時候,古色古香的建筑也是一大亮點,往年來寫生的學生也很多。

    她站在庭院里,看著嶄新的房子,二樓的起居室有四間,主臥的那間肯定自己用,其余三間可以等自己規劃好了經營方向,再找個平臺掛到網上去。

    她打電話詢問村長買農產品的事情,村長見她買的東西不多但是品種多,自告奮勇幫她買好,莊戶人家,這時節本來就要準備采辦,幫她也是順手的事情。約定了五天后到村長家去取。

    貓貓小視頻平臺,她是up主,以前都是發一些出差在外地時尋覓的地方小吃,粉絲不多,寥寥23個人,也一直沒增加過,但也沒減少,應該算是鐵粉。只是愛好,也沒打算從中賺錢。

    在施工的這段時間里,小視頻一直沒有更新過,她打開一看,還好,23個人都還在,私信收到幾個,都是詢問她怎么不更新了。

    她在首頁公布了她要開民宿的事情,還把民宿與龍骨山的照片放了上去。

    這會兒,她架起相機,準備拍自己的農家生活。

    到野地里挖荊棘,挖了五顆就已經累得不行,很久沒做農活了,這個身體需要適應。

    附近有田地,大村的有對中年夫妻正在清理田壟,老遠就看到她在折騰,女人好奇過來看她在干嘛,一看她在挖荊棘就笑了。

    “炎丫頭,你挖這干嘛,又不能吃又不能燒火的!”心里卻在暗自嘀咕,這大城市讀書給讀傻了,回到沒人要的小村就算了,還折騰這玩意兒。

    “黃嬸子,你跟大壯叔在耕田呢?!”談秋顏禮貌地問了一句。

    他們也是小村遷過去的,放棄了這里的宅基地,田地還在小村地界。

    “可不,不耕田能干啥,炎丫頭,你這屋這么大,一個人住害怕不?”黃嬸子抬頭看了看不遠處她的宅子??礃幼狱S嬸子也是第一次看到蓋好的房子。

    “我打算做民宿,大一點,客人才能住的下?!闭勄镱仠赝竦亟忉?。

    “那掙的錢多嗎?”黃嬸子心里想了一個人,自家的侄子,在鎮上務工,低不成高不就的,先看看她這民宿搞不搞得好再說。

    “這真不好說,不過養活我應該沒問題?!闭勄镱佭呎f手里繼續用力。黃嬸子還想聊,她男人喊了她一聲,她只好揮揮手繼續清理田壟了。

    談秋顏推著裝修師傅丟下來的兩輪推車,將荊棘運送到院子里。腦海里的圖多出了幾個荊棘,她看著腦海里的荊棘,再盯著地面上的,突然有了個想法。

    用意念將腦海里的荊棘擺放到圍墻下方的位置,她閉著眼睛,盯著腦海里的畫面,荊棘一個個給挪動到位。

    她睜開眼睛,腳下的荊棘不見了。她的心撲通撲通跳的激烈。她捂著快要蹦出來的心臟,快步走到圍墻旁,剛剛才采摘過來的荊棘正整整齊齊地種在她設定地位置。

    她閉上眼睛在腦海里調整栽種的高度,再次睜開眼,果然分毫不差。剛栽的樹苗需要喝飽水,如果有控水術,那以后種莊稼豈不是方便很多。

    想法剛一出現,腦海里就多了一個控水術的口訣,她跟著念了一遍,似乎能感受到空氣中的水汽,片刻功夫手里出現了一滴水,一直到了下午,才集了一碗水。

    沉溺于口訣時還不覺得,一停下來,渾身疲累。

    這是收集空氣中的水,如果拿現成的水呢?忍著疲累帶來的倦意,她關上院門。

    閉上眼睛望向自己腦海里的圖,院子里的水桶隨著她的意念被移到荊棘的地方,一桶桶水澆下去。

    動用腦海里宅院的物件,就絲毫不覺得累了。

    所以,她剛剛的控水訣是需要靈氣來支配,因而會消耗靈氣,靈氣不夠的時候人就會覺得累。

    而在腦海里的宅院對應著現實中的宅院,里面所有的物件,動用或移動是沒感覺的,如臂使指。

    她摸著自己已經快抬不起來的手臂,傻傻地笑著,挪動著自己疲累的身軀往樓上挪,走到一半突發奇想,如果移動自己呢?

    她閉上眼睛,腦海里的自己也是閉著眼睛,這種奇怪的視角,她嘴角上揚,腦海里的自己也同步上揚,回到床上去,她用意念指揮自己移動。

    片刻后,她躺在床上,傻乎乎地對著空氣大笑起來?;盍?5年,這絕對是奇跡,她真的“嗖“的一下就到了床上。

    笑聲停了下來,她摸了摸自己的枕頭,疲累如山般壓了下來,瞬間入睡。

    睡到天快黑的談秋顏被饑餓給叫醒。摸了摸空空的肚子,她起身下樓。

    生活用品集聚在一樓,一間庫房專門放這些物資,畢竟離城里遠,怕麻煩她一次性備了很多,米面糧油肉類制品等等。

    冰箱選的是當時店里最大的一款,一個人用綽綽有余了。還有一個備用的冰柜,將來營業的時候有用。

    晚飯是簡單的一人食,之前拿出來解好凍的牛肉切薄片,取出冰箱里從大村里買的嫩豆腐、一個雞蛋、一份烏冬面,洗干凈小青菜,切了半根胡蘿卜。

    相機調好角度。

    鍋里放入壽喜燒汁再適量加水,水燒開時咕嚕咕嚕地聲音做了特效,水開后,陸續放入準備好的食材,一個春日里的壽喜燒一人食就搞定了。她先吃了一口,發出滿意地嘆息。

    接著異想天開,用意念控制相機的走位,竟然絲滑到毫無難處,這么說以后只要在宅院里拍的視頻她一個人就是個團隊?

    吃好飯暖好身子,疲倦感也一掃而空。將編輯好的視頻發送。伸了個懶腰,她決定把院子里的土翻一遍。

    打開院子里的燈,換上雨靴扛了鋤頭,她先從向陽的圍墻那里開始翻土,還好前幾天下了雨,地上的土還算是松軟。

    她把土壤翻好,翻好的田壟一道道地在院子里整齊地排列開來,直到手開始握不住鋤頭了,她才停止。并不是她不愿意動用意念,她單純就是想勞動了。

    看這院子里的土地,剩下的就用意念來完成。

    等全部完工后,在院子里的水槽前洗了手,脫下雨靴換上居家鞋,把工具也沖洗了一番。

    這番勞作下來,已經月上中天了,她心情愉快。

    回房間洗好澡,她走進書房,打開燈,溫暖的燈火,灑在她的書架上,再傾落到自己身上,初春還寒的天氣里,這樣的一室暖黃,讓她心情舒暢不已。

    閉著眼睛,從腦海里的宅院里吸收淺薄地靈氣,一直到空中不再有月華傾落地絲線為止。

    拿起一本書,坐在案前,倒上一杯清水,聽著戶外春蟲呢喃,放下所有的愁緒,她細致地一頁頁緩慢翻看著,在書里的世界,忘卻人間愁苦。

    到第五天的時候,院子里的土已經全部整理好,翻好的土經過太陽暴曬就可以施肥了,剛施了肥,空氣里還隱約留有肥料的發酵氣味。

    到村長家靠走路的話要近一個小時。沿途她還拍了好些素材。還好她小時候上學的時候也是全靠雙腳步行,習慣了。

    遇到幾個村民都是對她開民宿表示疑惑,誰家城里不呆回村里??!況且當年她還是村里的高考明星。

    他們的概念是在城里當高級知識分子多好啊,回村子開民宿,跟土地打交道,這不傻嘛。

    談秋顏解釋了幾句,幾個村民似懂非懂。

    她想,反正以后他們就會明白了,也不多說,繼續往前走。

    村長的女兒,豐小玲今天也在家,圓圓的臉,笑的時候分外地喜慶,她們是小學同學,關系一直不錯。豐小玲摸摸她的手。

    “秋顏,怎么幾天不見,你皮膚好了很多!”之前她忙裝修的事情,上火,皮膚暗沉。的確這些天下來,皮膚又開始白皙透亮。

    她自己的底子也好,她像她母親,母親沒結婚前就是這一帶出了名的美女,父親一族的人圓臉居多。但是她是標準的瓜子臉,加上氣質溫婉,跟豐小玲站在一起,更顯得身材嬌小,臉部輪廓精致、眉眼秀美。

    村長領她去看備好地物資,一群小雞仔里面選了五只母的余下的村長家也要養、一大桶參合好的魚苗、她要的種子村長給她分類別包好。

    豐小玲平時在豐山鎮上教書,今天特意過來等談秋顏的,兩個人許久沒見,說不完的話題。等東西都弄好后,她也要回鎮子上了。

    跟談秋顏依依不舍地告別后,她央著自己的哥哥送談秋顏回家。

    豐俊生比她們大三歲,身量魁梧,樂呵呵地開著農用三輪把她跟物資一起送回去。

    她住的地方離大村與鎮子上都太遠,她打算入手一個電瓶車,偶爾想買什么出行也比較方便,步行雖然也可以,但是耗時太久了,買車的事情直接委托給豐俊生了,他在鎮子上熟人多。

    槐樹沒買,豐俊生直接把荒野里野生的槐樹給她挖了兩顆,幫她種在池塘邊。

    等送走豐俊生,她就風風火火地大干起來。

    腦海里的圖與意念結合,已經用的非常熟練,播種、澆水,池塘倒入魚苗,安頓好小雞,到了下午全部搞定。

    等睜開眼睛才發覺她沉溺于意念,已經餓得前胸貼后背了,中午熬得小米粥早就跳到了保溫模式,她盛了一碗,配上村長家送的咸鴨蛋,香的不行,連續兩碗下肚這才覺得周身舒服了。

    現在腦海里她想到的幾個口訣都已經記下來了,跟控水訣一樣,都需要靈氣才能驅動,靈氣不夠,只能先記熟口訣。

    控水訣、靈雨訣、控火訣、凈化訣,這四個口訣。背到后面,已經可以倒背如流了。

    春風拂面,隱約傳來野外的花香,只要有土地、水、陽光,植物就能茂密生長,有耕耘就會給你收獲。

    而談秋顏,一定會實現她的愿望,她要她的民宿是獨一無二。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wozaimoshikaiminsu/3241542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