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在末世開民宿 > 第五章 暴動的鹿

第五章 暴動的鹿

    夜色正濃,談小軍習慣熬夜倒是沒什么,談家水跟陳金枝已經上眼皮打下眼皮了,談小軍看著他們等著等著就睡著的樣子,也沒叫醒他們。

    自己到門口把家里的助動車推了出來。

    好不容易開到了談秋顏家附近,等藏好助動車,已經凍得手腳冰涼。取出車子上的繩子,他熟練地拋到墻頭,拉了拉牢固程度,覺得沒問題,這才手腳并用往上爬。

    談秋顏睡得并不安穩,腦海里宅院在晃動,她墓地睜開眼睛,看向它。

    談小軍的已經走到了臥室門口,她呼地一下子坐了起來。該死,這個談小軍真的是壞到家了。

    門沒鎖死,一推就開,她先是看到他手里的尖刀,跟著看到他的臉。

    他是真的想自己死。談秋顏的心里一下子恐懼了起來。她跳下床,想推開窗,往下跳。

    談小軍到了她身后,身手拽住了她。

    冰涼地尖刀頂著她的后腰,她絕望起來。

    “談秋顏,從小我就討厭你,你知道嗎?”談小軍冷漠地聲音從身后傳出來。

    “你不就是會讀書嘛!很拽嗎?”尖刀又往前遞了少許,談秋顏覺得腰間要滲出血來了。

    半響,果然,血從腰間滑落,談小軍在吃吃地笑:“等你死了,你的東西就是我的?!?br />
    不!談秋顏不甘心,腦海里的宅院突然又跳動了一下,似乎在感受宿主的情緒波動,突然一段口訣浮現在她眼前。

    荊棘捆綁術:宅院有效范圍內的荊棘均可召喚,可以對敵人進行捆綁或傳送??谠E如下……

    她盯著腦海宅院里圍墻邊自己親手種的其中一株比較大的荊棘,默念起咒語。

    荊棘飛舞著枝條,根部抽離,從地面升到了半空,腦海里她清晰地看到談小軍在她身后的嘴臉,片刻功夫,荊棘穿過走道,在談小軍身后將所有的枝條都舉了起來。

    談小軍似乎要把多年的怨恨都說出來,手里的尖刀停在那里半天沒動。

    “疾!”最后一個字,她念了出來,荊棘迅速地捆住談小軍,將他裹在里面。尖刀“哐當”一聲落地。談小軍的慘叫聲傳了出來。

    談秋顏緩緩轉過身,又念了一段移字訣,荊棘直接飛到空中,越過圍墻,將談小軍丟在地上,地上的談小軍衣衫襤褸,裸露在外的肌膚都是細小的傷口,有血滲了出來,并不致命。

    “鬼??!”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又看了看高高的圍墻,慌不擇路的跑了起來。

    夜晚的山路很是寂靜。

    談小軍跑到藏助動車的地方,騎著助動車還沒出小村地界,路上遇到了一只鹿。

    夜色里,鹿靜靜地站在山路中央,剛被嚇破膽的談小軍心里一緊。

    還沒等他考慮好,鹿突然奔了起來,沖到助動車前向他撞去。

    他一個漂移,躲過了,左手卻被鹿張開的口給一口咬下去,閃躲地快,沒有咬實,依然痛的他打了個哆嗦。

    也不管身后,加大電門就往前沖。終于在天亮之前趕到了家。家里一陣兵荒馬亂,沒多久,談小軍就被包括成一個粽子,陳金蓮心疼地直哭,看來這段時間是沒空再去找談秋顏的麻煩了。

    談秋顏趕走了堂弟,后面的事情她并不知道,腰上的傷口不深,噴了百多邦后,簡單包扎了一下。睡意全無。

    附近的山上突然傳來狼嚎。她心中一驚,看向龍骨山。

    龍骨山在月光下幽深恐怖,狼嚎猶如在耳邊。心里有種莫名不踏實的感覺。

    她低下頭看向跌落在地上的刀。

    拿起電話準備報警,按了第一個鍵,又猶豫了起來,奶奶臨終前的囑咐浮現在眼前:“丫頭,咱談家就你弟弟一個獨苗,你比他有出息,將來啊,你要多顧著他一點……”

    爺爺奶奶重男輕女的思想是改不過來了。但是他們對待自己也很寵溺,最困難的那幾年有了好東西總是偷偷地留給自己。

    她撿起地上的尖刀,收好,嘆了口氣,這是最后一次,算是回報老人家的養育之恩。如果還有下一次,絕對不姑息。

    之前精神高度緊張還不覺得,眼下一松懈,就覺得身體一陣疲軟。之前的荊棘術的使用使體內儲存的靈氣被消耗了近一半。

    談秋顏干脆不睡了,不管動靜頗大的龍骨山,自顧自地坐在陽臺上,按照啟靈決的要求打坐。細小的靈絲稀少,一點點累積,進入她的身體。

    一直到太陽升起,這才放下盤起的雙腿。一夜沒睡,也沒覺得精神變差。反而神采奕奕。

    在貓貓小視頻上申請了直播許可,并將直播室取名【隱世小山村里的民宿】申請的直播時間為一天三次。

    申請好了之后,她在原來的視頻號里面發了直播間的鏈接。從明天開始就正式直播了。

    昨天的村長介紹的客人說是下午到,她今天就做個簡單的舒芙蕾黑巧卷,等他們到了,剛好可以當下午茶。

    配料很簡單,黑巧、雞蛋、糖、淡奶油、可可粉。

    打開視頻,她先拍了窗外的風景,鏡頭再轉回室內,干凈寬敞地廚房工作臺上,幾種配料整整齊齊地擺放著,她拿出工具,邊說邊做,心里漸漸地安靜下來。

    下午二點鐘的時候,大村來了一輛越野車,村長的遠房親戚到了。

    何英雄22歲,1米75的身高,手指修長白皙,正搭在車窗外,扭過頭跟村長對話。

    秦春花樣子嬌小,長直發,嬌滴滴地樣子,坐在副駕駛。

    沒一會兒,談秋顏就開著小粉紅過來了。她取下頭盔,露出臉來。

    看起來開車的男生有點累,沒多聊,告別了村長,她帶路,他們開著車跟在后面。

    秦春花的臉色有點怪,沒想到民宿的老板是個這么年輕的女人,樣子還好看,特別是皮膚,簡直吹彈可破,讓她的心里起了警惕。

    車停在院子的門口。一下車,何英雄就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這里的空氣格外地香甜,似乎長途駕駛的疲倦也減少了幾分。

    登記好入住信息,房間不貴,200元一晚,包吃。

    何英雄選了靠南的臥室,秦春花在他的隔壁,房間里放了早晨剛采摘地鮮花,寬大的玻璃窗,有陽光照進來,落在潔白地床單上,室內布置的很簡潔,有種禁欲風,他腦子里想到了這個詞。

    秦春花原以為窮鄉僻壤地地方能有什么好的住宿,大大的行李箱里還特意多放了一條被單。一打開自己選中的房間,頓時覺得東西白帶了。

    房間里有陽光的味道,身在大都市久了,這樣的環境讓他們心情一振,生出了想探究一番的心思。

    一樓大廳里,談秋顏在煮咖啡,摩卡壺的咖啡燒開了,溢出到壺里,空氣中的咖啡香頓時飄滿整個房間。

    循著香味,何英雄先下了樓。

    “何先生,來點下午茶吧?”談秋顏招呼了一下。雖然是營業中,但是談秋顏本身就是個疏離的性子,溫婉地打聲招呼就夠了,熱情是絕對談不上的。

    隨后跟下來的秦春花呼叫了一聲:“哇,好香??!”

    “要加糖或者奶嗎?”談秋顏笑著問。

    “加奶不用加糖!”何英雄看著穿著簡單家居服的老板娘,突然有些臉紅?!芭?,謝謝!”他又補了一句。

    “我跟他一樣!”秦春花看了他一眼,又轉向年輕地有點過份的老板娘。

    牛奶打出細泡后分別倒入各自的咖啡杯里,拉花成一片樹葉的形狀。

    “哇,好漂亮!”秦春花到底是個年輕的女生,迅速地拿起手機拍起來。

    談秋顏轉身從冰箱里將上午做好的蛋糕拿了出來,在案板上切成3等份,取出兩份,遞給他們。

    “舒芙蕾黑巧蛋糕,配咖啡?!彼⑿χ榻B。

    “還有,晚上想吃些什么?我提前準備起來?”她接著問。

    秦春花忙著擺盤拍照,又把廳里的一束花取了出來,放在盤子的旁邊,重新配了個圖。

    “簡單點吧,面條就好了,先適應一下水土?!焙斡⑿劭粗碌氐案庋柿艘幌驴谒卮鸬?。

    “好?!彼约阂踩×艘粔K蛋糕,窩在單人沙發上,一口咖啡一口蛋糕地享用起來。

    “哇,入口即化!”耳邊傳來女生的驚嘆聲。

    “這要是在我們學??Х鹊曩u,最起碼30塊!”她轉頭跟何英雄說。

    “學校里做的沒這個好吃!”何英雄又挖了一勺,評價道。

    “老板,你這個賣多少錢呀?”秦春花扭頭問談秋顏。

    “包吃,不另外算錢?!闭勄镱伔畔驴Х缺?,和顏悅色地回道。

    “那你要虧死了,我特別能吃!”秦春花知道何英雄喜歡不做作的女生,所以總是要顯示她的直來直去的性格。

    不過,也是因為她這點做的好,何英雄看她比較順眼,連這次外出寫生也同意結伴。

    “哦,對了,我在貓貓小視頻里面會有一日三餐的直播,你們要是介意入鏡的話,跟我說一下,我會注意規避?!焙每吹呐习逦⑿χ粗?。

    她的臉頰有兩個酒窩,微笑時就會露出來,冷清地臉上多了些甜美。

    “我沒問題,秦同學,你呢?”他側著臉問她。

    “沒問題,拍的好看一點??!”秦春花甚至有些暗喜,跟何英雄在一起出游的事情可以名正言順地出現在直播小視頻里那才好呢!

    回頭錄一份,發給同學。做實這件事情。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wozaimoshikaiminsu/3241542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