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在末世開民宿 > 第十五章 小組成員

第十五章 小組成員

    豐山村大村里,豐村長的老臉都皺在了一起,他家還好,有花房,蔬菜什么沒問題,就是剛種下不久的水稻田要遭殃了,還有村子里其他的農戶受災的面積不等。

    這冰雹不是特別的密集,村子里有些幸運地農戶躲過一劫,但大部分還是遭災了,等天氣好了,他要帶領工作人員去統計受災面積,再報給政府。

    他等雨停了,給談秋顏打了個電話:“丫頭,你上次拿的秧苗種了?”

    “豐伯伯,一拿回來就種了!”

    “唉,一會兒你到田里看看,把受災面積報給我,多少也能拿點補貼!”

    談秋顏的心里涌上一絲暖流:“我看過了,我家的田沒砸中!”

    “你這丫頭,運氣逆天??!有事情一定不要瞞著伯伯??!哈哈哈哈!”豐村長舒了一口氣,聽到話筒里談秋顏的應承,這才放心地掛了電話。

    豐山鎮新鎮,除了地下管道排水不暢,引起積水外,倒也算平安。

    老鎮的下水道還是古時候的設計,平時倒也沒什么,但是對于這種暴雨加冰雹的襲擊,就幾乎無抵抗力。

    有些人的屋頂漏雨了,還有些巷子里已經可以劃船。

    附近有些農戶住在低洼地帶的,只能一家老小帶著值錢的東西往鎮子上過渡。

    鎮子上志愿者跟鎮領導們一起,雨一停就開始了救治工作。各種工具都用了起來,有木盆運送物資,還有水桶運送孩子的,五花八門。

    鎮小學的地勢最高,于是承擔了安全島的作用。

    沒多久,學校的操場上就放了大大小小的物資,有條件的就蓋上了防雨布。一些受了災的農民與鎮子上的住戶就暫時居住在教室里。

    學校操場的樹下,還系了幾頭牛。

    豐小玲也是志愿者,她跟她哥豐俊生都已經忙了半天了,豐俊生在鎮子上開種子公司,暴雨看著不對勁的時候就已經把貨物都碼到了貨架的最上面,放不下的就等雨停了,轉移到豐小玲的學校。

    等到了妹妹的學校,才發現這里亂成一團,忙加入,幫著妹妹和一群老師去管理秩序。

    一些農戶與鎮民之間不和諧,為了搶占地方,互相吵鬧,打架的也有,校領導嗓子都喊啞了。

    一直到派出所的警察趕過來,秩序才好起來。

    孫主任一行五個人,加上護送他們的武警一共十個人,都暫時住在醫院的招待所里,幾個人心急如焚,但是也沒有辦法,只能等水位退去。

    孫主任的小組里,醫療系除了他之外還有兩個人,分別是章宇跟彥寧,章宇38歲,外貌清瘦,頭發總是很凌亂,有學者氣質。

    彥寧小組里唯一的女性,35歲,長發,體態苗條,面容清秀,他們兩個都是心腦外科專家。

    另外兩個是51歲的左向陽,八字眉,小眼睛,是研究病毒的專家。另一個是34歲的陳曉冬,體格健美,面容俊朗,是左向陽的學生。

    武警這次也是五個人,領頭的是甘勇,28歲,魁梧,長方臉,很嚴肅,他作為武警小隊的隊長不僅槍械、格斗厲害,同時也是個責任心很強的人。

    另外四名手下,都是年輕的新兵蛋子。不過能參加這次任務,身手都很了得。

    這次除了帶了槍械、籠子等工具外,還帶了麻醉劑,車子開了三輛軍用大吉普,車上有太陽能裝置。野外作業該準備的都備齊了。

    幾個人碰了頭,保險起見,還是明天一早再走。

    剩下的時間反正也空,五個專家小組又去了一次病房。

    談小軍此刻的樣子已經完全變了,人還是這個人,肌肉再次發育,變得很結實,但是頭部的樣子變得很猙獰,頭發凌亂地堆在一起,臉部凹陷,眼睛上似乎蒙著一層膜。

    經過測試,他對聲音很敏感,但是幾乎覺察不到光線,同時嗅覺增加。不懂人類的語言,如果說他們也有語言,那就是,嘶吼。

    咬合力增加,嗜血。

    心跳完全停止,所以他的身體機能靠什么來維持?為了防止他暴起傷人,他是被綁在床上的。

    他的耳朵豎了起來,似乎聽到了他們一行人在靠近,齜著牙齒,發出嘶吼。他的犬牙得到了第二次發育,齜牙的時候,比正常人長一半左右,牙齒尖銳。

    他的身體里已經沒有血液了,心臟停止了以后,血管里就漸漸充滿了之前傷口處流動的那種液體,抽取出來后化驗,發現除了活性變了更強之外,并無太大區別。

    孫主任眉頭緊鎖,作為帶隊的專家組組長,他希望這種莫名的病毒可以早點揭開面紗。

    目前這種病毒并不會通過呼吸傳播,而是靠接觸。但是保守起見,幾個人還是全身穿戴防護服才走進病房。

    醫學界的幾個泰斗,在世界各地收集到的訊息就是,這種癥狀的病人最早在熱帶存在,只不過,誰也沒料到,它突然間就在全世界的范圍內爆發了。

    最初就是熱帶的大雨導致的疾病擴散,對于暴雨,他一直很警覺,特別是有病例的地區。

    他們查看過談小軍的情況后,又趕到隔壁病房,那是他的母親陳金枝的病房。

    她還在昏迷中,心跳監控上顯示,心跳已經接近20次/分鐘了。幾個人的表情都很沉重。

    沒有什么是當一個醫生看到病人卻束手無策更令人難過的了。

    抽了血液,她的血液已經開始變淡。這過程不可逆。

    陳曉冬負責每天的數據收集??粗絹碓綁牡默F狀,也是心如貓撓,恨不得立即出發去疾病的源頭查清楚真相。

    另外幾個被隔離的人,精神狀態不太好。

    特別是談家水,他的兒子與老婆都被帶走了,具體情況是保密的,他心里隱隱有最壞的預感,卻不敢承認。他還不知道,談小軍是夜里偷偷去談秋顏民宿搞事后,才被鹿咬傷的。

    談小軍也是面子問題,只說了路上摔了一跤,還被一頭鹿的牙齒給擦到手背。所以談家水跟醫生說起兒子傷口也只說了鹿的部分。

    這反而保護了談秋顏?,F在談小軍已經不能算是人了,語言都喪失了,更加不會說出來了。

    醫院隔離的幾個人,伙食安排的都特別好,營養搭配,就是每天需要驗血。

    時間是七天,沒問題,就會放回家。通過外省與國外的病例,七天就是安全期。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wozaimoshikaiminsu/32415960.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