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我在末世開民宿 > 第二十章 變成孤島

第二十章 變成孤島

    打開電腦繼續看各地的新聞。這些新聞都像是突然之間冒出來一樣,也許幾天前就有了,只是自己沒有關注。

    再聯想到小白說的山里不太平,那么動物間也開始發病了嗎?還是說動物間早就開始有了,只是它們在大山深處、遠離人群,才一直沒被發現。

    “?!笨鞠淅锏碾u好了,她戴上防燙手套將烤雞取出來。

    一轉身就看到小白已經搬了自己的小板凳坐好了。頓時哭笑不得,旦旦年紀小實在撐不住,在窩里睡著了。

    她把它的實木椅搬過來,將雞肉切成四份,空間里放了三份,留了一份給它。

    狐貍果然個個都愛吃雞。

    1/4肥美的雞,吃的連骨頭都沒剩下。

    她看著小白蹲下來跟他叮囑:“我院子里養了5只蘆花雞,你可不許傷害它們,等以后給你吃雞蛋!”

    “唧唧,知道了!”

    她又說了一遍確定它是真的明白了,這才放下心來。

    那五只蘆花雞可是她的寶貝,將來的雞蛋供應就靠它們了。

    收拾好臺面,她看向小白:“小白,你選個地方休息吧?!?br />
    小白徑直走到旦旦的窩前,往地上一趴,裂開嘴:“唧唧。這里!”

    “那好,晚安,不能欺負妹妹,知道嗎?”

    “唧唧,唧唧,知道,晚安!”

    上了樓,看了會窗外,那三個客人還沒有回來的跡象。

    她洗漱完畢,坐在床上,繼續修煉啟靈決。

    修煉到一半,一個軟乎乎地小東西爬到了她的大腿上,找了個舒適的姿勢又睡著了,是旦旦,她好笑地捏捏它的圓臉。

    門沒關,小白護送它到了門口,很有禮貌沒有進來,直接在門口趴下,亮晶晶的眼睛看著她,這舉動很有哥哥的派頭。

    談秋顏笑著給它伸了個大拇指,雖然它不懂這個意思,總歸是好的,于是安心地把眼睛閉上,繼續入睡。

    一直到清晨,雨水終于小了,戶外的狂風也停了下來。

    她到雞舍看了看,磚房到底是結實的,幾乎沒有任何損傷。

    喂飽了雞仔,一轉身小白跟旦旦都跟著來了。小雞也不認生,好奇地打量著它們。

    “小白,你昨天答應我的!不可以傷害它們,知道嗎?”談秋顏再重申了一遍。

    似乎是錯覺,小白的臉上充滿了看智障的表情。它扭過頭去,用嘴拱翻了旦旦的小身板。

    “喵~”小家伙毫不含糊一個巴掌就撓了過去。

    談秋顏“……”

    在院子里兜了一圈,發現沒有什么異樣之后,她回廚房準備早餐。

    卻發現網絡信號斷了,手機也無法撥打,是昨晚的大風掛倒了信號塔嗎?看來直播是做不了了,錄播吧。

    煎了六個蛋,四塊培根,四塊面包,自己整了芥末蛋黃醬。

    分給旦旦兩個蛋,它喜滋滋地守著飯盆子吃去了。

    給小白整了雞蛋培根三明治。自己也同樣如此,不過多加了芥末蛋黃醬。

    咖啡煮好裝杯。

    鏡頭里:“小白,跟大家打聲招呼!”

    “唧唧,別打擾我吃飯?!?br />
    “旦旦,過來打聲招呼!”

    “喵~來了!”

    果然還是小姑娘又聽話又可愛,停止錄像后,她伸手抱起旦旦,親了一口再放到地上。

    撐著一把雨傘,往外走去。

    自己民宿周圍已經是一片狼藉,刮倒的樹比比皆是,通往大村的路也堵住了。將自家門口清理了一番后,她轉身上樓,站在陽臺上往外望。

    她的視力極好,她一直擔心的是山洪暴發會沖垮大村,大村靠近鎮子應該風險不大,果然那邊的看不到蔓延地洪水。

    但是靠近山脈這一帶完全是另一種場景。

    倒塌的樹,被山洪沖下來的泥石流,蜿蜒地山路已經毫無蹤跡。

    這么看來,這座山與自己這間民宿就成了孤島。

    三個客人是離開這里了,還是被困在某處?她有些苦惱,客人定了五天的住宿,也交了五天的房款。

    但是留手機號碼時,對方不肯,自己也沒強求,如今連信號都沒有了,更加是聯系不到了。

    希望他們一切平安吧。

    此刻,豐山鎮,首先是從小學開始,因為暫時被借用為收容所,所以學生都是在家自習。

    學校里住下的都是附近糟了水災的居民與村民。

    先是一樓的教室里發生了打架事件,兩個不同村子的村民因為拼桌子事件發生了沖突,被打的一方因為老婆發燒心情不好,懟了打人的人幾句。

    結果打人的那個人也是心情不好,畢竟家里被水淹了。

    于是一點就著。誰也沒看到本來躺在桌子搭的床上,那個生病的女人睜開了雙眼,她的雙眼似乎被白紗蒙蔽,耳朵豎了起來,沒一會兒她爬了起來,朝著聲音最響的地方沖了過去。

    等學校保安過來的時候,現場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當地民警,迅速疏散其余群眾,并及時將學校大門關閉,幾個荷槍實彈的警察守在門口。沒多久,發病咬人的病患被果斷擊斃。

    整個豐山鎮在暴雨、狂風的襲擊下,路上很多行道樹吹倒,壓壞了一些路面與低矮的房屋,車輛無法通行。

    豐小玲在大哥家里,得知學校被封后,后怕不已。

    豐俊生在暴雨的第一天聽從妹妹的勸說,排隊從超市購買了很多物資,所以此刻在家里心里不慌。

    加上他的老婆前幾天帶著三歲的兒子回了娘家。她娘家是當地的大戶,自??隙]問題。

    晚上還視屏了,可一早起來后,整個豐山鎮信息都中斷了。

    他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又忍不住擔心。

    趁著雨小了,就被動員下樓當了志愿者,跟其他志愿者一起到街上清理路障。

    鎮醫院的觀察室里,談小軍的主治醫生之一,本地人,張主任,快退休了,花白的頭發,精神矍鑠。

    他記錄了從住院開始所有隔離人員的情況,原本發病期限是三天以上,但是已經縮短為二天,甚至還會更短。

    小學的事情他也聽說了,尸體還停在鎮醫院的太平間里。

    是雨水造成的嗎?他拿著記錄看著戶外被雨水暴風肆虐過的地方。

    他身后的病房里,陳金枝四肢著地,齜著已經冒出的尖利犬牙,聚精會神地聽著外面的動靜。

    信息中斷后,他與小組成員也失去了聯系。

    龍骨山脈,廢棄的小木屋里,趙軍看著熟睡的兩個人,一腳踹醒李建平,王明卻突然睜開了眼睛:“雨停了?”

    “只是小了,沒停,不對勁,我們出山,回民宿!”趙軍將自己的隨身背包打開,取出一盒壓縮餅干。

    “好,回民宿!”李建平一骨碌爬起來。

    幾個人就著冷水將餅干吃掉,整理好背包,穿好雨披,依次往外走。

    “沒信號了!”王明舉著手機。

    幾個人聞言加快了出山的腳步。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wozaimoshikaiminsu/324406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