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無限制卡師 > 第十五章 收服吳良新

第十五章 收服吳良新

    吳良新朝劉墨的后腦勺砸去,他干這種事十分熟練了,可以確保把劉墨擊暈而不傷及性命。

    “咚……”

    不知道什么東西從背后襲來,吳良新像被人用重錘擊中了一樣,喉頭一甜,整個人踉蹌了幾下。

    “什……”

    他還沒來得及出聲就被劉墨捂住了嘴巴。

    劉墨左手捂住他的嘴,右手摟住他的背,身體緊貼著吳良新,左腿上提,膝蓋重重擊打在吳良新的胯下。

    “唔……”

    這里被攻擊的疼痛,懂的都懂。

    吳良新感到下體好像被撕裂,整個眼珠都要爆開,身體使不上力氣,陷入了僵直,但他連慘叫也傳不出來。

    緊接著,劉墨親密地摟著吳良新上前幾步,邁步經過秘境入口,踏入內部。

    整個過程兔起鶻落,發出的聲音很小,沒有引起小丘另一面大哥的注意力。

    原來劉墨一直對這群人充滿了警惕,出來的時候,隨手把豌豆射手放在了秘境入口的邊緣。這樣豌豆射手的身子在秘境里面,眼睛在秘境外面,劉墨可以借豌豆射手的眼睛觀察。

    由于劉墨出來的時候刻意遮擋的緣故,吳良新沒有注意到他的小動作。

    吳良新躲到劉墨身后,打算襲擊他的過程,他看得一清二楚。

    進入秘境后劉墨不用再顧忌發出聲響,一腳把吳良新踹在地上。他把右腳踩在吳良新的胸口上,命令道:“把雙手舉起來,不要?;ㄕ??!?br />
    吳良新一邊哼哼一邊舉起手,求饒道:“蕭大爺饒命,不是我想害你,這一切都是我大哥,不對,我經理讓我干的,我是被迫的,我一直是個遵紀守法的良民?!?br />
    “閉嘴!”劉墨用力踩了一下,讓吳良新有些喘不過氣,“你的卡牌都放在哪里?”

    吳良新不敢撒謊:“兩張在我褲兜里,還有一張在我左邊的外套兜里?!?br />
    劉墨蹲下身子,體重壓在吳良新身上,讓他呼吸不暢,臉憋得發紅。

    劉墨沒有完全相信他的話,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發現他竟然沒有撒謊,不過在他右邊的外套兜里搜出來五百塊錢。

    劉墨瞥了一眼卡牌,三張一星卡牌,畢竟也不能要求吳良新這種人有多高的境界。

    劉墨把卡牌塞到自己兜里,對吳良新玩味地說道:“說說吧,你為什么要害我?”

    形勢比人強,吳良新又向來是個惜命的,把事情原委像竹筒倒豆子一樣說出來了。

    原來這道入口是這群人今天才發現的,他們想著先用這個入口搞點錢。

    首先以偷渡的名義找像劉墨這樣,連秘境入門費都拿不出的人來,然后等劉墨從秘境里出來,就搶劫他們。

    這群人就不光拿到劉墨本來有的錢,還能收走劉墨一天的勞動成果。

    打的個好算盤,但是有很大的錯漏,劉墨問道:“你們不怕我報給治安官嗎?還是你們想殺人滅口?”

    “不是,真不是,”吳良新連忙解釋,“我們雖然犯法的事沒少干,可從沒有殺過人,就連搶劫都是第一次干。我們就打算這么干一天,明天就報給我們公司,公司有能力守住這個入口,上面的人看在我們立功的份上,會幫我們把這件事圓過去?!?br />
    “況且,”吳良新縮了一下腦袋,“我們挑的都是好欺負的,不經世事的,亮出公司的名頭,他們就不敢報治安官了?!?br />
    他在心里補充了一句:誰想到惹到您這么個大爺,就憑剛才的身手,比某些二星制卡師也不差了,這樣的人竟然連六千塊錢的入門費都拿不出來。

    劉墨勉強相信他的話,問道:“你外面幾個兄弟,都是什么等級?!?br />
    吳良新道:“外面幾個人都跟我一樣,高中沒讀完就在外面混,勉強算是一星制卡師。不過我大哥是擅長戰斗的二星制卡師?!?br />
    二星……劉墨想著,其他人不算什么,但這個大哥他不敢保證能打過。但是他要搶自己收獲的所有素材卡,這是絕對不能答應的。

    劉墨看了吳良新一眼,而且現在他把大哥得罪了,這種人最講表面的兄弟情義了,不是交出所有收獲就能被放過了。

    打又打不過,服軟也不行,該怎么辦呢?

    “蕭大爺,”吳良新道,“我大哥很厲害的,你不一定打得過?!?br />
    “你在威脅我?”劉墨加重了語氣。

    “不是,不是,我可以幫您走出去不被我大哥發現異常?!?br />
    “怎么說?”劉墨有些急切的問道。

    吳良新低聲下氣解釋道:“我搶到多少卡牌,我大哥是不會查的,等會您給我一張卡牌,我就說您身上就剩這一張卡牌了,他不會懷疑,您不就能輕輕松松離開了嗎?”

    “一張夠嗎?”劉墨懷疑道。

    吳良新不以為然道:“一張就行,我大哥腦子不怎么靈光,我們兄弟幾個常這樣騙他?!?br />
    劉墨笑道:“你們可真是兄友弟恭??!”

    吳良新尷尬的笑了笑:“我們關系其實不錯?!?br />
    “可是,我不相信你,”劉墨道,“等會兒我出去,你向你大哥求救,把我拿下怎么辦?”

    吳良新連忙表忠心:“不會的,我一直是向著您,早對他不忿了?!?br />
    劉墨冷笑:“我可不敢相信你?!?br />
    他捂上吳良新的眼,道:“閉上眼?!?br />
    吳良新就聽見自己耳邊傳來“砰”的一聲,然后劉墨用手掐開他的嘴,塞進一個圓滾滾且冰涼的異物。

    劉墨合上他的嘴逼迫他吃下去,他感到一股寒意經過食道,到達胃中,然后遍布到全身。

    他的身體被凍得遲緩,好像活動不了。

    “這,是毒!”吳良新不但身體涼了,心也被嚇得發涼,“他要殺我,不是要讓我幫忙嗎?他不怕我大哥嗎?”

    劉墨眼睜睜看著吳良新的身體凍得發藍,又慢慢恢復原樣。

    他并沒有什么毒,給對方吃的不過是寒冰射手的豌豆。

    寒冰射手的豌豆不僅冰涼,而且有遲緩的效果。以吳良新高中輟學的見識,自然認不出來。

    而且劉墨的寒冰射手是他獨有的,即使金陽一中的校長來了,也不敢確定那豌豆是什么東西。

    劉墨拍拍他的臉:“別裝死了?!?br />
    吳良新一個激靈睜開眼,他還能感到身上殘留的寒意。

    “我喂你吃的是一星毒藥卡寒蝎之毒,若沒有解藥,你將在一星期后穿腸肚爛而死?!?br />
    吳良新真被唬住了,連連表忠心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一定安全把您送出去。只是我的毒您什么時候幫我解開?”

    劉墨點點頭:“一星期后,還是這個時間,在從這往北兩公里的地方等我?!?br />
    “不要耍小心思,你可只有一條命?!?br />
    “是,我明白?!?br />
    劉墨從懷里掏出一把素材卡,多得險些拿不住。他從里面拿出一張來,遞給吳良新。

    吳良新都看呆了,這么多素材卡,都是這短短半天收獲的。

    他都想穿越回半天前把自己打一頓,恨自己狗眼不識金鑲玉,這哪是好騙的小年輕,這是尊爺。

    現在晚了,偷雞不成蝕把米,自己的命也交代在人家手里了。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wuxianzhiqiashi/323982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