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無限制卡師 > 第二十八章 就這?!

第二十八章 就這?!

    “勝利是屬于我的?!庇趧P復驕傲地宣告著。

    下一刻,五行大陣的光芒大盛,似乎要動真格的了。

    一直躲在于凱復身后的紅鬼隊伍終于偷偷來到他身后,但是于凱復站在大陣中間,被保護的好好的。紅鬼無法接近。

    于凱復發現了紅鬼隊伍,他一回頭看見這么多鬼虎視眈眈站在身后,腿被嚇得軟了。

    他偏過頭,咬牙堅持道:“我有五行大陣守護,萬鬼辟易?!?br />
    劉墨深吸一口氣,下令:“紅白撞煞!”

    兩隊鬼同時前進,整個場景都被調動起來,鬼霧穿過樹梢,傳來類似鬼叫的“嗚嗚”聲。這聲音,劉墨聽著都瘆得慌。

    兩支鬼的隊伍同時與大陣接觸,然后在劉墨和于凱復不可思議的眼神中,輕易地踏了進去。

    于凱復不敢相信,自己集合了五張二星人物卡的力量,精心選擇的陣法卡,這樣不堪一擊:“不可……”

    兩支隊伍碰撞,場景卡的力量發揮到巔峰,好像有無形的波紋擴散。

    于凱復來不及發表感想,就被裝進了棺材里。紅鬼穿著喜慶的新娘服裝坐在轎子中,轎子則壓在棺材上。

    棺材敝塞、黑暗,有一股霉味,空間狹小得無法活動。再加上他還沒有克服的對鬼的恐懼。這產生的一股無助、絕望和恐懼的感覺如潮水一般淹沒了于凱復。

    “鬼……棺材……”于凱復的心臟感覺一股疲憊和無力,終于暈了過去。

    這也許對他是一種幸福。

    劉墨感知到于凱復在棺材里的活動,一股荒謬的感覺油然而生:“就這?!”

    “就這我疑神疑鬼那么半天,一開始直接紅白撞煞不就好了?!?br />
    劉墨很明顯對“紅白撞煞,百鬼霧林”的實力產生了嚴重的低估。這張場景卡消耗了那么多素材,已經被強化到了二星卡的巔峰,進無可進的那種。

    而且它還伴隨著一定的蓄力屬性,兩支隊伍相對而行,就是蓄力的過程,直到兩鬼相撞,整張卡牌的力量凝聚到一起,發揮了最大的效果。

    于凱復使用五張人物卡和一張陣法卡,取巧地實現了卡牌力量的融合,無限接近于二星巔峰,但遠遠沒有達到三星的地步。

    六張卡牌組成的力量無法抵擋一張卡牌力量的凝聚性,被輕松打破。再加上于凱復怕鬼,給自己的卡牌拖了后腿,讓劉墨輕松獲勝。

    致使劉墨都不敢置信,有點懷疑他是不是演自己。

    忽然,背后傳來風聲。

    “是誰!”劉墨警惕道。

    現在紅白撞煞的大招已經打出去了,短時間無法打出剛才的攻擊力,要重新布置才行。

    身穿綠色大衣的于教官披著濃霧走出:“我,于正真?!?br />
    “于教官?”劉墨問道,“我們在比賽,你進我場景卡干什么?”

    于教官打了個哈哈:“我怕你收不住手,傷到了于凱復,想幫他擋一下?!?br />
    他沒有說出,其實是怕于凱復收不住手,把劉墨打傷。沒想到一瞬間形勢逆轉,劉墨贏了。

    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兒子的那一招有多么厲害,自己一個三星制卡師都要小心應對。從而可以看出劉墨的這張場景卡有多么強。

    他驚訝于劉墨在制卡方面的天賦,心中更下定了主意,一定要讓于凱復和劉墨搞好關系,他這回反對也沒有用,不能再由他任性了。

    劉墨表示理解,青訓營肯定不希望學員們出事,教官們在擂臺上既起裁判的作用,也要限制學員的攻擊,做到點到為止。

    只是……

    “你保護于凱復,跑到我身后干什么?”劉墨問道。

    于教官撓撓頭:“我相信你能收得住手,臨時決定考察你的警惕程度。事實證明,你的警惕性很不錯,繼續保持?!?br />
    劉墨不怎么相信,但看著對方一副“你不相信我再編一個”的樣子,無奈點頭:“多謝教官關心?!?br />
    于教官笑嘻嘻答應,指著棺材道:“于凱復在里面怎么樣了,我是不是打擾到你繼續戰斗了?”

    “沒有,”劉墨輕輕揮手,棺材打開,側倒在地上,于凱復灰頭土臉地滾出來:“于凱復進去不久就暈倒了,嘴里還喊著‘鬼呀……爸爸呀……’?!?br />
    于教官尷尬地笑笑,他上前把于凱復扛在肩上:“這局你贏了,我把他送到醫護室?!?br />
    劉墨點頭,伸手將場景卡收回。

    濃霧盤旋著歸于一點,兩旁的樹縮回地面,兩隊鬼后退著消失在遠處,一切的一切凝聚成一張卡牌落在劉墨手中。

    石質的擂臺顯現,踩上去的感覺比剛才硬很多,旁邊立著的大燈亮的晃眼。

    劉墨心想:如果我沒有場景卡的話,戰斗時最先考慮的應該就是這盞燈了。

    于教官扛著于凱復跳到地上,快步跑向醫療室,于凱復的腦袋在他背上一晃一晃的,肯定不怎么好受,還好他暈著。

    劉墨剛下了擂臺,吳信然就笑著迎過來:“墨哥,是不是你贏了?”

    劉墨點頭:“自然!”

    吳信然佩服的豎起大拇指:“你一連打敗青訓營的兩名二星制卡師,剩下的只有金陽實業制卡的王高超和沒有參加比賽的隔壁縣許辰。這回青訓營第一一定是你的,有沒有想好連勝五場后跟計校長提什么要求?”

    劉墨想向校長索取三星級別的卡牌加密技術,但又糾結是不是該選其他的。

    校長是強大的四星制卡師,主管整個金陽縣的教育事業和一部分政務,手里好東西多的是。

    劉墨不是什么事都往外說的人,他道:“還沒有考慮,我不一定能連勝五場吧,后面還有兩場,勝負未定?!?br />
    吳信然道:“墨哥,你就是太謙虛?!?br />
    他還要再說,教官在擂臺上喊他上去。

    擂臺有限,所有人不能同時比賽,吳信然在第二輪。

    他拍著胸脯走上去,對劉墨道:“墨哥,你看我表現?!?br />
    與吳信然對戰的是一名一星級別的女星制卡師,用一張擅長操控火焰的人物卡,身手也很不錯。矯健的身姿在擂臺上跳來跳去,躲避吳信然的攻擊。

    吳信然則用一張土元素生靈卡牌,生靈與擂臺融合,不知道哪里會發起攻擊。

    最終,吳信然表現得十分艱難的獲勝。

    劉墨記得他上一次獲勝的也很艱難,這是巧合嗎?

    劉墨不這樣認為。

    吳信然氣喘吁吁地走到劉墨身旁:“墨哥,我還行吧?!?br />
    劉墨點點頭:“打得很好,十分精準?!?br />
    吳信然十分開心地笑了。

    很快所有比賽結束,于總教官從樓棟后面走出來,看來于凱復沒什么大礙。

    他站在高處,手里拿出一張紙:“第三天的比賽到此結束,接下來宣布明天的對手?!?br />
    他的聲音很洪亮,大家都聽得很清楚。

    “王高超對沙昊昊”

    “車倩對許華采”

    略過一個個名字,終于輪到了劉墨。

    “劉墨對吳信然?!?br />
    吳信然轉頭,無奈地劉默說:“明天我要和墨哥你打,看來我要輸了。墨哥你可打輕點?!?br />
    劉墨笑笑:“會的?!?br />
    無論吳信然有什么底牌都沒有用,劉墨是二星制卡師,等級不是那么容易逾越的。

    “吳信然,你不是二星制卡師吧?”劉墨問道。

    吳信然懵懂回道:“不是啊,怎么了?!?br />
    “沒什么,”劉墨回道。

    這我就放心了。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wuxianzhiqiashi/3246537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