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西涼武神 > 第八章 節儉的女人

第八章 節儉的女人

    不一會兒,主仆二人出了將軍府。

    馬車停在外面候著,兩人熟練地上了馬車,雪源又命馬夫去城東軍營。

    馬車上,坐在雪源身旁的朱雀有些疑惑,問道,“主人,去兵營干嘛?”

    “視察軍情!”雪源正色道。

    “主人,你要謀反嗎?”朱雀語出驚人。

    “當然不是,只是拉攏他們,讓他們效忠于我,免得重蹈覆轍?!毖┰唇忉?。

    朱雀點了點頭沒再說什么,又想起什么,一直看著雪源,像是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雪源知道她在想什么也不問,就那么百無聊奈的坐著。

    同時思考著,有人陪著真好,若是孤身一人得多無聊啊。

    想了一會兒,轉頭看了看朱雀,卻見她面色祥和,眼中帶有欣慰。

    感受到主人的目光,朱雀羞的低下了頭。

    “怎的,看了我那么久,還不讓我看看了?”雪源正經問道,并沒有笑。

    朱雀有些猶豫,頭一直低著也不抬起來,她有自知之明,自己身份卑微,是不可能的。

    雪源也不逗她,又拉開窗簾看了看,卻見街上人來人往,擺攤的都出來了。

    雖戰爭在即,但城內還是一片祥和之色。

    “朱雀,你想吃點什么嗎?”雪源問道。

    朱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雪源并沒有看她,也不知她是拒絕了,只當她答應了,就叫馬夫停了車。

    “走吧,咱們去吃飯?!毖┰摧p聲道。

    朱雀無可奈何,只好遂了他,跟著他下了馬車。

    兩人肩并肩走在鬧市中,沒有牽手也沒有曖昧,只是平靜的走著,但卻勝過人間無數。

    偶爾能遇到原主的一些熟人,雪源一一打了招呼

    走了一會兒,兩人到了一家飯館門前。

    雪源抬頭一看,卻見匾額上寫著“趙記飯館”的燙金小篆。

    “走吧,這頓飯本公子付錢?!毖┰摧p聲道,話落,走進了餐館。

    朱雀很少出門,同閨房女子一樣,到了人多的地方就害羞,也沒有說話,跟著他進了餐館。

    剛走進飯館,熱心的店小二就上前打招呼,笑道,“喲,貴客,上邊坐?!?br />
    話落,小二偷偷看了朱雀一眼,露出向往的神色。

    雪源笑了笑,也不在意,又點了點頭,帶著朱雀跟他上了二樓。

    樓下的人很多,很吵,蚊子也很多,看起來很熱鬧,其實是吵得不行。

    到了二樓雅間,倒是安靜不少,還有唱戲的,奏樂的。

    雪源獨獨不愛聽戲,就命店小二叫走了唱戲的,只留下了奏樂的。

    “怎么不唱了?小二,你們這是怎么回事?還想不想做生意了?”

    其他公子喜歡看戲,見唱戲的走了免不得生氣,怒吼道。

    這時,小二走了過去安撫他,小聲道,“今日三公子來了,客官你就忍忍吧!”

    聽聞此言,那暴躁的家伙也就安分下來了,也不再說話。

    見此情形,雪源笑了笑,看來原主還是個霸王。

    接著,主仆二人坐到了一張小桌旁,小二趕忙拿菜譜過來伺候他。

    雪源沒想好點什么菜,就讓朱雀去點菜,自己則安心聽曲去了,朱雀點了什么菜他也不知道。

    女人多少有些節儉,也沒點名貴的菜,朱雀就點了一些常見的粗食。

    此刻,雪源閉著眼聽著美妙地琴聲,卻是漸漸入了迷。

    他也聽不出樂師彈得什么曲,只是單純覺得好聽,聽著聽著有種回到家鄉的感覺。

    彈奏古琴的樂師是一位儒雅的老先生,穿著一件墨白色的袍子,一塵不染。

    老先生靜坐在一張七弦古琴面前用心彈奏曲子。

    過了一會兒,小二端著做好的菜回來了。

    他小心的將一道道菜擺放在桌上,生怕驚擾了正在聽曲的三公子。

    很快,他擺好了所有的菜,又靜悄悄地走了。

    朱雀見主人聽曲入了迷,用筷子輕輕戳了戳他的手。

    “主人,主人,快醒醒?!敝烊篙p聲道。

    雪源頓時醒悟,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對面的朱雀,仿佛看待久別重逢的故人。

    朱雀被他這么看著,頓時又羞了起來,她低下頭,輕聲道,“主人,菜來了?!?br />
    “嗯,我知道了,吃飯吧?!毖┰葱α诵?,輕聲道。

    話落,拿起筷子夾菜吃,卻見桌上擺的都是啥??!

    他拿起了筷子,卻不知從何下手。

    桌上擺著花生米、蘿卜干、生白菜、涼拌黃瓜、韭菜……

    一道肉食也沒有,哪里是貴族吃的飯菜。

    “主人,你怎么了?”朱雀不解問道。

    “沒事沒事,吃吧吃吧?!毖┰磳擂涡α诵?,也不怪她。

    話落,用筷子夾菜吃,也不挑食夾到什么就吃什么。

    看著這一桌子菜,雪源立即聯想到朱雀在王府的伙食不會太好,也難怪她那么瘦。

    本以為那是她練功練的,沒想到竟然會是營養不良。

    “嗯?!敝烊更c了點頭,動筷子吃飯。

    不一會兒,主仆二人吃完了桌上的飯菜。

    之前在王府吃雞鴨魚肉時倒是剩了不少,而今天吃這些寒酸的農家菜,卻一點也沒剩下。

    吃完飯結賬的時候,雪源尷尬的不得了,店掌柜直接給他免了單。

    這些寒酸菜飯館里是沒有的,他們怕得罪雪源,特意去平民家里買來的,只花了十幾文錢,也不好意思去問他要什么錢了。

    出了飯館,主仆二人上了馬車,繼續向城東走去。

    馬車上,兩人挨著坐,一直沉默也不說話,但也不再覺尷尬,只是若有所思的坐著。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xiliangwushen/3248992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