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西涼武神 > 第十一章 錯失良機

第十一章 錯失良機

    回到府上已是天黑,此刻傍晚。

    主仆二人在房中吃飯,兩人對坐在一張小桌子旁邊,四目相對,頗為溫馨。

    晚飯較為豐盛,但總體還是比較清淡,肉類只有一條魚,其他的都是青菜。

    “朱雀,我命令你,將這魚吃了!”雪源看著朱雀,正色道。

    “不行不行,主人還要打仗呢!這魚還是留給主人吃吧?!敝烊感Φ?,嘴角上有一粒飯。

    “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樣了?要是再不吃肉,我就把你賣了!”雪源威脅。

    這可不是說著玩的,朱雀說的好聽叫護衛,但只是王府里養的死士,雪源確實能將她賣掉。

    朱雀無奈又委屈,猶豫片刻,伸出筷子去夾魚吃,才吃了一口,她就吐了出來。

    “呸呸呸,這魚這么難吃!要吃你吃,我才不吃呢!”朱雀一面吐一面說,話落,又喝下一杯水。

    雪源有些疑惑,朱雀極有可能是裝的,于是伸出筷子夾了一塊魚,嘗了一口,只覺味道很不錯。

    “朱雀,別說謊!這魚好吃的很,怎么到你那兒就不好吃了?”雪源嚴肅問道。

    “哼!我說不好吃就是不好吃,快端走,我不吃,賣了我也不吃!”朱雀嬌聲說道。

    雪源也拿她沒辦法,總不能真把她賣了,于是,就將魚肉推到了一旁。

    朱雀不吃他也不會吃的,看誰能熬得過誰,大不了一段時間不吃肉。

    過了一會兒,朱雀見主人只顧著吃青菜,一旁的魚卻動都不動,就有些疑惑。

    “你不是說魚好吃嗎?怎么不吃?待會涼了就真的不好吃了?!彼龁?。

    雪源放下筷子,看著她,淡然道,“你不是說不好吃嗎?既然不好吃,我為什么還要吃?”

    “我什么時候說過?你別血口噴人,快點吃!不然……”朱雀環顧四周,“不然我就打你!”

    話落,只聽嗆的一聲,朱雀拔出了刀子,用刀背對著他。

    朱雀確實沒說過魚不好吃,她說的是魚難吃,但難吃是難吃,不好吃是不好吃,不能混為一談。

    雪源忍住不笑,又將魚端了回來,柔聲道,“小護衛,咱們一起吃,一人一半,可好?”

    話落,雪源用桌上的小刀將魚切成了兩半,將魚頭給了朱雀,魚尾留著自己吃。

    “吃吧!小護衛,別再鬧了!”雪源看著她說。

    朱雀想了一會兒,覺得自己確實胡鬧了,若是放在之前,脾氣不好的原主定會扇她一耳光。

    想到這里,朱雀收了刀,看了看自己碗里的半截魚,又看了看主人碗里的半條魚,見他分的均勻就沒說什么。

    “那好吧!我吃了,主人,你也要吃!”朱雀小聲說道,話落,動起筷子吃魚吃飯。

    雪源笑了笑,一直看著她吃,自己早就吃飽了,就算沒吃飽也沒啥,大晚上的少吃點也沒事。

    朱雀一直在很小心的吃魚,看起來應該是從沒吃過魚,魚里有刺,不能吃太快。

    吃著吃著,朱雀夾出了魚眼睛,眼見朱雀要抬頭,雪源立馬裝作吃飯的樣子,不讓她發現。

    再次抬頭時,卻見朱雀已經吃下了那只魚眼睛,津津有味的嚼著,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

    雪源笑了笑,暗道:口是心非的女人,看我將來怎么收拾你。

    想著想著,看著看著,雪源忘乎所以,漸漸入了迷。

    朱雀再次抬頭時,見主人用那種眼神盯著自己,頓時害羞的不得了。

    “主人真壞,總是這樣看著我!”朱雀大聲道。

    雪源頓時反應過來,沒有太多的驚慌,淡然道,“你長的好看,我肯定要多看看??!”

    “主人分明就是…”朱雀低著頭,“就是…”她低聲說“饞人家…身子!”低的不能再低了。

    雪源被她這么一說,一下子就臉紅了,也不知該怎么去反駁她,看來自己確實動了非分之想。

    色字頭上一把刀,想到這里,雪源給了自己一巴掌,用的力很大,臉被打的更紅了。

    “是我不好!”雪源連忙賠罪,話落,低頭一個勁的吃飯,不再說話。

    他不敢再看朱雀一眼,也不知怎么了,明明一直壓制欲望,卻還是會被朱雀吸引。

    見此情形,朱雀也有些不愉快,不敢再說什么,低著頭使勁吃飯,也不顧其他的事情了。

    不一會兒,兩人就吃完了飯,雪源招呼了一聲,幾名丫頭走進來收拾了桌子。

    “朱雀,今日好好歇息,明日有要緊之事,可不能像今天這樣了?!毖┰炊诘?。

    什么要緊之事,根本就沒有的事,只是雪源擔心她罷了,朱雀馬車上睡覺,他可沒忘。

    “嗯,我知道了,主人?!敝烊更c頭說道,話落,朱雀離開了房間。

    走出房門時,朱雀不忘沖雪源微微一笑,眼神中閃過一絲狡黠,又見主人回以微笑,朱雀不舍的關上了房門,

    雪源稍有些疑惑,但也沒多想,也不知朱雀是什么意思。

    今日沒怎么出汗,就沒去洗澡,脫下了外衣,就躺床上睡去了。

    躺在床上的他一直思考著,這么個女人陪在身邊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

    另外就是,這樣做對得起原主嗎?雖然用的是他的身體,但原主已經死了。

    想了很久,雪源想明白了,朱雀才是徹頭徹尾的受害者,無論如何,傷心的都是朱雀。

    想到這一點,雪源不禁嘆息一聲。

    朱雀定然是把他當原主了,他比原主更溫柔,又有原主的身體,朱雀如何能不動心?

    想著想著,雪源陷入沉思,一時半會也睡不著了。

    約莫一刻鐘過去,門外傳來輕輕的敲門聲,很小很小,但他還是聽到了。

    “誰?”雪源小聲問道。

    門外沒有人答話,但敲門聲還在響,雪源不禁納悶,這么晚了會是誰?難道是朱雀?

    “朱雀,是你嗎?”雪源大聲問。

    話落,敲門聲就沒再響了,雪源察覺不對勁,趕忙起身走去開門,打開房門,一絲芳香撲面而來,轉瞬即逝。

    打眼望去,卻見院中一個瘦小的黑影閃過,雪源能看出那是誰的背影,沒錯,那就是朱雀的。

    見朱雀走遠,雪源關上了門,暗自思考,也不知朱雀這么晚了見他有什么事。

    想著想著,雪源恍然大悟,又給了自己一巴掌,無疑是朱雀以身相許。

    朱雀身份卑微,而他是貴族,光明正大在一起自然是沒可能的,這種事對朱雀而言只能偷偷摸摸的。

    雪源不禁感慨,一定要想辦法,娶了朱雀做妻子,而且要明媒正娶,將她娶做正妻才行。

    就這么想著,雪源再次躺到了床上,沒有幻想朱雀會再次來敲門,事實上也沒有,漸漸的,他睡著了。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xiliangwushen/3248993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