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西涼武神 > 第十三章 深情一吻

第十三章 深情一吻

    馬車內,主仆二人并肩而坐,此時的朱雀變得更粘人了,竟是直接躺在了雪源懷里。

    雪源有些不好受,但也沒有去怪她,就讓她那么一直躺著。

    “這還沒成親呢,就這樣了,要是成親了還了得?”雪源開玩笑說。

    “我不管!反正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相公了?!敝烊敢幻嫘σ幻嬲f,一面伸手去摸他的臉。

    雪源無言以對,朱雀的手掌也很柔順,雖然看著是被朱雀摸,但舒服的卻是他。

    這會兒,雪源心中的欲望基本沒有了,而是滿滿的喜悅,同時還有那么一絲擔憂。

    此次出門,雪源打算去城西的百里家族,想拜訪百里家主,讓他將朱雀收作干女兒。

    記憶中顯示,百里家主名曰百里西,是一位閑散的王爺,早年喪妻,膝下僅有獨子。

    原主和百里西關系不錯,閑暇時經常下棋,說起來,百里西還是原主的老師。

    按理來說,兩人已經是這層關系了,百里西是不會拒絕他這個請求的,但雪源仍不放心。

    想到這里,雪源就痛罵自己不夠淡定,要是百里西拒絕他,豈不是要讓朱雀空歡喜一場?

    想了一會兒,雪源決定要好好討好百里西才是,不管什么條件,只要能滿足,一定答應他。

    懷里的朱雀見主人面露憂慮,頓時心生疑惑,問道,“主人,你又在想什么呢?”

    “沒想什么,我只是太高興了?!毖┰葱α诵Ψ笱芩?,眼神中不經意閃過一絲遲疑。

    朱雀立馬察覺,不由得微微皺眉,又問,“咱們這是要去哪兒?”

    “咱們去百里家,去見百里先生,讓他收你做干女兒,這樣我們就能成親了?!毖┰唇忉?。

    聽聞此言,朱雀笑了笑,皺起的眉頭松了下去,想了一會兒,生出幾分擔憂。

    “那他會答應嗎?”她問。

    “當然會!”雪源堅定回答。

    朱雀沒有懷疑,又伸回小手,用大拇指和食指做八字形撐住下巴,也不知想什么事情去了。

    雪源看了她一眼,見她這般模樣,稍微有些不解。

    “你在想什么?”他問。

    “主人猜猜看!”朱雀笑道。

    聽他這么說,雪源倒是來了興趣,也想猜猜看看,看看自己有多了解這個小仙女。

    雪源想了一會兒,靈機一動,笑道,“朱雀想吃魚!”

    朱雀沖他笑了笑,又搖了搖頭,也就是沒猜對了。

    雪源也不失望,又思考了一會兒,笑道,“朱雀想要抱抱!”

    聽聞此言,朱雀忍俊不禁,哈哈大笑了起來,忘記告訴他有沒有猜對。

    雪源見朱雀不答話,就以為自己猜對了。

    于是,雪源用力將她抱了起來,摟入了的自己懷中。

    這時,朱雀坐在他的腿上,臉上露著甜甜笑容,與雪源對視,別提有多高興了。

    見朱雀高興,雪源也很高興,但他多少還是有些緊張,也就沒有笑出來,只是板著臉。

    這么一大塊肉坐在身上,雪源自然不會舒服,還要挑戰自己的底線,實在太難了。

    但他一直保持克制,沒有借機猥褻朱雀,他還不想做到那一步。

    雪源娶朱雀只是想讓她好過一些,而不是為了滿足私欲,但他確實喜歡朱雀。

    喜歡她,就意味著想占有她,想保護她,想和她成親,想和她生孩子,想和她過一輩子。

    “主人,你又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著……洞房了?”朱雀不恥下問,她忍住不笑。

    朱雀這么一問,雪源無比尷尬,頓時臉紅的不得了,恨不得馬上找個地方躲起來。

    雪源對她搖了搖頭,也不敢再說話,若是讓他推開朱雀,他做不到,因為喜歡。

    于是,雪源想起了柳下惠坐懷不亂的典故,就想趁此機會鍛煉自己的忍耐力。

    以后上了戰場,指不定會碰到什么樣的美人計,要是克制不住,結果就是死路一條。

    想到這一點,雪源變的無比堅定,也不再臉紅了,同時閉上了眼睛。

    朱雀心有靈犀,見主人這般模樣,便知他在想些什么,就在他的懷里動呀動,搖呀搖的。

    為的是給主人增加難度,免得日后被什么公主啊、小姐啊、花魁啊、戲子啊的給勾引了。

    雪源有感,明白了她的意思,強行壓制心底的欲望,起初有點難受,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過了一會兒,任憑懷里的朱雀怎么動,都不能在他心中掀起一絲一毫的波瀾。

    又過了一會兒,朱雀有些累了,見無法撼動主人,便就主動放棄了,當然更多的是心疼。

    主人做的很好了,萬一要是憋壞了,到時候一下子爆發出來,可就有的受了。

    這會兒,朱雀躺在了她的懷里,也不動了,繼續思考先前那個問題。

    意味著,雪源并沒有猜對她的問題。

    雪源睜開了眼,見朱雀這般模樣,忍不住問了一句,“你又在想什么?”

    “當然是我的新名字了,真是笨蛋,成了百里先生的女兒,我就不能叫朱雀了,主人怎么連這都不明白?”朱雀答道。

    話落,朱雀哈哈大笑起來,將取名字的事情拋到了腦后。

    聽朱雀這么一說,雪源算是明白了,但他并不覺得這有什么好笑的,又問,“這很好笑嗎?”

    “你說呢?大笨蛋,主人真是個聰明一世糊涂一時的糊涂鬼!”朱雀笑話他。

    雪源無言以對,又見她笑成這副模樣,不免有些生氣,但也沒理由去怪她,確實是自己疏忽了。

    雪源內心十分矛盾,見朱雀仍在笑他,就有些忍不住,心下暗道:得給她一個教訓才是。

    “朱雀,快起來,我有話跟你說?!毖┰凑?。

    朱雀知道他是裝的,但還是坐了起來,同時止住了笑容,一臉平靜的看著他,期待他說話。

    雪源沒有說話,伸出右手輕輕摸她脖子,弄得朱雀一陣癢癢,忍不住歪腦袋夾他的手。

    朱雀并未抗拒,讓他觸摸自己的頸部,多少還是有點害羞。

    見時機成熟,雪源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氣,將手繞到朱雀后頸,又將嘴湊了過去,親吻她的那張小紅唇。

    此刻輕碰,主仆二人雙雙臉紅,紅的有些發燙,就像玫瑰花一樣紅。

    朱雀有些抗拒,想要推開面前的主人,但試了幾次也不能,就漸漸地放下了雙手,不再去推他。

    漸漸地,主仆二人進入化境狀態,互相感受對方的溫情,接受對方的盛情,享用后又一一還了回去。

    你多愛她幾分,她多還你幾分,互相在對方身上尋找著幸福的影子,又給與對方幸福,也不藏著掖著。

    此時此刻,對于主仆二人而言,時間變的異常緩慢,好似暫停了一樣,難以言表的快樂,難以言表的幸福。

    過了一會兒,主仆二人的臉也不紅了恢復了正常,又過了一會兒,兩人的臉變白了,再過了一會兒,兩人的臉變得蒼白。

    這會兒,朱雀感覺難受,又想要去掙脫,伸手去推雪源,雪源有感,覺得呼吸苦難,猛的一下放開了她。

    這會兒,雪源靠在了座椅上氣喘吁吁,朱雀直接躺他懷里去了,也喘不過氣來,大口大口的呼氣。

    雪源有些后怕,接吻真是危險,若非朱雀及時提醒,恐怕就要雙雙殞命在這馬車上了。

    過了好一會兒,主仆二人方才恢復,臉漸漸紅潤起來,都有些后怕,不過剛才那樣好像還挺舒服的。

    懷里的朱雀眼神迷離,不知在想些什么,就連一向淡定的雪源此時也很迷茫,腦子里一片混亂。

    主仆二人就那么坐在椅子上發呆,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說。

    最終,雪源打破了沉默,關切問道,“朱雀,你沒事吧?!?br />
    “我沒事,主人你呢?”朱雀答完又問。

    雪源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又將手放到了她的背上,輕輕撫摸著。

    過了一會兒,雪源忘掉了接吻這件事,又開始思考正事了。

    讓百里西收朱雀做干女兒,雖然是一件十拿九穩的事,但欠老人家的人情總歸不好。

    百里西已經年長,若是欠他人情,指不定哪一天就不在了,那他豈不是要遺憾一生?

    想到這里,雪源又開始發愁了,但更多的還是在想辦法。

    記憶中的百里西并不缺乏錢財,也不貪財,忠于情卻并不好色,妻子死去多年也未續弦。

    做官他也沒興趣,究其一生,只是像閑云野鶴一樣,無憂無慮無欲無求,與世無爭隨遇而安。

    像這樣的一個人,該怎么討好他呢?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xiliangwushen/3248993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