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 > 西涼武神 > 第十七章 傻瓜蠢蛋

第十七章 傻瓜蠢蛋

    月色下,一陣激烈的交鋒過后,雪源與情柔緊緊抱在一起,四目相對,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過了一會兒,情柔打破沉默,柔聲道,“主人,我還要?!痹捖?,又向他吻了過去。

    如此這般,新一輪交鋒再度上演,雪源和情柔再次進入化境狀態,各自閉眼,享受著此刻的愉悅。

    雪源與情柔十指相扣,右手輕摟情柔細腰,與她親密的抱在一起,抱得很緊,恨不得同為一體。

    ……

    ……

    交鋒停歇,雪源率先松開情柔,長出一口氣后,輕聲道,“好了,咱們該回去了?!?br />
    “嗯?!鼻槿狳c頭說道,話落,牽起了他的手,同他向前走著。

    一路上,兩人沒有說話,安靜地走著,但心中掀起的波瀾卻久久不能平靜。

    過了一會兒,兩人回到了院子,停在了情柔的房門前。

    “早點睡覺,明日還要去做衣服?!毖┰摧p聲叮囑。

    “嗯,但是主人,你真的不想要嗎?情柔都已經快忍不住了?!鼻槿峥粗?,柔聲說道。

    雪源笑了笑,又伸手捏了捏她的臉,沒有說什么,然后就轉身走了。

    “主人……”情柔一溜煙就追了過去,拉住了他。

    此刻,情柔抬頭望著雪源,眼中充滿了期待,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

    雪源摸了摸她的頭,耐心解釋道,“乖,咱們還不是夫妻,不能做那樣的事?!?br />
    “嗯,那我們一起睡吧?!鼻槿岬吐曊f道,話落,撲進了他的懷里。

    雪源多少有些無奈,情柔已經退讓一步,不能再讓她失望了。

    “那好,我們一起睡?!毖┰葱α诵?,答應了她。

    情柔點了點頭,同雪源一起向前走,不一會兒,兩人走進了雪源的房間。

    這會兒,丫頭們在房中為雪源做睡前準備,鋪床、點燈、開窗、點熏香什么的。

    雪源想了一會兒,覺得和情柔睡覺的事情還不能傳出去,不能讓丫頭們知道才行。

    “你們先下去吧,明日沒我的允許,不許進屋子里來?!毖┰聪蛳骂^們下令。

    “是,三公子?!毖绢^們齊聲答道,話落,紛紛走出了房間,又關上了房門。

    丫頭走后,雪源脫掉外衣,看向情柔,輕聲道,“脫吧,我不看?!?br />
    話落,雪源走去吹滅蠟燭,又轉身走到了床邊,輕輕地躺到了床上。

    蠟燭一滅,就什么也看不到了,初次和女人親密接觸,還要一起睡覺,雪源多少有些激動。

    若是一般女子到不足以亂他心神,而情柔卻是他心愛的女人,發乎內心的本能促使他和情柔交合。

    過了一會兒,一陣淡淡芳香襲來,雪源明白是情柔走過來了。

    心里多少有些心動,緊閉雙眼,努力壓制著內心的沖動,同時也有幾分期待。

    又過了一會兒,被子被人掀開,枕邊傳來動靜,香味愈發濃烈,無疑是情柔在身邊躺下了。

    “主人,把你的手給我?!倍厒鱽砬槿岬妮p聲細語。

    “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喜歡我的腰嗎?”

    情柔一語中的,一針見血,竟讓雪源無法反駁。

    “睡吧,別動歪心思了,外人知道了不好,咱們還沒成親呢?!毖┰淳芙^了她。

    情柔沒有再說話,多少是有些失望,一個翻身躺在了他的身體上,動手亂摸。

    “別鬧了,不行?!?br />
    聽聞此言,情柔只好作罷,又從他身上滾了下來,翻身側臥背對雪源,表現出幾分不滿。

    雪源多少能理解他,但自己也很無奈,未來幾日還有正事要辦,定然不能透支了精力。

    兩個人的婚事不是一件小事,不然也不能被稱之為終身大事,現如今兩人都是貴族,婚禮規模小不了。

    目前而言,家里人都沒空,婚禮這么大的事交給他一個年輕人去辦,他的壓力可想而知。

    他還需要注意大哥,大哥可能會就此事插上一手,阻止他們成親,這一點不能忽視。

    另外就是軍中之事,一面要辦婚禮,一面要和大哥爭朝廷送來的軍械,到底還是個大忙人。

    想著想著,雪源也不去想了,休息還是挺重要的,這些事情再煩心,也必須暫時忘掉,不然白天就沒精力。

    很快,雪源忘記一切,心如止水,靜靜地睡著了。

    情柔還沒睡下,也睡不著了,見雪源沒了動靜,又翻身側臥面朝雪源,靜靜看著他。

    看著看著就笑了,笑著笑著就忍不住了,又伸手去摸他的臉,摸著摸著就滿意了。

    見主人稍微動了一下,又怕驚醒了他,便就收回了咸豬手,不敢再去碰了。

    又過了一會兒,情柔也覺得困了,打了一個哈欠,昏昏沉沉的睡了下去、面朝雪源。

    這一晚,準夫妻兩人睡得很香,夜晚沒有起身,一睡就是一整夜,將近四個時辰。

    天漸漸亮了,公雞一大早就在報曉,樹上的鳥兒也嘰嘰喳喳的叫著。

    房中,雪源很自然的醒來了,而情柔仍睡夢中。

    情柔睡在外頭,雪源睡在里頭,要想起床而不驚擾情柔,稍有些復雜。

    掀開被子,雪源突然想起什么,低頭看向情柔,卻見情柔不著寸縷。

    一大早的,雪源本就來了生理反應,又見心愛之人一絲不掛,心中頓時風起云涌。

    雪源瞬間臉紅,趕緊閉眼,又放下被子,淡定不起來了。

    “憂慮生,安樂死,憂慮生,安樂死……”心中默念口訣,以此平息心中的沖動。

    過了一會兒,雪源長出一口氣,徹底壓住心底的欲望,逐漸恢復平靜,起身下了床。

    他的動作很輕,并未驚醒情柔。

    下床后,雪源穿好鞋襪走到衣架旁,拿出那件天青色的長衫穿了上去。

    系上佩劍后,雪源又走到床邊,看了一眼床上的情柔,獨自出了門。

    門外,幾個丫頭站在門口候著,也沒敢進去。

    她們備好了洗臉水、漱口水、早飯、茶水、跟打仗似的。

    “今天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進我的屋子?!毖┰炊诘?。

    “是,三公子?!北娧绢^齊聲回答。

    “飯菜擺到那個亭子里去,今日不在房中吃飯了?!?br />
    “是,三公子?!眱擅绢^答道,話落提著食盒,走向雪源指的那個亭子。

    雪源松了口氣,又開始洗漱,洗漱完,又走去吃飯。

    吃完飯,雪源就出門了,要去找管家商量接下來的婚事,還有安排那一百人的住所。

    http://www.pimpingyourspace.com/xiliangwushen/3248993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pimpingyourspace.com。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m.cxbz958.com
chinese粉嫩videos明星_国产嫩草影院精品免费网址_八戒八戒在线电影网_初高中免费播放福利视频